石头剪刀布 第19章 第19章

小说:石头剪刀布 作者:confidant 更新时间:2022-08-05 08:5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才刚刚高中毕业,就开始想着大学选课的事情了,未免考虑的有点远。

  在这个暑假还有一件事。

  培正中学的高三毕业典礼,她查完成绩还要回学校一趟报考志愿,顺便参加一下毕业典礼。

  完成她最后一个愿望,一个很久之前就想看看的愿望。

  高考出成绩那天,上午十点,简慈一慌的不敢看手机,是简爸简妈坐在电脑桌边给她查的分数。

  她昨晚睡得很晚,慌的睡不着,偏偏第二天又醒得早。

  她一点玩手机的想法都没有,也不敢看,愣是就这么在床上躺到了上午十点。

  简爸简妈查完成绩冲进她房间抱她的时候,简慈一都没反应过来“宝贝,665分!能上a大!”

  “宝贝辛苦了,我们家宝贝真是太棒了!”

  简慈一还是楞楞的躺在床上,简妈看的好笑“过了,分很高!”

  简慈一猛然坐起来冲向书房查看电脑上的成绩,然后再冲回来抱住简妈“啊啊啊啊,我能上a大!妈!”

  先是笑,然后是哭。

  反正那天简慈一的心情一直都是飘飘然的,不止那天,之后的一周里,她的心情都异常美妙,尤其是得知纪洲和常乐的分数刚刚好过了奉川大学的分数线,松尔的分数够上京大的时候她的心情就更好了。

  真的不枉她们辛苦刷题的小半年。

  那天晚上简慈一和常乐在群里打电话,松尔和纪洲就听着她们俩的哭声。

  随后不久培正那边也确定了回去报志愿和毕业典礼的时间,那是六月份的最后一天。

  简慈一再次乘着夏天的风来到这里。

  常乐和纪洲在高铁站接她,她今天的行程挺忙的,现在就要赶到学校去,填好志愿,晚上要参加毕业典礼,她不在这里留宿,乘坐晚上的高铁直接回a市。

  “一一!我想死你了!”常乐飞奔而来。

  “呀——!我也是!”

  两个分别半个月的女生相逢,一起聊天聊地,三人着急往学校赶,来的早的同学早已填好志愿去往学校礼堂等待毕业典礼的开始。

  简慈一到的不算晚,不过礼堂里已经空了一大半,松尔给她们占了座位,在中间,看舞台的视野更好。

  先是校长讲话,然后是年级主任,还有为校第一颁奖,这应该是在这学校里领到的最后一份奖项了。

  不过这次的奖项不一样,校第一是江柏,省第一也是他,市第一也是他。

  简慈一坐在下面跟随众人鼓掌,看着他在台上和老师们合影。

  校第一和校第二那个女生在台上合影,有点刺眼,简慈一保持得体的笑,微微偏过头。

  接下来就是各个年级的一些表演节目了,这算是培正的传统,节目有歌舞,有小品,有相声,都是在考试结束之后排演的。

  节目很搞笑,那些同学走出校园,小半个月不见,好像比以前更加大方,得体了。

  反正简慈一是这么觉得的。

  简慈一跟着笑,跟着鼓掌。

  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个节目,是江柏在舞台上的钢琴弹奏,为这次毕业典礼画上最后一个句号。

  可是距离她离开不到一个小时了。

  他的表演开始之前,简慈一借口去了一趟厕所,其实没有,她是站在礼堂的最后听完了整首演奏。

  舞台上的光打在江柏的身上,他这次没有穿着校服,是他自己的私服,黑色的短袖。

  那短袖明明没什么特别的,但意外的让简慈一想起了运动会的时候,她在江柏那件纯白色的短袖一个很小的角落写上的“jcy”

  也不知道他找到没有。

  好了,圆了她的愿望,她就是想看看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江柏。

  因为她从纪洲口中得知一些事情。

  江柏母亲去世了,他父亲在他母亲离开之后开始变得暴躁,开始对他打骂,开始吃喝嫖赌。

  他年纪轻,没有收入来源,以前的零花钱都是他奶奶攒下来的,所以他也很省。

  还有就是他小姨给的零花钱。

  他小姨早就搬离了江县这个小城市,很不巧她也是在a市扎根,现在生活过得不错,有个大女儿和小儿子。

  上次在书店见到的大概就是他小姨和她儿子了。

  小姨是瞧不上这里的,可能她觉得在这里有江柏他父亲那样不讲道理,一身烟臭味的人,所以顿感嫌弃。

  不过她对江柏很好。

  江柏待的那家书店就是她弄的,书店的所有收益都给他,虽然收益不高,但是加上小姨给的零花钱,也还可以。

  这是纪洲知道的所有了,还有一些是他自己拼凑的,加上之前简慈一看见的。

  所以这个时候简慈一大概明白了,江柏为什么什么都会,他就是一个完美的人,没有缺点。

  其实不是的,他这么做,什么都学,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像他父亲那样,尽管他以前对他和母亲都很好,可现在,就只是那个动不动就对他打骂,问他要钱的父亲。

