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七章 青眼狐尸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果然是死鸭子嘴硬!

  嘿,张小哥啊,就知道装酷,你想趁乱去混水摸鱼,还得先过我这一关呢!

  眼见闷油瓶不吭声,颜录暗暗好笑,也不想当面揭穿他,索性大踏步上前几步,对众人道:

  “小爷是这里的守墓人,这儿地形我最熟,大家跟过来吧,记得别乱动哦!尤其是某人,再想偷偷溜走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闻言,纷纷面面相觑,也不知该怎么走,只得亦步亦趋的跟过来。

  闷油瓶在颜录逼视下,跟没事人一样,老老实实跟上前,没再搞啥幺蛾子,也不知心里是不是在打着啥鬼主意。

  “骗鬼呢,哪有给一伙盗墓贼领路的守墓人啊!难不成监守自盗?”

  王胖子落在最后头,一个肥猪打挺跳起来,赶紧追上众人,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嘴里嘀嘀咕咕道。

  颜录微微一笑,直接施展神识,扫描附近的甬道石壁,观察着最佳出路。

  不一会儿,他眼前一亮,顺着刚才绿色小手退走的方向看去,只见七八米外的石头墙壁上,似乎暗藏玄机。

  伸出脚,狠狠一踹,坚实的墙壁咔嚓几声,石屑竟然碎裂满地。

  众人定睛细看,原来墙壁上隐藏着一个巨大石洞,约莫两尺宽,难怪那些尸蹩可以神出鬼没。

  吴邪啧啧称奇,走到王胖子身边,仔细瞅了瞅,纳闷道:“我滴乖乖,这么大一个洞,这是通向啥地方?”

  “通向主墓室的!是吧,小哥?”

  颜录撇撇嘴,眼睛盯着闷油瓶,语气调侃道。

  “走!”闷油瓶回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马当先的钻进了大洞。

  紧接着,颜录也怕这老小子突然跑了,赶忙起身跟在他身后,直接钻入大洞。

  吴邪几人面面相觑,潘子咬咬牙,轻声道:

  “小三爷,我先去探探路,里面保不准还有尸蹩!必须跟紧小哥才行!”

  说完,也跟着钻了进去,吴邪和胖子胆子也大,立马有样学样,一行人猫着腰,借助矿灯光线,小心翼翼在大洞里面往前爬。

  众人往前爬了一段路,刚出大洞,发现外面有一小块地方可以站立,再向外就是悬崖,高起码十多米,狂风大作。

  王胖子定睛细看,不由嗷的一嗓子,怪叫出声。

  吴邪一行人表情也好不到哪去,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最少有足球场那么大,洞顶有条大裂缝,月光照射下来,可以勾勒出整个洞穴轮廓。

  颜录抬眼一扫,发现周围洞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洞。

  在这个巨大岩洞中间,还有一颗十多层楼高,比十人环抱还粗的大树,盘绕着无数条电线杆一样粗的藤蔓,纵横交错,树枝上挂着许多东西,但又不像是果实。

  藤蔓缠绕所有可见之物,分支如柳条伸到了洞壁的各个孔洞里,连他们脚下的悬崖边,都攀爬了几根。

  眼前出现的这株特殊植物,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头蛇柏,一株可能拥有自我意识的可怕精怪!

  吴邪胆子不小,直接探出头,发现在天然洞穴底部,有一条石头围廊,还有一个祭祀台,在树冠下有一处十多级台阶的石台,上面放置了玉床,里面模模糊糊似乎躺着个人。

  王胖子咋咋呼呼,兴奋道:“妈的,这应该就是西周墓周穆王的主墓室了,那玉台上必然是鲁殇王的尸体!这老小子真缺德,鸠占鹊巢,把别人家的斗倒倒掉,自己住进来,忒没职业道德,胖爷我今天要替天行道!”

  潘子和吴邪暗暗咋舌,警惕地张望四周。

  颜录扭头,发现闷油瓶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眼神迷离地盯着大树方向,似乎在发呆。

  “什么鬼东西?”吴邪突然惊叫一声,被一只怪手缠住左脚,不由哇哇大叫。

  王胖子一个激灵,差点跳下了悬崖。

  闷油瓶皱了皱眉,还不等颜录开腔,旁边小洞里突然传来吴三省的声音:

  “大侄子,你他妈跑哪里去了?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吧?”

  “同志,请你不要抓我脚!”

  王胖子连连怪叫,右脚不断画圆圈,逗一条灵活移动的藤蔓,像逗狗一般。

  “这是鬼手藤!”

  颜录翻了个白眼,好心提醒道:

  “不想被包成个粽子,晾晒成干尸,就老实点!”

  “死胖子,住手!”

  “大侄子,你小心点!”

  “不要!”

  颜录话音未落,王胖子趁闷油瓶不注意,突然用脚尖点了点悬崖边。

  嗖的一声,几条普通藤蔓突然像蛇一样昂了起来,末端张开绿色的鬼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胖子和吴邪缠了个结结实实,一股巨大力量传来,瞬间将两人扯飞到了空中。

  “救命!胖爷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啊!”

  “闭嘴!死胖子都怪你!小爷我还是处啊!”

  ……

  惊呼声此起彼伏,嗖嗖嗖,又是二三十条藤蔓从四面八方射来,齐齐围攻向众人。

  闷油瓶冷哼一声,抽出黑金古刀,左右开弓,一时顾不得去帮忙。

  潘子哇哇大叫,立马朝大洞里面躲。

  “滚开!”

  颜录眼神微寒,举起摄魂幡,掐动法诀,黑色气体从幡面汩汩流淌,散溢在半空,变成张牙舞爪的恶龙,直接朝扑面而来的五六条鬼手藤,重重一抽。

  吱!

  几条绿色鬼手藤吃痛,纷纷迅速往回缩,动如雷霆。

  他眼疾手快,趁闷油瓶几人乱作一团,直接抓住最粗的一根藤蔓,顺着往回缩的巨大力道,如同荡秋千一样,借势在半空往前跳跃而去。

  砰的一声闷响。

  不一会儿,颜录落在神秘玉床前,发现躺着两具尸体,其中是一具俊俏的年轻女尸,身披白纱,肌肤完全没有腐败的迹象,犹如在沉睡。

  旁边则是一具身穿盔甲的男尸,头戴狐狸脸的青铜面具,手中拿着一只紫金的盒子。

  颜录定睛细看,透过青铜面具的眼洞看,发现里面的眼睛是睁开的,两只青色眼珠子正冷冷盯着自己。

  刹那间,一股奇异波动传来,似乎能干扰人的思维能力,凭空产生幻觉,让人头晕目眩。

  周围温度瞬间骤降,犹如置身于冰窟,阴风大作,鬼哭狼嚎。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