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二十八章 暗藏玄机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身后十多人,立马惊呼连连,显然这宝马价值连城,世间罕见。

  不等颜录回话,铃儿含笑道:

  “想不到大宛国王也有事相求于我家侯爷,你既为使者,该直言不讳!”

  金袍胖子又是一礼,恭敬道:

  “吾国大君久仰尊侯剑法天下第一,欲请您至吾国任第一国师尊位,传授剑术于吾国,还请尊侯……”

  颜录高踞上座,脸上似笑非笑,开口打断道:

  “来人,叉出去,赏二十军棍!”

  金袍胖子脸色惊慌,汗如雨下,疾呼道:

  “侯爷,您……”

  铃儿娇斥一声:“都聋了吗,侯爷发话,还不照办?”

  大厅中,十多人面面相觑,突然一声铠甲摩擦声,从门外冲过来三四名黑甲护卫,脸色冷酷,不等金袍胖子反应过来,直接擒住双手,像拖死狗一样拽出去。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声,大厅众武者纷纷色变,脸上表情愈发恭敬。

  “紫衣侯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大宛、安息、身毒、交趾等异邦俱有人来,可见阁下之名,实是威震西域,四海所钦。这大宛国使者有眼无珠,冲撞了尊驾,确实该死!”

  人群中,一名始终不言不动、木偶般的褐衣人突然上前见礼,开口道:“在下木郎君,来自东方青木宫,参见侯爷!”

  “嘶!”众人听到此人名号,尽皆大惊失色,其中有几位江湖好汉后退半步,面含畏惧,似乎极惧怕此人。

  要知道,青木宫是五行魔宫之一,在江湖上威名赫赫,让人闻风丧胆,可夜止小儿啼哭,由不得不让人心惊胆寒。

  他一边躬身,一边打开一口檀木箱子,双手奉上,众人只当箱中必有奇珍异宝,定睛细看,竟只是寥寥数本经册,纸色也已枯黄。

  “晚辈奉上王羲之临佛经真迹,请侯爷笑纳!”

  褐衣人木郎君面容僵硬,推金山倒玉柱,又行了一个大礼,极为恭敬诚恳。

  颜录懒洋洋笑道:

  “确实有心了,你到底有何事相求,可以说来听听。”

  木郎君道:“家父日前不慎被白水宫妖女所伤,全身溃烂,神功将散,普天之下,唯有尊侯所独创之‘培元丹’可医治,在下不远千里而来,拳拳孝子之心,还请尊侯赐给些灵药。”

  颜录似笑非笑,正想开口,突听一人大嚷道:

  “不行不行,困难困难……”

  一个人兔鹿般连蹦带跳赶了过来,木郎君面露嗔怒,定睛细看,忽见人群一阵骚动,一个身穿白袍、黄发碧目之人纵身跃出,身法奇诡,怪异绝伦,轻灵迅疾,口音纯正道:

  “我乃居鲁大士,奉安息大王之令,为侯爷您献上贺礼。在下比那甚么郎君先进殿,侯爷慧眼如炬,还请观看小的礼物,再行定夺!”

  木郎君勃然大怒道:“化外蛮夷,也敢来多事?”

  居鲁大士并不理睬,双手一拍,四周白衣黄发人抬着两只大箱子,打开一看。

  一只珠光宝气,装满了黄金翡翠,另外一个则装了一条华光闪闪的地毯,上面织了后宫行乐图,千百个人物织得栩栩如生。

  厅中无论男女老幼,望着缓缓摊开的华贵波斯地毯,不知不觉间都瞧得痴了。

  居鲁大士得意洋洋,傲然瞅了瞅众人,缓缓道:

  “侯爷,我邦所求有二,非常简单,一求尊驾,三年内莫将那‘培元丹’送给任何一人!”

  木郎君厉喝道:“好混账的东西,莫非专门与我捣乱么?”

  铃儿拉住了他,笑道:“我家侯爷未必会答应他,不过区区毛毯,再加一堆黄白之物,没甚么稀奇。”

  颜录眼皮一抬,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意味深长道:

  “你倒打的好主意,说说吧,第二件事所求为何,不妨一起说来听听。”

  居鲁大士又是躬身一礼,微笑道:

  “我家大王,希望和侯爷合作通商,共掌西域诸国的丝绸之路命脉,还请尊驾成全!”

  铃儿杏眼一瞪,俏皮笑了笑,代颜录开口,呵斥道:

  “你好大胆子!一件破毛毯,半箱黄白之物,就想接管我家侯爷麾下一半的生意?痴人说梦!”

