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八章 玉俑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死了还不消停!”

  颜录嗤笑一声,强大的神识护住脑海,面对青眼狐尸的诡异手段,一动不动,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原著里,这只青眼狐尸使用诡异手段,让吴邪、王胖子、吴三省几人中了幻觉,自相残杀,差点就丢了小命,不过对于修士来说,则完全不足为惧。

  这具年轻女尸,和身穿盔甲的青眼狐尸,在原著里曾交代过身份,应该是鲁殇王的贴身心腹,也就是死士。

  颜录也懒的多想,反正在他眼里,什么周穆王,鲁殇王,没有任何区别,都是经过千年阴气冲刷,但体内没有蕴含灵力的上好炼尸材料罢了。

  轻轻挥了挥手,将两具尸体和紫金盒子,直接收入了储物袋里,准备等晚一点再处理。

  青眼狐尸盔甲上,有一块窖藏数千年的麒麟竭,也就是麒麟血凝结变异的血块,功效非凡,后来还让吴邪不小心误食,侥幸得到了麒麟血脉。

  为了多一条收集麒麟血的稳定渠道,从而细水长流,取之不尽,颜录决定想想办法,以后抽个时间,趁机给吴邪加料,吃一点麒麟竭,让他也变成自个的固定血袋。

  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颜录也是怕没了麒麟血脉,吴邪在后续剧情中,可能会提前嗝屁掉,若是铁三角少了一个人,那单纯靠自己无头苍蝇似的乱逛,秦岭神树的位置,还真不一定能找到!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跟吴邪一样幸运,单单吃点麒麟竭,就获得了麒麟血脉,那种几率实在太低太低了!

  如今,因为自己的阻挠,闷油瓶没能成功脱身,悄悄跑到这儿先来掉包东西。

  当然,吴三省这老小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等下得好好盯死他,如果敢做手脚,直接用神识扫描,将东西抢过来就是。

  令颜录非常意外的是,他最想找的东西,竟然第一时间就到手了!

  估计青铜棺椁的八重宝函之中,里面装的东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珍贵!

  如果不出所料,那枚鲁殇王的鬼玺,应该就放在紫金盒子里。

  颜录忍不住好奇心,用神识扫描了一下,果然发现在盒子内部,装着一枚印章样式的物品,他不由欣喜若狂,脸上露出喜悦之色,霎时眉开眼笑,乐得差点找不着北。

  鲁殇王生前是一名盗墓贼头领,虽然在原著里,没点明鬼玺是不是真能召唤阴兵,而是透露这只是鲁殇王用来掩人耳目,带领手下士兵四处盗墓挖坟的幌子。

  但以颜录猜测,这方世界现在即使处于末法时代,仍然存在不少灵异妖邪之物,可想而知,在几千年前,灵气还未完全枯竭,巫蛊道法之术正昌盛时,估计那一枚鬼玺,还真的暗藏不少玄妙。

  一开始,颜录还以为地宫会危机重重,一不小心,很可能受重伤,或者丢掉小命,为此还一直暗暗提防,打起了十二万分小心。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此行竟然会如此顺利,简直顺利得让人难以置信,怀疑自己在做梦。

  看来如今陷入末法时代,灵气枯竭,对这些精怪之物而言,实力影响确实太大,变得极为衰弱。

  要不然,刚才那只青眼狐尸作怪时,以颜录区区炼气一层的修为,即使能勉强抵挡,但也绝不会如此轻松,估计得够他喝上一壶的!

  默默思考半晌,耳边风声呼啸,两条绿色鬼手藤射来,企图偷袭自己后背。

  颜录眼疾手快,冷哼一声,轻轻催动真气,摄魂幡立马无风自动,浓郁的黑气漂浮而出,护住周身,几条藤蔓犹如被硫酸泼到,立马冒出白烟,吱吱惨叫着倒飞而回,不敢再靠近分毫。

  抬眼一扫,目力所及之处,无数纵横交错的藤蔓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一眼看不到头,有动物,也有人类的,起码有成千上万具,如同骨头做成的风铃。

  这些尸体大部分已经风干,有的则完全腐败,散发出刺鼻臭味,密密麻麻的大小尸蹩挤在尸体上啃食,像苍蝇一样恶心。

  “走,这是一株九头蛇柏,最怕天心岩雕刻的石台,我们多抹点石灰!”

  “他娘的,胖爷我发财了!”

