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轮回乐园赞美太阳 第87章 痛哭的蝴蝶

小说:在轮回乐园赞美太阳 作者:鱼鹰爱犯病 更新时间:2022-08-05 14:01: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情况怎么样,能不能治好,会留下后遗症吗?”

  杏寿郎站在不发一的蝴蝶绕身后,低声问道。

  “香奈乎,选一组队员带他们两人走,你也去,护送他们回蝶屋。”

  “嗯。”

  蝴蝶忍没有回答杏寿郎的问题,而是唤来了栗花落香奈乎,让她把炭治郎两人一并带走,然后才缓缓站起,转身面对着杏寿郎。

  “为什么?”

  “为什么要变成鬼?为了永恒的生命吗?还是更强的实力?”“衰老与死亡,正是人类这种生命短暂的生物才拥有的美好;正因为会衰老、死亡,人才会如此可爱,如此尊贵,呵呵,你之前说的这些都是屁话吗!”

  “为什么不吃了我?因为你知道我身体里有紫藤花的毒是吗?还是想假惺惺的念在曾经同是鬼杀队的队友?我呸!”

  往日总是以微笑示人,平静沉稳的蝴蝶忍此刻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情绪控制不住的愤怒,语气激动到接近破音。

  面对蝴蝶忍的话语,杏寿郎只是默默的听着。

  ……

  “对不起啊,身为炎柱的我......却变成了鬼。”

  杏寿郎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是温柔的看着歇斯底里的蝴蝶忍,一如既往。

  “我知道的,是因为蝴蝶香奈惠吧,从那之后,曾经好胜易怒的蝴蝶忍就不见了,变得沉稳,一直保持着微笑。”

  “其实大家都明白,一直说着想要与鬼和平相处的你,心里其实是最痛恨鬼的。”

  杏寿郎依旧是那个温暖的大哥,摸着蝴蝶忍的头,安抚着她的情绪。

  “我本来......是应该死掉的,死在我自己的日轮刀之下。”

  听到这句话,蝴蝶忍一下子抬起头来,朦胧的双眼微微睁大,看着杏寿郎平静的面容。

  “这是...什么意思?你......”

  蝴蝶忍捂着嘴巴,明显猜到了什么。

  “啊,你猜的没错,在东京府浅草,我偶然遇到了鬼王,鬼舞辻。”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实力太强大了,哪怕是上弦也无法相比,我根本不是对手。”

  “变成鬼之后,我全力攻击鬼舞辻,想借着他躲闪防御的时机自我了断,但是被东君救了下来,随后他带我找到了一个名叫珠世的脱离了鬼舞辻掌控的鬼。”

  “我接受了她的改造,也一样脱离了鬼舞辻的诅咒,我想......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

  听完炼狱杏寿郎的话语,了解了事实真相的蝴蝶忍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炼狱先生...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好了,不必道歉,身为柱的我却变成了鬼,这本就是一件耻辱的事实,我也已经做好了被责骂唾弃的心理准备。”

  “不要再哭了,你可是鬼杀队的虫柱,振作起来!要有柱的威严!”

  “对不起,我...我会的!”

  蝴蝶忍强迫自己调整状态,不再抽泣,尽力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好了,现在告诉我炭治郎他们的伤势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蝴蝶忍的脸上浮现一丝担忧,“不是很乐观,那名野猪头的少年还好,只是失血过多,修养一阵就好。”

  “可是炭治郎就不一样了,他的伤势很严重,双手骨骼几乎全断,肋骨也断了几根,还伤到了内脏,只是万幸没有插到心脏,否则很可能当场死亡。”

  “最后,也是最麻烦的伤势是脊柱,我观察他的腰部,很明显受到了多次的重击伤害。”

  “他的脊柱很有可能已经断了,要是恢复的好,还有机会,可如果是最严重的情况,他可能这辈子都再也动不了,只能……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这种恐怖的伤势,如果不是他学会了全集中·常中的呼吸法,早就应该死了。”

  听到这样的情况,杏寿郎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脸上满是自责。

  “这次他们遇上的鬼实力很强,虽然暂时达不到上弦的程度,但也比下弦要强的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东君也不在,我也还是苏醒的太慢了,否则炭治郎他们根本就不必应对这种程度的敌人!”

  蝴蝶忍看着杏寿郎自责的表情,开口劝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炼狱先生刚刚苏醒,能赶上救下他们就已经尽力了,没有必要再自责。”

  说完,蝴蝶忍仿佛又想到什么,问道:“不对,炼狱先生您已经遇到了如此实力的恶鬼,我之前也斩杀了两只普通的鬼。”

  “更别说还有富冈义勇先生,这座山里的鬼的数量……未免也太多了点?”

  “之前可从来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恶鬼…尤其是实力强到一定程度的鬼都是分散开来,各有各自的活动范围的。”

  “这是鬼杀队数百年来验证出的规律,现在却突然被打破了?”

  杏寿郎显然也在思考,“确实,其实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奇怪事情越来越多,鬼都变得越发活跃,鬼杀队的伤亡也大量增加。”

  “现在这座那田山之中的情况更是前所未有,我想鬼舞辻肯定在暗中谋划着什么。”

  “而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我已经见识过了他的实力,我想恐怕如今的九柱合在一起都不一定能够取胜,如果继续被动下去,我们可能会伤亡惨重。”

  “所以,既然我们已经知道鬼舞辻的大概位置在浅草,我想等这次事件结束,我们可以试一试主动出击了!”

  “嗯...这件事等回到总部,可以让主公大人开启柱合会议,商讨细节。”

  蝴蝶忍也对此持赞同态度,她正准备说些什么,可这是刚才离开的蝶屋队员们又都纷纷退了回来。

  “虫柱大人!好......好多鬼!!!”

  听到隐的队员们发出的求救,两人对视一眼,立刻上前查看。

  此刻所有的蝶屋人员都围成了一圈,将伤者保护在中间,相互掩护,戒备周围。

  “怎么回事?”

  “虫柱大人!太好了,您终于来了,刚才孝史他突然感觉到了周围好像有许多的鬼在靠近,您也知道的,正常的时候孝史的感觉很准,我们就收拢起来戒备,结果果然有鬼在接近,我们就退回来了。”

  “是这样嘛,我知道了。”

  “孝史!你之前感知到了多少的鬼?”

  蝴蝶忍看向队伍中一名显得异常紧张害怕的少年,对方名叫玉田孝史,是蝶屋的成员之一,有着属于自己天生的特殊能力。

  就是他的感知力很敏锐,往往能提前察觉到别人发现不了的信息,但是遗憾的是他的心理素质很差,小时候因为父母被杀害而留下了心理阴影,一紧张这种敏锐的感知就立刻变得模糊,也根本无法与鬼战斗,所以就只能在蝶舞做一名隐,负责救助伤员。

  “好......好多,好多好多!四面八方都有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