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六章 小哥吃瘪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吼!”

  血尸凄厉哀嚎,不断拼命挣扎,一道巨大响声炸起,只见它突然撞向石壁,轰隆一声,烟尘冲天。

  在巨大的恐怖力道下,闷油瓶只得退后数步,半跪在地,血尸砸破墙壁,两块厚重石板被掀飞了出去。

  “吼!”它惨叫着,鲜血淋漓的丑陋身体上,层层叠叠的淡淡黑气包裹了一圈又一圈。

  “小小血尸,休得猖狂!”

  颜录站在原地,背负双手,轻轻掐动几道法诀,轻喝道。

  “吼!”一道凶戾凄惨的嘶吼声中,面目狰狞的血尸,突然瘫倒在地,双手双脚环绕着一道黑烟,牢牢固定在地面,让其动弹不得。

  下一秒,整只血尸被笼罩在厚厚黑气中,伴随摄魂幡剧烈颤抖,喷出更多的黑烟,在连串刺耳嘶鸣声过后,血尸立马活生生地化作脓水,被卷入奇特幡面上。

  半空,飘飘荡荡的黑气又浓厚了一分,在将整个血尸消化吸收后,摄魂幡表面光华一闪,立马倒飞而回,重新落到颜录掌心。

  “神仙?妖怪?!”

  “靠!这是在拍电影,还是胖爷我没睡醒?!”

  王胖子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狠狠甩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直疼得龇牙咧嘴。

  他欲哭无泪,伸出胖乎乎的手指,哆哆嗦嗦指向微笑不语的颜录,牙齿打颤,惊道:

  “你特么是人是鬼?!”

  “死胖子,别乱说话!”潘子立马跳了起来,顾不得体内伤势。

  他赶紧捂住胖子嘴巴,生怕惹得颜录不高兴,直接将自己几人嗝屁掉,压低嗓音道:

  “想活命,就闭上你的臭鸟嘴!这是颜大爷,是活神仙,咱们惹不起!”

  “没事吧,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吴邪脸色焦急,赶紧将半跪在地的闷油瓶扶起身,露出满脸感激之色,抬头朝颜录道:

  “没想到你又救了我们一命,感激不尽!以后有事,还请吩咐一声!大恩不言谢!我必定全力以赴!”

  “无妨!”

  颜录摆摆手,没在意王胖子的搞怪,他直接走到闷油瓶身边,掏出一颗普通的疗伤丹药,递过去,淡淡道:

  “这位小哥,若是能信的过我,这枚丹药就送给你疗伤了!”

  “嘿!”

  闷油瓶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目光似乎能看透人心,伸手接过黑乎乎的丹药,放在鼻尖下闻了闻,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仰脖子一口吞服,喘几口粗气,冷冷道:

  “当今之世,一名手持法器,还能施展法术的道人,若想谋害于我,没必要浪费这么一颗珍贵的丹药。”

  “哦?”颜录有点意外,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他挑了挑眉,望着面前这位脸色疲惫,浑身血迹,无比虚弱的闷油瓶,心里暗叹:

  “张小哥啊,张小哥,你可真会装蒜呢。既然你这么想演戏,我若不好好配合你,都不好意思了!”

  想罢,颜录伸进怀里,从储物袋内取出几支玉瓶,紧紧握住闷油瓶渗出鲜血的手臂伤口,故意加大力气,重重的捏了捏。

  不得不说,为了演戏演全套,这位张小哥果然是个狠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目光漠然的望着颜录,眸底满是探究之色。

  似乎在问:为什么?

  “咳,忍一下哈!被血尸抓伤,需要放掉毒血!”

  颜录龇牙一笑,脸不红心不跳,随口解释一句。

  等将几支玉瓶装满麒麟血后,这才松开张小哥的胳膊,给他止了血,草草包扎了一下。

  回头看去,只见吴邪几人僵硬站立,正脸色古怪的看着自己两人。

  “靠,辣眼睛啊!”

  王胖子嘀嘀咕咕,拼命揉了揉眼睛,做出一副干呕的姿势,咕哝道:

  “没想到这位小哥竟然跟他有一腿,又是手拉手,又是眉目传情,呕——”

  这死胖子,神特么眉目传情?!

  那是闷油瓶在瞪着我好不?

  颜录满头黑线,无力吐槽,心里一分神,暗自想着鬼玺的事情。

  也罢,反正麒麟血收集了不少,好处已经到手,就让他们误会去吧。

  将几支玉瓶密封好,小心翼翼揣到怀里,用储物袋里专门的玉匣妥善收好。

  颜录砸吧下嘴,意犹未尽地瞅了瞅闷油瓶,用充满渴望的灼热目光,在他身上伤口处来回扫视。

  吴邪几人浑身恶寒,立马退后半步,连性格大大咧咧的王胖子也哑了火,拼命躲到潘子身后,似乎生怕被颜录盯上,到时菊花不保,一世英名可将毁于一旦啊!

  颜录老神在在,那毫不掩饰的侵略性视线,直看得小哥额头青筋暴跳,脸如黑炭,拳头松了又握紧,反复几次,似乎在竭力忍耐什么。

  闷油瓶最后实在没绷住,有点不自然的撇开了头,权当颜录是空气。

  “这是什么鬼东西?”潘子突然惊叫一声,语气极为慌张。

  黑乎乎的甬道内,借助矿灯的光线,众人头顶位置,突然出现了两只绿色的小手。

  那只小手,五指一样长,手臂极细,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突然死死抓住闷油瓶的肩膀,直接将他朝黑暗深处拉扯。

  砰!

  突然矿灯被什么东西打翻在地,光线突然熄灭,整个甬道漆黑一片。

  伴随机关轰鸣声,吴邪几人慌作一团,只听王胖子喊道:

  “哎哟,疼死胖爷了,刚才谁踢我?”

  过了半瞬,矿灯再次亮起,甬道里重新恢复了明亮。

  潘子几人看去,不由大吃一惊,此时闷油瓶的半个身子,卡在洞开的墙壁暗门边,正被颜录死死抓住胳膊,动弹不得。

  隐隐约约间,从暗门后能听到悉悉索索的怪响,似乎是大群尸蹩攀爬的声音。

  “小哥,你想去哪里啊?哎呀呀,偷偷摸摸的,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呢,要不要我陪你啊?”

  颜录淡淡开口,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伸出左手,紧紧拽住想趁机开溜的闷油瓶,弹指将两只绿色小手一甩。

  嗖的一声,两只绿色怪手立马狂奔着逃入了黑暗深处,速度极快,灵动如毒蛇。

  望着吴邪等人疑惑的目光,闷油瓶脸色一黑,身子僵在原地,将颜录那只铁箍似的手甩开,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