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三十四章 割鹿刀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主人,请您张嘴。”

  艾菲尔吐气如兰,满头金发披肩,一双翠绿眸子媚眼如丝,动人娇躯充满西域风情,将一颗葡萄剥了皮,用两根晶莹粉嫩的玉指夹住,送到了颜录口中,

  那种温润滑腻的奇妙触感,瞬间让她心中一荡,呼吸变得急促,美眸波光流转,俏脸含春,雪白肌肤粉嫩可人,几乎能掐出水来。

  铃儿俏皮一笑,也不甘示弱,露出那双纤秀的白嫩脚丫,走到颜录身侧,轻轻用脚趾去挠他脚心。

  颜录缩了缩脚,睁开双眸,轻叹道:

  “铃儿,看来你也学坏了。”

  两女对视一眼,纷纷捂住红唇,噗嗤一声,脸上绽放出璀璨的微笑。

  舒口气,颜录又伸了个懒腰,尝一口招牌菜红烧狮子头,朝铃儿两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坐下。

  他扭头往窗外看去,不由双眸微亮,轻笑道:

  “等了这么久,鱼儿终于要上钩了。”

  此刻,时间还不到黄昏。

  街道尽头,突然来了一辆黑漆马车,四马奔驰,来势极快。

  健马一声长啸,马车稳稳停在对面的酒楼门口。

  从马车上,第一个走下了白面微须的中年人,圆脸含笑,他正是先天无极派的掌门人,一手先天真功,八十一路无极剑法,名震天下,唤做赵无极。

  第二个人,是一名白发老人,叫做屠老爷子。

  他身穿灰布棉袄,手上一杆旱烟袋,像是个乡下老头,但双目有神,威势逼人,坐镇关东四十年,乃是“天下第一打穴名家”,人送外号关东大侠屠啸天!

  第三个下车的,是个枯瘦欣长、高鼻鹰目的道人。

  他衣着华贵,背后一柄绿鲨鱼皮鞘,手握奇形长剑,一双三角眼上翻,目中无人,戾气极重,乃是海南派高手海灵子,一身剑法迅急诡秘,杀伤力惊人。

  紧随其后,走下来一名独臂人,身高五尺,脑袋硕大,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一双死鱼眼,手里提着一个长方形的黄布包袱,乃是“独臂鹰王”,一手鹰爪功出神入化,开山劈石,又快又准。

  这四人一下车,就直接来到二楼靠窗的房间,这里位置最好,可一览窗外风景,正好在斜对面。

  颜录眼皮抬了抬,随意扫视,凭借极好的视力,透过那扇洞开的木窗,能清晰观察到四人的一举一动,不由哑然失笑。

  过了没太久,一名身穿青布衣服,容颜绝美的少女,走到了屠啸天身边,一边推杯换盏,一边劝酒,将四人灌得酩酊大醉,开始拍桌大笑。

  突然,噗通一声!

  除了独臂鹰王,其余三人打个酒嗝,身子摇摇晃晃,瞬间趴在桌上,发出雷鸣般的打呼声,竟似乎是醉死过去。

  独臂鹰王司空曙脸色狰狞,嘿嘿淫笑:“风四娘,放弃反抗吧,我会好好疼你的!”

  风四娘全身发麻,连半点力气都没有,望着木匣里雪亮的刀光,不甘心道:“你,你刚才是装的!”

  “你醒悟的太晚了!”

  独臂鹰王狞笑一声,用手抓住风四娘踢来的一脚,狠狠一扭,立马疼得风四娘脚踝剧痛,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

  “畜生,你这老不死的畜生,快放开我!”

  风四娘梨花带雨,一边哭,一边笑,一边骂,疼得几乎痉挛,想飞出银针偷袭,但整个身子酸麻无比,已经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独臂鹰王面露淫笑,竟想侮辱自己清白。

  就在她羞愤欲死,几乎要晕过去时,耳边突然听到了一道温和无比的声音,恍如天籁。

  “唉,你这老不羞,看在萧十一郎的面子上,现在先废你一条大腿。”

  只听“砰”一声,窗子被撞开了。

  一道迅疾无比的流光射来,发出急促音爆,勾魂夺魄,直插独臂鹰王眉心。

  “啊!”