  居鲁大士拱了拱手,没有丝毫惊慌,又命手下拖来一口大木箱,缓缓打开。

  颜录饶有趣味,用手撑着下巴,面含淡淡微笑,似乎在看猴子耍杂技。

  箱子开启,传出一阵悠扬乐声,一个身长三尺的侏儒手捧五弦琴,滚到颜录面前,挥弦作乐。

  这侏儒身形矮小,但面容如成人,众人见之,不由啧啧称奇。

  不想,侏儒跃出,箱子里竟缓缓伸出一只纤纤玉手,美胜春葱的皓白手腕上系着一串金铃。

  铃声一振,露出了藕白手臂,接着一个身披纯白轻纱、满头环佩叮当的西域美人,随轻柔乐声,自箱子里婀娜而起。

  她满头金发,一双魅极艳极的眼波,眸底带着翡翠绿,肌肤雪白,粉光致致,温香滑腻,曼妙起舞。

  那窈窕诱人的身子柔若无骨,轻纱曼妙,隐约可见她浑圆小巧的腰肢正在轻轻微颤,无比撩人,让众人看的心旌神摇,如此绝世尤物,世所罕见。

  “想不到化外夷狄之邦,竟也有如此美女……”一个个武者瞪大了眼睛,半晌移不开目光。

  轻纱飘飞,玉肤隐约,舞姿妖艳,金发美女双手前伸,拜伏在地,用极不标准的口音,脆声道:

  “奴……家艾菲尔,拜见侯爷!”

  发现颜录在安静欣赏,并未搭话,铃儿有些醋意,暗地里跺了跺脚,冷笑道:

  “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位姑娘说话似乎有些酸溜溜的,”居鲁大士面色不变,笑道,“此乃吾国第一美女,姿色无双,歌舞俱绝,今日献于侯爷!”

  颜录看了半天热闹,脸上表情突然收敛,冷酷道:

  “你是西域拜火魔教在中原的分部之人吧?”

  “什么?”

  “贼子,竟然是你这魔教余孽!”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惊叫,恶狠狠地盯着居鲁大士,神色不善。

  眼见居鲁大士面色微变,颜录笑了笑,轻轻伸出手掌,一股无比霸道的气流窜出,地面的空箱子受不住巨力,突然四分五裂。

  轰隆一声!

  众人诧异,只见木箱子碎裂,竟然露出了一个被捆缚双手双脚,封住穴位,浑身动弹不得的黄发白袍之人。

  他被点了哑穴,等看到周遭景象,立马奋力挣扎,愤怒且怨毒地盯着那名居鲁大士,双目喷火。

  人群骚动,齐齐吃了一惊,谁也想不到,这个大木箱子里,除了侏儒乐师,金发美女,竟然还藏了一个被绑住的波斯男人。

  颜录冷眼旁观,一点也不奇怪,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当下戳穿居鲁大士的小把戏,也不再多言。

  他神识敏锐,早就洞穿了此人的来历身份,不由兴趣大增。

  铃儿娇斥道:

  “他才是真的居鲁大士,你到底是何人?”

  木郎君眼见场面突变,不由暗暗心喜:“紫衣侯当面,这西方魔教好大胆子,竟然敢戏弄众人,简直是找死!”

  颜录双眸微眯,感受到扶手突然震了三下,心中一动,立马意兴阑珊,摆了摆手,冷冷道:

  “跪下,本座可以饶你不死!”

  居鲁大士抬起头,望着附近面色不善的众人,边听边笑,缓缓道:

  “哎哟,侯爷心肠真硬呢,怎么不懂怜香惜玉?”

  众人闻言,望着居鲁大士那满脸络腮胡子,以及丑陋的五官,不由心中泛起恶心,差点当场呕吐了出来。

  “你们这些人啊,一名既绝美又懂诗词弹唱、能文能武、能谈能歌的美人在前,竟然有眼无珠!侯爷果然厉害,看来只有你看破了在下的伪装呢!”

  居鲁大士微微一笑,在众人惊诧目光中,突然解开了衣襟,脱下了白袍,露出一个身穿粉色紧身衣的绝美酮体。

  众人齐声惊叫,再看这“居鲁大士”已将满头黄发扯下,露出漆黑青丝,揭开人皮面具,展露后面的绝美容颜,秋波明媚,竟然让旁边的金发美女黯然失色,相形见绌。

  大厅之内,四面八方,无论男女长幼,竟都被她这绝世美貌给惊呆了,张口结舌,愣愣无言。

  木郎君突然大喝,怒骂道:

  “水天姬,好你个贱人,我当是谁来与某家捣乱!我宰了你!”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