  当然,江柏甚至有段时间都见不到他,不知道他又在那个赌场赌钱。

  江柏是在强迫自己什么都必须要会。

  别人的耀眼,是自己本身。

  而他的耀眼,是强迫自己不要堕落

  简慈一微微设想了一下以后,江柏大概会上一所很好的学校,可能和松尔一所学校,京大。

  就是不知道他会选什么专业,京大也不在a市。

  然后在他的专业上一直发光,像个小电灯泡,一直亮。

  简慈一想起这个比喻,低声笑起来,希望他可以成为国家栋材。

  于是她站在最后看完了他的表演,抬手一看,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得走了,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好像每次来江县都很匆忙,从这里离开仍然匆忙,这一次更加匆忙,甚至带了点狼狈的意味。

  曲子结束,江柏的手离开琴键,站起来向大家谢礼,与此同时简慈一转过身,仗着大家起立为他鼓掌的响声,她拉开大门,离开。

  她来时什么也没带,走时也是两手空空。

  她坐上去高铁站的出租车,在车上给常乐发消息「乐乐,对不起,我得先走了,再不走我时间来不及了,我这次来的匆忙,不过我等着你们来a市,我们一块出去玩」

  常乐抛出去一个闷闷不乐的表情包「一一,你咋回事啊?这几次怎么都走的这么匆忙,一点时间都不留给我?!」

  常乐「再这样,下次你就哄不好了」

  简慈一发出去一个跪拜的表情包「对不起!我这次实在是有事,着急脱不开身,下次一定赔罪!」

  常乐「那好吧」

  常乐「不过,你考试结束后,去书店了吗?」

  简慈一看着消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

  常乐「我第二天去书店买书才知道,江柏前一天下午没走,他是第二天才和他小姨走的」

  简慈一没太看懂「什么意思?我没太看懂」

  常乐「哦,就是江柏跟着他小姨去a市生活了,正好他也要上大学嘛,毕竟他的成绩那么高,省第一呢!」

  常乐「我听纪洲说,他好像原本是那天下午走的,应该和你走的时间差不多,纪洲要去送他,后来才知道他那天下午没走,是第二天走的」

  常乐「我以为是因为你去找他有事耽搁了才第二天走的」

  简慈一的两只大拇指放在键盘上不知道该怎么回消息,她也是刚知道,照常乐这么说,那天江柏应该是在书店等了她好半天。

  她没和江柏约时间,江柏也不知道她会去,应该是她让常乐帮忙还东西,传话传漏了。

  不过她那天下午确实去了,书店斜对角有个小巷,巷口旁边有条长椅,她在哪里坐了一会,时间不久,她坐下的时候,江柏不在书店里,至少从她的视角,看不到江柏。

  后来等江柏坐在她们以前写作业的长桌前,翻看那本拜托常乐还给他的物理练习册,其中的某一页夹着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

  金榜题名,前程似锦

  平安

  没有落款,但凭字迹可以认出,这是简慈一写的,她以前应该hi练过字,这字写的很好看,很有劲,如果这样的字要是认不出来,枉费他坐她这么久的同桌。

  这两句话的大致意思是:凭借你的成绩,我祝你金榜题名,希望你以后可以前程似锦,可是我现在不太想祝你以后一直永远快乐,但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平安。

  这是简慈一写下这句话的意思,蛮自私的吧?

  从她的角度,江柏的脸多数被练习册挡去了,但从他的动作不难看出,他只是随意翻看了那本练习册,应该没有发现那张便利贴,他放下那本书的时候,也没见他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

  简慈一的视线转向别处,想想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里了,总归要带点东西走,就带点这里美丽的风景吧。

  手机的相机页面对准她面前,书店旁边的一棵树,按下快门,她的余光瞥见江柏在低头,页面焦点迅速转向他,按下快门,然后收起手机,没有任何异样的起身离开。

  所以她现在坐在出租车里,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机锁屏,就是那时候拍的一张。

  江柏靠着椅背,低着头,书店的玻璃窗和那棵树在一条线上,正好这里上午刚下过雨,当时也是难得雨停,如果那时候有束光在,画面应该更漂亮。

  这张照片真的很好看。

  她手机里现在有两张江柏的照片,一张是冬天的,一张便是夏天的,却了两张,春天和秋天的,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把那两张也凑齐吧。

  她回神,挑了个不太重要的问题发过去「江柏报的什么大学啊?和松尔一块的京大吗?这样正好,我们三一起,他们俩一起,都有个伴」

  常乐很快就回了消息「这个我不知道诶,他什么也没说,你也知道他今天回学校就一直挺忙的,身边一直有老师在,而且他报考志愿的时候好像是最晚的」

  常乐「也有可能他报的最早,我没看见他」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