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魔……妖修……”

  颜录喃喃自语,眸底骇然,满是震惊之色,犹如被晴天霹雳击中,霎时呆若木鸡,久久无言。

  他只觉脑袋瓜子嗡嗡作响,身子晃了几晃,脚下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栽倒在地,惊险扶住地摊木桌一角,好悬没有摔倒。

  “多积攒点灵石哦,最近几年千万别出坊市,外面乱的很哩!”

  洪娇娇抿唇一笑,饶有趣味地观察着颜录反应,好心提醒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又开始热火朝天地招呼客人,俏脸上无比喜悦,似乎对今天的生意很满意。

  颜录脸色凝重,脑海反复回荡着弥天法旨几个字,暗暗想着自己心事,一路紧走慢赶,失魂落魄地返回了洞府。

  从前身记忆中,再加上一些玉简里的记载,颜录即使再迟钝,自然也知道邪魔和妖修这几个字,背后所代表的份量。

  毫不客气的说,每当邪魔和妖修现世,都是一场可怕至极的灾难,几乎只有用流血漂橹,伏尸亿万,这一连串血腥词汇,才能勉强形容一二。

  苍玄界疆域广阔,人族繁荣昌盛,以各大仙门为首,人族势力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界域疆土。

  而其他的区域,则是一些险恶的穷山恶水,蛮荒丛林,或者海洋湖泊,由于拥有无穷无尽的妖兽,和其他种族势力,所以人族很难染指。

  几乎每隔数千年,人族势力触及不到的某些隐秘洞天,或者小千世界中,不知为何,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人身兽首,以及人身兽魂等怪物组成的庞大势力。

  它们穷凶极恶,拥有很高智慧,也有各自的阵营和势力划分,每次入侵时,就犹如一浪高过一浪的汹涌潮水,疯狂向人类势力的疆域进攻,步步蚕食,穷追猛打。

  这些怪物组建军队,如同蝗虫过境,最爱食用人肉,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生灵绝迹,人修灭绝,连妖兽族群都不能幸免,手段之残暴,当真骇人听闻。

  由于不知对方具体出处,每隔几千年,这些邪魔都会死灰复燃,将战火点燃苍玄界各个角落,卷土重来,掀起滔天杀劫。

  到时,无数强大修士陨落,底层散修化作炮灰,杀戮和血腥,永无止尽。

  所以,人族势力,各大仙门,对它们深恶痛绝,通通将人身兽首的怪物,称之为妖修,那些人身兽魂的类人形生物,则被统一称呼为邪魔,对其严防死守,一经发现踪迹,就会直接击杀,用法旨通传各大宗门。

  最可怕的就是,这些邪魔和妖修无比奸诈,很擅长阴谋诡计,天赋异禀,会变化伪装外形,隐藏自己踪迹,每次发动声势浩大的战争,抢夺资源前,都会派出许多先锋精锐。

  它们伪装成普通人族修士,或者设计袭杀人族高层,偷梁换柱,替换身份,伺机潜伏在人族各个地域,默默等待契机,拉拢腐化,通风报信,故意混水摸鱼,贻误战机。

  在众多仙门势力中,这些隐藏很深的奸细,最爱制造混乱,动不动就屠城灭宗,喜欢伪装成魔修,给人族的魔道势力泼脏水、掺沙子,让人杯弓蛇影,防不胜防。

  “唉,多事之秋啊!”

  洞府内,颜录盘膝而坐,默默思考对策,一般而言,每次邪魔入侵时,整个苍玄界都将遍布战火,经历一场浩劫,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幸免。

  战争爆发后,短则持续数百年,长则千载,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元婴大能,也难逃陨落之危,无人能置身事外。

  距离上一次邪魔大战结束,颜录查阅资料,发现已经过去了八千多年,这一次卷土重来,恐怕非同小可,难怪弥天宗会降下法旨,而坊市内的氛围又如此奇怪!

