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十八章 长元坊市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个堂堂炼气二层修士,身家竟然如此寒酸,加起来才堪堪破百,连一颗像样的丹药,或者下品符箓都没有,混得太惨了吧!”

  颜录暗骂一声晦气,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以前也算家族修士,自然身家不菲,对比无依无靠的普通散修来说,确实有着天然优势。

  要知道,九成九的散修生活一般都极为拮据,处于修仙界最底层,大多数穷困潦倒,为了维持日常修炼所用,有些甚至连一件法器都舍不得买,苦苦坚持,挣扎求存,整天做着有朝一日御剑飞行,长生不死的美梦。

  这两个家伙修为不高,能有如此身家,估计平日里鸡鸣狗盗,客串魔修打劫的恶臭勾当,做过不少,今天确实死的不冤!

  “颜家已经彻底覆灭,现在那个李氏筑基家族对其他余孽的追杀悬赏,估计还在凤阳郡内挂着呢。我已经沦为散修,以后日子不一定过的比他们好……”

  颜录苦笑一声,咱大哥不笑二哥,同是天涯苦逼人,处境都好不到哪里去,以后红尘滚滚,一起在修仙界最底层摸爬滚打,不知该怎么出头,日子难熬啊!

  不过,幸好自己还有金手指!

  轻轻舒口气,由于两具修士的残破尸体,已经断成数截,魂魄被抽离,根本不适合炼尸,颜录大手一挥,索性直接扔给黑僵当食物。

  “吼!”青眼狐尸低吼一声,看起来非常兴奋,一手抓过几条残肢断臂,开始大快朵颐,一顿狼吞虎咽,刹那间血肉横飞,场面看起来极为血腥。

  修士遗骸里,蕴含大量灵气,也是个好东西,对黑僵增强实力来说,大有好处。

  颜录将战场打扫完毕,用神识警惕地扫视左右,没有发现其他人跟踪,等黑僵将尸体处理干净,他立马起身重新出发。

  继续往前,行不过两个时辰,在一处迷雾缭绕的峡谷深处,颜录催动真气,默默掐几个法诀,一路左拐右绕,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走到一面悬崖峭壁前,用摄魂幡朝附近一扫。

  他信步直走,穿过对面用阵法幻化的屏障,眼前瞬间豁然开朗。

  不远处的位置,有着数座雄伟壮丽的山峰,山腰处云雾缭绕,隐约可见大片连绵不绝的亭台楼阁,仙鹤长鸣,瑞兽来往,处处奇花异草,好一片仙家景象。

  这里就是附近大名鼎鼎的长元坊市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型坊市,但却汇聚了附近方圆千里的修士,各个宗派、家族在此开设店铺,无数散修蜂拥而至,每天来往的修士保守估计,最少也有十万上下,热闹非凡!

  抬眼望去,山石孤悬,青檐飞角时隐时现,附近能看到许多形形色色,或身穿道袍,或作侠客打扮,气质不俗的男男女女,有老有少,从山谷各处峭壁入内,满脸风霜,估计都是一些底层散修。

  天空云层中,时不时能看到一些脚踩飞剑,白衣飘飘,或者御使其他法宝的修士化作流光,从远方天际而来,或者沿着低空地面,风驰电掣,迅速从山峰深处之中飞出,眨眼掠过颜录,引得下方徒步赶路的底层修士艳羡不已,纷纷发出惊呼。

  只有炼气中期以上修士,御使中品以上的飞行法器,才能做到短时间短距离的中低空飞行,自己目前只是炼气一层的渣渣,还差的远呢!

  颜录深呼吸一口气,缓缓松开握紧的拳头,心里突然燃烧起一股野望,他有朝一日也要御剑飞行,翱翔于天地,做个红尘不老客,修仙长生人!

  沿着山路往上攀爬,一些手持法器,面色坚毅的男女修士与他擦肩而过,行不过多久,颜录远远看到一座巨大的玉石拱门。

  以此为界,所有修士不管是谁,哪怕是可以用肉身凌空飞行的筑基强者,都必须老老实实徒步入内。

  坊市内不准御使飞行法器,一经发现,将会被执法队处罚灵石,逐出坊市,任何人不得违反。

  巨大玉石拱门高十丈,宽三丈,进进出出的修士络绎不绝。

  轻轻一瞥,在玉门附近还能看到一些三三两两聚集的普通凡人,有的打哈欠,有的则左顾右盼,虎视眈眈地盯着来往修士,表情贼兮兮的,似乎在挑选肥羊。

  这是本地的牙行人员,属于向导那一类的地头蛇,专门拉着初次来的萌新修士,给那些各个宗派、家族、散修的店铺送生意,兜售各种丹药法器符箓诸如此类。

  长元坊市内,除去天南地北的各种修士,数量最多的,就是那些专门为修士们服务的凡人了,有的是散修后裔,有的则是外面跑过来求仙问道的,父辈生活在此,接受一些散修团伙的剥削,每天做着自己能购买秘籍,或下一辈能修仙的美梦。

