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十五章 天煞控尸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伴随桃木剑挥舞,一点鲜血立马射出,直接滴到尸体的天灵盖。

  刹那间,整个青眼狐尸剧烈颤抖,颜录每掐动法诀一次,宅院内部的温度就骤降几度,霎时阴风阵阵,冷彻骨髓。

  “血月横空,听我号令,启灵!”

  嘴里念念有词,颜录手心桃木剑一动,沾染些许麒麟血的剑尖贴在古尸盔甲上,轻轻勾勒出数道奇特符箓,看起来诡异至极,散发出某种魔力,不断拉扯附近的月光,使其汇聚到古尸头顶。

  周围光线猛地一暗,阴风呼啸,似乎能把人灵魂都吸进去。

  过去一个多时辰后,颜录停止掐诀,走到沐浴在月光下的尸体旁边一看,发现青眼狐尸五指紧握,面容无比狰狞扭曲,眼珠子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它盔甲表面的诡异符箓已消失,皮肤变得僵硬如铁,浑身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长长白毛,最起码有半指长,像一团头发一样,看起来极为恶心。

  “经过沐浴血月精华,和浓郁的天地灵气浇灌下,不断吸收淬炼,古尸如同脱胎换骨,再也不是盗墓笔记世界半吊子水平的普通粽子,现在终于完全蜕变成白毛僵了!不过,对于我而言,还远远不够!”

  颜录满意一笑,取出一个浸泡满黑狗血的大缸,将蜕变的古尸放入其中。

  滋啦一声,青眼狐尸噗通一下,大半身子没入粘稠腥臭的血液中,只露出一个脑袋,浑身立马剧烈颤抖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空气中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焦臭味。

  很明显,黑狗血对僵尸原本是有克制作用的,但颜录的养尸符箓发挥了功效,配合蕴含极阴之力的月光,不仅没让古尸受损,反而将无穷无尽的阴气、怨气、煞气、浊气,封锁在小小的大缸之中,不断凝聚发酵,催发其产生未知异变。

  仔细一看,青眼狐尸表面,皮肤青筋暴突,胸口一起一伏,犹如活物一般。

  它原本密密麻麻的长长白毛,开始渗透出黑褐色的汁液,看起来极为古怪。

  之后,等古尸在黑狗血内,浸泡了三刻钟,颜录又催动秘法,根据养尸玉简的记载,不断朝白毛僵体外,刻画出种种奇特符箓,直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天光渐亮,至拂晓时分才作罢。

  如此这般,颜录白天打坐修炼,用来代替睡眠,深夜则祭炼僵尸,使其吸收月华,和天地间自发聚集的灵气阴气怨气,以及其他污秽之气,不断锤炼古尸肉身。

  接下来事情很简单,他如法炮制,反复作法七天之后。

  这一夜,颜录拍手而笑,走到简陋法坛之前。

  他望着那具体型魁梧,面目狰狞,浑身长满黑色长毛,身躯比铁还坚硬,张开满嘴尖锐獠牙,不断吞噬月华的黑僵,不由得意大笑:

  “皮肤似铁,浑身黑毛,指甲如钩,可张口喷吐阴煞之气,这一头黑僵终于成了!它肉身的强横程度,估计最少相当于炼气三层修士!”

  刚才用神识扫描,发现惊喜远不止于此,这具青眼狐尸非常特殊,估计是在盗墓笔记世界里,吸收太多阴气,自身那种蛊惑人心,让修士产生幻觉的能力,竟然还大大加强了,简直是意外之喜。

  颜录心情大好,将青眼狐尸收进储物袋,准备以后多加祭炼,以便御敌之时,能操控自如。

  他如今修为低下,以目前的神识强度,只能勉强御使一只黑僵,要不然以颜录一贯的谨慎作风,怎么的也要淬炼出四五六七八头凶恶僵尸出来,将自己武装到牙齿,这样才更有安全感。

  眼见血月高悬,时间还尚早,颜录索性回屋,继续盘膝打坐,潜心修炼了一夜。

  次日清晨,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运功完毕,只觉身舒体泰,经脉内真气奔涌,没有丝毫疲惫。

