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一章 青铜铃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烈日悬空,炙烤大地。

  崇山峻岭间,乱石嶙峋,一片郁郁葱葱。

  天气酷热难耐,不过颜录心里却拔凉拔凉的,靠在一株粗壮古木上,双眼呆滞的看着手臂上的毒蛇牙印。

  心丧若死。

  不管是谁,突然从地球的现代大好青年,穿越成一名蓬头垢面,即将毒发身亡的丛林野人,估计都得是这么一副表情。

  “就要死了吗?可我还没结婚娶老婆啊!我不甘心!”

  颜录舔着干裂的嘴唇,浑身传来一股虚弱无力感,脑袋一阵阵晕眩,眼前发黑,艰难举起右手,发现被咬伤的地方乌黑泛青,渗出点点腥臭血液,心里不由暗暗叫苦。

  他呼吸急促,一股窒息感持续席卷全身,双眼迷迷瞪瞪,身子摇晃几下,眼皮都睁不开,差点直接昏厥了过去。

  “呵,我估计是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吧?刚借尸还魂,活不过十分钟,就又要嗝屁了?!”

  正当颜录脸色惨白,心中一片绝望,准备闭目等死时,他突然感觉头痛欲裂,脑海里立马冒出了无数信息,大量陌生的记忆如同潮水,疯狂涌入脑海,让人差点发狂。

  刹那间,一脸茫然的颜录回过了神,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状况。

  原来,前身这小子竟然还是一名修仙者,不过是最垫底的那种,只有炼气一层修为,刚修炼出真气,如果不算符箓法器加持,体质只比普通人强一点,也不知是如何流落到这步凄惨田地的。

  “靠,你好歹是修仙者啊!竟然被一条毒蛇给毒死了?还能再憋屈一点吗?!”

  颜录满头大汗,嘴唇发青,浑身虚弱感愈发强烈,他来不及整理脑海里的繁杂记忆,只能努力睁大双眼,不断回忆身上携带的有用之物,思索破局之策。

  过了半瞬,他眼睛猛地大亮,左手赶紧哆哆嗦嗦的举起,艰难挪动到腰间,摸在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布袋上,催动仅剩的些许真气,以神识探入储物袋内,匆匆忙忙取出了一个玉瓶。

  “幸好,这里还剩三枚下品解毒丹,要不然我今天估计小命不保!”

  颜录脸色惊喜,至于前身为何没来得及吞服解毒丹,自然是因为中毒的第一秒就嗝屁了。

  他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其实是因为自己体内的一件宝物,这是从前世跟随灵魂带过来的东西。

  嘴角咳出一丝黑血,颜录胸膛剧烈起伏,破风箱般喘息几口,用仅剩的气力握住玉甁。

  他瘫软在草地上,后背靠紧树桩,浑身不断抽搐。

  那股窒息感,和晕眩恶心的痛楚,愈发强烈,瞬间冲刷整个身体,让人难受得想吐血。

  颜录丝毫不敢耽搁,艰难拿起玉瓶,用食指和大拇指扣住瓶塞,试了好几次,结果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实在提不起力气,半晌都拔不开瓶塞,让他不由急得额头冒汗,差点直接哭出来了。

  最后,狠狠一咬牙,颜录拼命弓起身子,在杂草上犹如蛆虫一样扭动。

  他张开嘴,努力弯下腰,咬住用左手使劲直棱过来的玉瓶,波一声终于将瓶塞拔了出来。

  颜录欣喜欲狂,顾不得眼前发黑,头痛欲裂的抽搐感,立马叼住玉瓶,怕一枚解毒丹不凑效,直接吞下了两枚。

  咕咚!

  伴随喉结耸动,两枚散发刺鼻怪味的黑色丸子,瞬间滑入了食道。

  “糟糕,前身难道被坊市摆摊的散修给骗了?这该不会是伪劣假冒产品吧?”

  颜录脸色大变,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苦,四肢百骸传来阵阵酸胀无力,眼前天旋地转,口中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归西。

  “杀千刀的奸商!干你娘!”

  颜录心如死灰,仰头疯狂怒骂,痛苦地哀嚎打滚,正自绝望时,肚子里突然升腾起一股热流,如同火烧一般,迅速流入四肢百骸。

  右手臂乌黑发青的伤口处,一滩漆黑如墨的粘稠血液滴滴答答,立马被迫出体内。

  解毒丹竟然生效了!

  颜录无比激动,泛紫的嘴唇缓缓变得红润,浑身酸痛抽搐感,很快就减弱了许多,剧烈的喘息声平缓下来,四肢百骸传来淡淡的清凉感。

  他整个人如同泡在温泉里,浑身无数毛孔张开,渗出灰黑色的腥臭汗液,眨眼间功夫,体内残余的蛇毒立马被排除了个七七八八。

  过了许久,等所有毒素消散一空,颜录松了口气,这才艰难挪动身子,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望着头顶碧蓝如洗的澄澈天空,那一大两小的璀璨圆日,不由呆呆出神。

  过了数刻钟时间,颜录苦思冥想,粗略整理了一番脑海里涌现的前身记忆。

  这是一名十五岁少年,巧合的是也叫颜陆,跟自己一字之差。

  过滤掉那些没有营养的重复日常生活,专门整理有价值的记忆后,颜录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脚下的重峦叠嶂,乃是罗霄山脉边缘地带的一条支脉,横亘十余万里,位于陈国与魏国交界之处。