  独臂鹰王怒目圆瞪,拼命扭动身子,竭力躲避,猝不及防下,噗嗤一声脆响,瞬间血流如注。

  “你是什么人?”他又惊又怒,跌倒在地,抱住自己血流不止的大腿,痛苦闷哼道。

  “你没资格知道,”颜录依靠在门边,用眼角瞟着艰难扭头,不断擦着眼泪的风四娘,不屑道。

  “谢谢你!”

  风四娘扶着木桌,握住那把雪亮长刀,俏脸上泪痕全干,满含感激,左手掩着衣襟,娇笑道:

  “独臂鹰王,等下会有人帮我教训你的!这把割鹿刀,就算做赔礼了!”

  话音未落,又有一名蓝衣人,从窗外飞身跳入了房间,他甫一站定,就轻轻叹口气,反手一削,一条雪亮的刀光匹练般飞出,直切独臂鹰王脖子。

  这一刀实在太快,当真快到不可思议。

  独臂鹰王大惊失色,竟然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翻身后掠,因为大腿受伤,行动不便,只觉肩膀一疼,退到了角落,惊疑不定地望着颜录三人,厉声喝道:

  “你们是一伙的?”

  蓝衣人抬起头,看了看浅笑的颜录,又瞅了瞅气鼓鼓的风四娘,苦笑一声,不再多言。

  颜录饶有兴趣,仔细观察,发现此人气质懒散,穿一套蓝布衣裳,已洗得发白,腰带上随随便便插着一把刀鞘,看起来非常陈旧。

  蓝衣人气息深沉,朝颜录点点头,随后一屁股坐木桌上,右脚翘得老高,鞋底上能看到有两个大洞。

  他扭头瞅一眼脸色紧张的独臂鹰王,眸底闪过一抹冷色。

  “气死老娘了!”

  风四娘飞起一脚,踢在蓝衣人身上,又冲上去,在他肩膀狠狠咬一口,板着脸,破口大骂道:

  “臭萧十一郎,笨萧十一郎,你个黑心烂肺的大混蛋,之前为什么不早点来?都怪你,刚才要不是侯爷相助,老娘我的清白,就要毁在这老畜牲手里了!”

  萧十一郎不闪不避,任由风四娘发泄愤怒,他叹口气,对颜录躬身一礼,拜道:

  “多谢侯爷相助之恩,在下无以为报,无论何事,任凭您吩咐!”

  “无妨,”颜录摆了摆手,脸上笑眯眯的,望了一眼木桌上呼呼大睡的三人,轻笑道:

  “本座早就看独臂鹰王不顺眼了,这老小子,厚颜无耻,该打。再说,半个多月前,你家四娘被我打伤,今天算是扯平。”

  “谁……谁是他家……”风四娘俏脸一红,无比羞恼,狠狠捶了下萧十一郎胸口,拿起从独臂鹰王处抢过来的木匣长刀,她眼珠子乱转,刚想趁机溜走,突然听到一声大喝。

  “好你们三个毛贼,胆大包天!什么侯爷,四娘的,今天一个也别想走!”

  独臂鹰王嘿嘿冷笑,掏出一枚淬毒的铁爪,阴狠地盯着颜录,眼神怨毒,似乎恨不得啃噬他血肉。

  “可惜,武功差就算了,眼睛还瞎了。”

  颜录摇摇头,不等萧十一郎说话,突然伸出一只修长的白玉手掌,轻轻拍出。

  轰!

  独臂鹰王脸色惊恐,全身突然动弹不得,瞳孔急骤收缩,只觉一股恐怖气流袭来,眼前一黑,立马失去了意识,后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