  值得庆幸的是,根据前几次拉锯战争来看,每回从邪魔正式入侵,到真正爆发大战,都最少会提前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就将早早布局。

  然而这一次,如今才展露苗头,双方明显还在酝酿阶段,隐而不发,蓄积雷霆万钧之势!

  邪魔和妖修一族,它们都极为奸诈狡猾,一开始只会伪装成魔修,在人族势力范围里血祭屠城,鱼目混珠,到处搞事情,煽风点火,或者挑动内斗,让各个有世仇的修仙宗派互相攻伐,自相残杀,从而迅速削弱整个人族的总体实力。

  再接着,妖修惯用伎俩,就是使用大神通手段,配合诸多邪魔大能,一起合伙设计暗杀某位人族高层,行那狸猫换太子之计,里应外合,层层渗透,暗暗谋划铲除一些硬骨头。

  通常,每次爆发正式大战的关键时刻,总有一些人奸,或者伪装幻化的邪魔大能,突然临阵倒戈,一举重创人族联盟,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前两次邪魔大战时的真实案例,教训不可谓不惨痛深刻!

  以颜录猜想,估计现在还只是渗透阶段,距离大战爆发,最少还有几百年,或者上千年的缓冲期。

  弥天宗下达稽查法旨,通传各方势力,肯定是发现了邪魔活动的迹象,甚至是已经斩杀了一批渗透之敌。

  左思右想,颜录还是感觉不对劲,偷偷跑出去一打听,立马面如土色,心里哀叹:

  “唉,难怪最近风声鹤唳,听说距离此地万里之外,在半月前夜里,有几个小型坊市,包括一名金丹境老祖坐镇的中型宗派,竟然被夷为平地,实在骇人听闻啊!”

  躲在洞府内,颜录冥思苦想,最后终于想通了,脸上凝重之色消散许多,不由精神大振,豁然开朗。

  对于普通散修而言,邪魔入侵,既是一场灾难,也是一种机遇,到时人族同心协力,各个宗派人人自危,自然不会敝帚自珍。

  到时,为了拉拢各路修士当炮灰,共同守卫疆土,平时轻易不对外开放的珍贵丹药、典籍、功法、灵器等一应宝物,都会给所有人族修士开放。

  不仅如此,在人族联盟的统筹下,只要能击杀邪魔和妖修,就能获得无比珍贵的战争积分。

  届时在人族宝库之内,不管是什么价值连城的筑基丹,无比罕见的极品结金丹,一经现世就会引起腥风血雨的化婴九转丹,或者能让元婴大能争抢的渡劫丹,种种神功秘法,通天彻地的上古大神通法门,只要积分足够,任由你挑选!

  “危机与机遇并存,可惜,再好的机会,也得有命享用啊!”

  颜录双眸微眯,眼瞅倒计时即将归零,还剩余两天,他暗暗打定主意,这次穿越,一定要多搞点保命的东西,有备无患!

  以邪魔的猖獗作风,只要一被盯上,那别说躲在坊市洞府内,就是在弥天宗祖师殿内,也很可能给你灭掉咯!

  最糟糕的是,坊市外,偶尔还有一些混水摸鱼的人族败类,假借邪魔之名,而行魔修打劫恶行,肆意袭杀劫掠散修,尤其可恶!让众多散修不敢出门,人心惶惶,造成的危害性极大!

  若是不幸碰到,那估计得当场陨落,被抢劫干净,化作飞灰,尸骨无存!

  世道艰难,人心险恶,不可不防啊!

  颜录攥紧拳头,深深叹口气,正所谓居安思危,现在当务之急,一是要尽快提升修为,二是要多搞一点保命手段,努力做好万全准备,警惕面对暗处不可测的危机,迎接大争之世,千帆过尽,百舸争流,逆行而上!

  如今,颜录资质太差,灵石匮乏,短时间内,想快速突破境界基本无望,所以他准备在外物和功法秘术上,多多下功夫。

  想到就做,这一日,颜录揣着储物袋里的近百灵石,匆匆跑到坊市最繁华的地方,暗暗开始了精心谋划,准备做出个万全之策,迅速提升自身实力。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