  前身本是苍玄界,小离域,陈国,青州,凤阳郡,栗山县城,炼气修仙家族颜家的旁支子弟。

  他自幼父母双全,有爱护自己的兄弟姐妹,每日遛狗逗鸟,虽然修炼天赋不佳,但好歹也算是一名高贵的炼气修士大人,生活过的美滋滋。

  可惜,在半月前,颜家不知何故,因为得罪了凤阳郡的筑基家族李家,竟然直接被灭族。

  那一夜,所有颜家嫡系和旁系子弟,不管有没有修炼天赋,瞬间被屠戮一空,鲜血浸染了半个栗山县城。

  颜录父母战死,兄弟姐妹被屠,因为当晚在邻县拜访狐朋狗友,恰好躲过一劫。

  收到家族发来的紧急传信符后,贪生怕死的前身,立马连夜悄悄跑路,一路乔装打扮,躲避李家杀手的追杀。

  这十多天时间,他用光了储物袋里的保命之物,仅有的两张下品火球符,也在之前出其不意偷袭下,反杀了一名李家派来斩草除根的同阶散修。

  一路躲躲藏藏,颜录日夜兼程,每天过的提心吊胆,生怕被其他通缉自己的杀手追上。

  离开县城,闯入了人迹罕至的罗霄山脉边缘地带,过了七八天野人生活,前身也是命大,竟然没遇到啥危险,直到今天被毒蛇咬伤,没来得及吞吃解毒丹,就直接一命呜呼了。

  “这小子真够倒霉的!也罢……”

  颜录眉头微蹙,想到眼前面临的困境,以及李家门客可能带来的威胁,不由忧心忡忡。

  脑海回忆修炼的相关记忆,之前看到过不少凌空虚渡,或者御剑飞行的炼气高阶修士,只要想到以后多加努力,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神仙中人,他心头就一阵火热,开始畅想未来,哈喇子都差点流了下来。

  “况且,我可是有金手指的男人!就不信了,开挂了还不能长生久视?!”

  颜录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脸上忧愁之色一扫而空,心情变得大好。

  他前世是一名普通大学生,暑假时在某个商场的古玩店里兼职,某一次意外接触到一个造型古怪的青铜铃铛,昏厥之后,才突然穿越到这个世界。

  此时此刻,伴随他魂穿而来的,脑海里还有一枚拳头大小的奇特铃铛,青铜材质,表面雕刻着许多繁杂的精美花纹。

  它悬浮在意识海上方,散发出一股古朴的神秘气息,看上去就不是凡品。

  根据传输来的模糊信息,这枚铃铛叫做昊天铃,似乎是由某位大能炼制而成,为了寻找传人才投入时空乱流中,经历亿万年后,机缘巧合下认颜录做了主人。

  脑海右上角,有着一个倒计时,清晰写明了9天23小时18分30秒,每一分每一秒,时间都在不断缩短跳动。

  很显然,倒计时归零之时,就会发生某种奇妙变化。

  这枚昊天铃在漫长的时空乱流中,虽然因为无人操控,里面的玄妙禁制被消磨了大半,遭受重创,许多功能都遗失了,但却残留着两个神奇能力。

  其中之一,就是每过一段时间,等昊天铃汲取足够的虚空能量后,通过真身穿越,或者是投放一丝真灵投影,就可以随机穿越到某个未知世界。

  而这,对于现在只能狼狈逃窜,处境堪忧,没有任何修炼资源和功法获取渠道的颜录来说,就是一个提升底蕴的大好机缘。

  诸天万界在手,只要中途不夭折,又何愁不能修炼成仙?

  “筑基家族李家吗?对于前身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庞然大物,估计随意动动手指头,都可以轻易碾死自己了!”

  颜录叹口气,感觉非常棘手,现在金手指暂时无法动用,如果突然冒出一个炼气修士,就凭借自己的三脚猫手段,斗法经验匮乏,很可能活不过今晚。

  他眉头紧锁,摇摇头不再多想,开始仔细清点自己随身的物品。

  全身上下,最重要的家当全在这个低阶储物袋内,约莫有一间柴房大小,装了两套换洗衣物,八九十两碎银子,一堆杂七杂八不值钱的木盒。

  以及五枚指甲盖大小的下品灵石,百十来枚普通玉简,记载了半篇基础炼气诀,包含一些修仙基础常识,和几门其他不值钱的普通法术。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从小家传的缘故,前身其实还懂一点阵法基础,当然仅仅只是皮毛。

  整个储物袋里,价值最高的,就是一杆售价三十多枚灵石的一阶下品法器摄魂幡,巴掌大小,攻防一体,威力不俗,附带一套粗浅的祭炼法门。

  乃是去年年末的时候,前身父母送给他的及冠礼物,不可谓不珍贵。

  这点身家,对宗门子弟或者大家族来说,完全就是一堆破烂,丢在路边都不屑于去捡。

  但对于一个最高修为不过炼气巅峰的修仙小家族旁支子弟而言,已经是颇为丰厚,简直能让不少法器都没有的散修垂涎欲滴,捶胸顿足。

  日头越来越毒,山林间虫鸣鸟语,异常幽静。

  颜录躲在树荫处,热得汗流浃背,想了想,直接施展了一个不入品的小法术。

  这个小法术叫清风咒,消耗微乎其微,淡淡的冷风环绕吹拂自身,整个人霎时犹如跨入空调房,让人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休息许久,总算恢复了大半真气,望着自己被荆棘草丛割破的长衫,颜录皱了皱眉头,开始张望四周,生怕突然窜出一个追杀自己的仇敌。

  毕竟,颜家刚被灭族不久,那些往日里暗地窥伺的各路散修,以及筑基家族李家派出的爪牙们,可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只要抓住颜家余孽,不仅能拿去领赏,说不定还能捞到一两件下品法器呢!

  何乐而不为?

  扫视丛林四周,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当瞥见对面灌木丛里的数只鸟雀,颜录眼睛一亮,突然计上心头。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