  “三叔,这棺椁里面不会又有什么怪物吧?”

  “大奎,你放心,管它有没有粽子,有黑驴蹄子在手,我们有枪又有炮,怕个蛋蛋!小哥,你说是吧?”

  ……

  上方不远处吵吵闹闹一片,颜录眯眼看去,原来在他这边忙活时,吴三省一行人早就绕了过去,围成一圈,正热火朝天地开始讨论起来,完全当自己是空气。

  在石台后的巨树上,裂开了大口子,颜录抬起头,能清晰看到一只用铁链固定的巨大青铜棺椁,起码有两三米长,表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铭文,估计最少十多吨重。

  闷油瓶、吴邪、潘子一行人,正围着青铜棺椁,七嘴八舌谈论着,吴三省更是干脆,直接拿撬杆上手,眨眼就撬开好几层包裹的棺木。

  “你们他妈就这点阅历还倒斗?起开,让胖爷我来!”

  颜录皱了皱眉,刚走到树洞附近,就听到一声机关启动的脆响,凄厉惨叫隐约炸响,漆棺像一朵莲花般从棺椁中升起,左右裂开。

  与此同时,一个浑身黑色盔甲的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旁边能看到一层层褪下来的老皮,犹如黑色鳞片。

  这是一具罕见的湿尸,全身皮肤白到透明,五官扭曲,胸口竟然还在微微起伏着,甚至能听到微弱呼吸声。

  “这……这东西还是活的,吓死胖爷我了!”

  “住手!”

  颜录上前几步,突然厉喝一声,直接一个箭步,拦在蠢蠢欲动的闷油瓶面前,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冷冷道:

  “诸位,我乃是守墓人,其他陪葬品可以给你们一些,但尸体必须留下。”

  “哼!”

  闷油瓶目光森寒,死死逼视着颜录,又淡淡扫一眼棺椁里的尸体,重重咳嗽一声,坚定道:

  “它身上穿的是玉俑,之前耳室里的血尸,就是这玉俑的上一任主人。鲁殇王倒斗时发现他,自己穿了玉俑,每五百年脱一次皮,这具活尸已经活了3000多年。尸体可以留下,但它必须死!”

  话音未落,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闷油瓶突然伸出手,闪电般往前冲去,躲开颜录阻拦,右手掐住玉俑尸体的脖子,狠狠一拧,冷冷道:

  “你活的够久了,可以死了。”

  颜录耸耸肩,没有继续阻挠,他要的只是一具尸体,至于是死是活,并不关心。

  “啊!”

  黑色玉俑里,那具尸体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尖叫,咔擦脆响,尸体四肢抽搐颤抖,最后拼命蹬腿,皮肤迅速变成黑色,犹如丢垃圾般,眨眼间被闷油瓶甩在了旁边。

  “诸位,尸体我会好好处理,别跟我抢!”

  颜录轻轻挥手,用神识打开储物袋,朝地面身穿玉俑的尸体一招。

  嗖的一声,地面瞬间变得空空荡荡一片,尸体立马消失不见。

  众人纷纷目瞪口呆,一时间齐齐失声,闷油瓶只是皱了皱眉,露出满脸若有所思之色,没有多说什么。

  “靠!三爷,他是变戏法的吧?”

  “妈耶,有鬼啊,吓死胖爷我了!”

  ……

  大奎推开王胖子,露出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凑到吴三省身后,非常不服气,小声嘀咕道:

  “这是什么道理!那玉俑很值钱的!我们辛辛苦苦下墓,凭什么让给你!”

  “就凭我是守墓人!”

  颜录面无表情,冷冷看一眼群情激愤的王胖子几人,拿起棺材后部的一只紫玉匣子,用神识上下扫描,竟然在盒子里看到了一些有点眼熟的东西。

  他微微蹙眉,暗自思索了半晌,还是没有丝毫头绪,只得摇摇头,索性不再多想,随后顺手丢给了吴邪,轻声道:

  “你们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个匣子里。陪葬品可以拿几件走,但三个小时后,你们必须全部离开这里!否则,杀无赦!”

  话音落下,众人立马炸开了锅,纷纷露出不满,有的甚至端起了双管猎枪,手握黑星手枪,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过来。

  “小兄弟,你虽然救过我们,但做人不能太绝!吃独食可不好!”

  “三爷,这小子太狂妄了!”

  “小哥,咱们一起干他!”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