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九章 爆发冲突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嘿,拽什么拽,不就会点道术吗?咱祖上可是龙虎山的,胖爷我可不怕,任凭你三头六臂,还能拼得过现代枪械?”

  王胖子狠狠吐了口唾沫,眸底闪过一抹狠辣,随手抄起双管猎枪,死死对准负手而立的颜录,眼看就要扣动扳机。

  颜录默不作声,观察着对面众人的动作神态,心里暗叹:

  “手里拿着一堆破铜烂铁,也敢来威胁我?虽然还指望你们日后帮我继续寻找其他古墓,但看来必须先立威,今天无论如何,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且慢!”

  闷油瓶突然出声,一把攥紧猎枪,将枪管偏到旁边,恶狠狠地瞪着王胖子,冷笑道:

  “就你这点斤两,还不够别人塞牙缝,谁想找死,就尽管开枪试试吧!”

  众人闻言,吴邪和三叔对视一眼,扣住扳机的手指松开,潘子也咬了咬牙,将手里的烧火棍丢在地上,哀叹一声,躲在旁边,暗自生着闷气。

  砰的一声枪响!

  王胖子双目赤红,左手抽出手枪,朝颜录脑袋连续扣动扳机,怒骂道:“靠!胖爷我不是吃素的,还偏就不信了!”

  “不自量力!”

  颜录催动摄魂幡,无穷黑气弥漫而出,迅速拦在身前,组成厚实的墙壁。

  噗!数道火星闪烁,立马传来金铁交击之声。

  只见半空中,距离颜录半米开外,三颗子弹突然凝固不动,犹如定格了一般,表面缠绕着淡淡黑气,看起来滑稽且可笑。

  “这……这竟然……”

  大奎几人张大嘴巴,呆若木鸡,就连见多识广的吴三省,也分明吃了一惊,露出满脸不可置疑之色,手指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这三颗子弹,就还给你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颜录目光冰冷,催动体内真气,用摄魂幡轻轻卷动,朝王胖子的方向,迅速一指。

  嗖嗖!

  眨眼间,三颗子弹倒飞而回,空气中发出尖锐音爆,勾魂夺魄,让人胆寒。

  “啊!”

  王胖子惨叫一声,捂住鲜血淋漓的小腿,突然栽倒在地,痛苦地满地打滚,求饶道:

  “胖爷我服了!以后再见到你!我绝对绕着走!多谢不杀之恩!”

  吴邪几人满头黑线,心想这胖子没脸没皮的,看来也是个人物,竟然说怂就怂,真是佩服。

  闷油瓶面无表情,冷冷看一眼王胖子,也不管其他人,径直走到吴邪身边,开始端详起那个紫色玉盒子。

  颜录并没有真生气,给了胖子一点教训,省得他以后再闯祸,心里立马舒坦不少。

  只要想到此行的巨大收获,刚才的小小不愉快,更是瞬间烟消云散。

  正盘算着等下该怎么炼尸,以及研究鬼玺用法时,颜录眼角扫过,突然发现了巨大青铜棺椁上密密麻麻的铭文,仔细辨认一番,不由一愣。

  心里闪过一抹灵光,颜录立马心情喜悦,直接越过潘子和大奎,走到吴三省面前,笑道:

  “不知,可不可以借一个数码相机用用?”

  吴三省满脸狐疑,从大侄子那里拿来一个相机,递给了颜录,露出如沐春风的和善笑容,摆出一副很低的姿态,满不在乎道:

  “这个小玩意不值钱,还是从路边的废弃营地捡的,你能收下,这是我们的荣幸!”

  颜录也不客气,伸手接过,道了一声谢,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吴三省一眼,还特意在“谢谢”两个字上,加重了不少音调。

  闷油瓶皱了下眉头,旁边的吴邪几人则是一脸莫名其妙,不知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然而,吴三省双眸微眯,脸上原本和善的笑容却僵硬了一瞬,很快又恢复正常,只是冷冷地盯着颜录看了半晌,默默转过身,没有再多说什么。

  颜录也不在意,直接拿起数码相机,蹲在巨大的青铜棺椁旁边,低头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铭文,嘴里不由一阵啧啧称奇。

  他脸上露出兴奋之色,用相机不断拍照,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编好号码排序,没有任何遗漏,几乎将青铜棺表面的每片位置,都拍成了照片,把所有铭文记录成册。

  众人虽然诧异他的做法,却没人敢询问,只有一个人例外。

  不远处,闷油瓶轻咦一声,把玩下紫玉盒子,拋回给吴邪,注意到颜录的怪异举动,也立马趴到青铜棺椁面前,端详起表面的大量铭文,脸上同时露出了然之色。

  忙活了许久,终于将所有铭文全部用相机拍下照片,颜录终于松口气,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

  青铜棺椁上,其实还铭刻着两部书籍的详细内容,而且是那种大名鼎鼎,早已失传数千年的珍贵古籍。

  没想到机缘巧合下,古籍原本内容,竟然会出现在这么一座西周古墓里,当真是让颜录咋舌不已。

  正好,前身懂一点基础阵法,颜录也刚好准备深入钻研一番,这两部古籍,对他应该大有裨益。

  咔嚓一声,吴邪几人小心翼翼捧着紫玉盒子,发现没有上锁,打开一看,里面静静躺着两件东西。

  一卷镶金黄丝帛书,左起写了《冥公殇王地书》,边上有大片密密麻麻的小字。

  另外一物,则是一条鎏金的青铜鱼,做工精细,鱼的眉毛上,盘着一条海蛇,惟妙惟肖,正是原著里很关键的剧情物品——蛇眉铜鱼!

  “这怎么可能……”

  吴三省瞳孔剧烈收缩,捧着那件蛇眉铜鱼,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手臂略微有些颤抖,似乎回忆到了什么可怕之事。

  众人围绕那卷帛书,仔细研究,大声讨论起来。

  只有吴邪扭过头,发现了吴三省一闪而过的惊愕表情,顿时满头雾水,不知一向镇定自若的自家三叔,为何会如此惊慌。

  “他娘的!这鲁殇王的军师铁面生,也太奸诈了吧,竟然假死后,又偷偷把鲁殇王的尸体,从玉俑里扯了出来,自己钻了进去!看来刚才小哥杀死的,就是铁面生了!”

  “古代的倒斗惯犯鸠占鹊巢,却被自己鸡贼的军师铁面生,给阴了一把,鲁殇王真是活该!唉,把自己墓穴修建在周穆王的陵墓里,又坑死自己,胖爷我真心服了!”

  王胖子、大奎几人,听着吴邪拿起帛书,绘声绘色地翻译原文,不由各个拍手称快,脸上露出惊叹之色。

  吴邪突然奇怪道:“对了,周穆王,铁面生的尸体都找到了,那鲁殇王的尸体在哪里?”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