  颜录吃过早点,直接向城门走去。

  此时天刚破晓,城门口热闹非凡,推车的,挑担子的贩夫走卒,手拿折扇的书生,丫鬟簇拥的千金小姐,扛锄头的,骑马的,赶牛车的,纷纷进进出出,摩肩擦踵,人来人往。

  颜录身穿灰色道袍,信步直走,越过形形色色的赶路商贩,顺着弯弯曲曲的黄土大道往城外行去。

  出了华亭县城,远处群山峰峦叠嶂,一片葱茏景象。

  顺着黄土大道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又拐入一条泥泞小道,翻过两座山头,远远就能看到一座鬼气森森的荒凉山谷。

  薄雾朦胧之中,沿途杂草丛生,时常有阴风怒号,遍地荒坟林立,随处可见诸多骸骨,人兽皆有,狼掏鼠盗,雨水冲刷,露出一截截残破的腐朽棺木。

  周围焦黑的泥土上,几株枯木矗立,光秃秃的扭曲枝干直插天空,夹杂一两声嘶哑难听的鸦叫,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县城外北侧的乱葬岗,据说以前曾是一处古战场,战死了数万人,时常有闹鬼的传闻,每到半夜子时,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阴气极重,鬼怪横行,根本无人敢靠近。

  穿过一片密林,颜录走到乱葬岗腹地位置,即使如今青天白日,也能隐约听到鬼哭哀嚎之声,薄雾朦胧,鬼影重重。

  他拿出摄魂幡,小心戒备左右,行不过半刻钟,果然遇到了几只游魂野鬼。

  这些魂魄浑浑噩噩,没有神智,呈现半透明的雾体状,漂在荒坟附近,只比普通人强一线,如今天光大亮,轻易就可拿捏。

  一见生人靠近,这些鬼物仰头咆哮,面目狰狞,龇牙咧嘴,立马兴奋的围拢过来,张牙舞爪地朝他飞扑,犹如围猎捕食的狼群,凶神恶煞。

  颜录催动真气,将摄魂幡当做鞭子,往几只游魂野鬼狠狠一抽,直打得它们鬼哭狼嚎,纷纷瘫在原地,连魂体都差点被震散了,立马老实许多。

  反手一拍储物袋,取出提前祭炼好的鬼玺,颜录掐动法诀,将其往半空一拋。

  一道道无形波纹散溢而出,小巧鬼玺罩住几只游魂,传来巨大的吸扯力道,朦胧青光中,瞬间将其吞噬一空。

  嗖的一声,鬼玺化作流光,落回颜录手心,表面的绿色铜锈剥落,散发出黑色阴气,隐约能看到几张痛苦扭曲的鬼脸,不断嘶吼咆哮,逐渐平息,化作温养法器的肥料。

  “还差了点,必须要捕捉一头主魂……”

  颜录皱了皱眉头,继续在阴气森森的乱葬岗,四处晃悠,不断捕捉落单的游魂野鬼,或许是此地灵气并不浓郁,顺风顺水下,没有遇到什么厉害鬼物。

  他非常不满,靠着摄魂幡和鬼玺合力,遇到的鬼物几乎全是炼气境以下修为,根本没有一合之敌,轻松就能解决收服,不费吹灰之力,但收获寥寥无几,不忍直视。

  辛苦忙活两三个时辰,除了捕捉到二十多头游魂,颜录始终没有更多收获,一直找不到强大点的鬼物,让他非常失望,却又无可奈何。

  身上汗流浃背,黏糊糊的一片,他掐诀施展小法术,将体表汗液蒸发,清风环绕周身,立马感觉舒爽不少。

  将气息凝实许多的鬼玺收入怀中,颜录走到乱葬岗最深处,寻找阴气最重之地,然后轻拍储物袋,取出了两具绿油油的浮肿腐尸。

  他深深叹口气,目中有些心痛,随即脸色变得无比坚定。

  颜录身上的炼尸之法,唤作天煞控尸术,传自于以前颜家的一位供奉客卿。

  据说那人有炼气后期修为,乃是一名被逐出师门的散修,一手炼尸控僵之术出神入化,甚至可与炼气巅峰的修士斗个有来有回,可称得上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奇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