  “仙师大人,请问要不要我给您带路?坊市内哪家店铺丹药最划算,哪个地摊符箓最便宜,哪家宗派可以帮助炼器,或者哪里有珍贵的妖兽蛋拍卖,不管是什么需求,我都门清!”

  一名尖嘴猴腮,非常机灵的青年跑过来,连连点头哈腰,非常热情地围着颜录,嘴里叽叽喳喳,唾沫横飞,殷勤介绍道。

  “不用!”

  颜录眉头一皱,摆了摆手,淡淡道,说完就越过青年,信步走入了坊市。

  青年笑脸不变,最会察言观色,倒也算知趣,又点头哈腰一阵,热情地目送颜录远去,重新守在玉门附近,继续观察着其他来往的各色散修。

  经过玉门时,有几名守门的修士,颜录轻车熟路,直接将一枚灵石递过去,领取了一块通行令牌。

  坊市建在一处下品灵脉之上,又特意布置了聚灵阵,灵气比寻常地方浓郁许多,所以不管是何方修士,包括宗派修士在内,每月都必须缴纳一枚灵石,凭借通行令牌才能逗留,违者严惩不贷。

  当然,每月一枚灵石,其实非常划算,这也是长元坊市人气旺盛的原因之一。

  坊市内部街道宽敞,纵横交错,沿途有着许多店铺,有的是宗派、家族开设,少部分则是实力雄厚的散修所开,售卖丹药、法器、符箓、飞剑、功法、阵盘、炼器材料、天材地宝、妖兽肉、灵米等物。

  还有专门提供客栈、修炼室、洞府、青楼、讲道、茶楼之类的场所,真可谓包罗万象,只要能出的起灵石,应有尽有,任何服务都不缺。

  颜录一路走马观花,观察坊市内的繁华景象,不由看的眼花缭乱,心里大为赞叹。

  街道里人流穿梭不止,大部分是修士,少部分则是各个店铺招聘的凡人伙计,各行其道,颇为和谐。

  除去店铺外,街道沿途还能看到贩卖各类修仙物品的地摊,多如牛毛,随处可见,众多散修来来往往,蹲在地上挑挑拣拣,互相讨教还价,大声喧哗,那人声鼎沸的热闹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闯入了凡俗的菜市场。

  颜录随眼一扫,发现前方一处地摊,几个人吵得面红耳赤,其中一名华服少女双手叉腰,娇斥一声。

  众人似乎在争抢某件东西,但又顾忌巡逻的执法队,只敢动口,不敢动手,不断朝摊主加价,互不相让。

  他看的暗暗好笑,没想到修仙界也如此接地气,搞不好是几个托,在一起围着一个雏鸟榨油水呢。

  又走了一段距离,前方街道末端最显眼的位置,有着一个丹药摊位,附近驻足着二十来号散修,围绕着摊位挑挑拣拣,看起来人气颇旺。

  颜录眼前一亮,上次来坊市路过时,一位颜家长辈曾说过,这个地摊价格实惠,摊主炼丹手艺名气不俗,颇受很多散修追捧。

  就在此时,一道大嗓门突然响起,语气凶恶。

  “掌柜的,你这淬骨丹能不能便宜点,给老子一个面子!”

  一名满脸横肉,手持铜鞭,头发翠绿色的怪异大汉突然开腔,红褐色的双眸闪烁寒芒,面色不善道。

  “滚!本摊童叟无欺,一概不能讲价!哪凉快哪呆着去!”

  摊主是一名中年胖子,外表约莫四十多岁,名叫赵和,据说炼丹手艺属于家传,虽然是散修,但在长元坊市扎根甚久,妥妥地头蛇,一些宗派管事都得给他面子,自然不怵。

  他一双绿豆小眼,身穿皂衣,腰挂酒葫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赶苍蝇一样,看也不看大汉一眼,继续乐呵呵的招呼其他客人。

  “你!别后悔!”绿发大汉闷哼一声,面色勃然大怒,但似乎顾忌什么,只得恨恨撂下一句狠话,直接扬长而去。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