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三十七章 十八层阴地大法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十一郎目光一变,表情无比凝重,眸底忧心忡忡,显然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本座有点私事,你们退下吧。”

  颜录摆了摆手,抱紧怀里不断挣扎的水天姬,感受那软绵绵的玲珑曲线,笑道。

  “侯爷,那我们先告退。”

  萧十一郎嘴角抽搐,拉住失魂落魄的风四娘,急急忙忙下了楼,跑得比兔子还快。

  封住水天姬的周身穴道后,颜录轻咳一声,伸手一甩,运用巧力,将其轻轻扔到了木桌上。

  霎时,她香臀高高翘起,曲线毕露,配合那楚楚可怜的委屈表情,当真让人心动不已。

  颜录面无表情,冷冷扫一眼水天姬,走到窗边,背负双手,开口道:

  “计划进行得怎么样?”

  嗖的一下。

  木桌上,水天姬浑身酥软,动弹不得,立马睁大双眸,发现空无一物的房间里,突然出现了数道黑影,纷纷半跪在地,浑身散发出隐晦的杀气。

  为首一道黑影恭敬道:“启禀教主,天宗埋伏在附近的三十多名江湖高手,都已经被属下们活捉了。”

  颜录转过身,点了点头,笑道:

  “很好,将其全部送到李国手那里,就说新的白羊到货了。让他放心大胆使用,血遁秘术的优化进度,不能拖得太慢!还有,把这三个废物也带走!”

  “属下遵命!”

  众人齐齐应道,随后飞快扶住地面昏迷的屠啸天三人,身影迅速几个闪烁,从窗边飞跃而下,很快消失在街角。

  过了许久,颜录上前几步,将水天姬绵软无力的娇躯扶起来,望着那张羞怒交加的俏脸,哑然失笑道:

  “至于你,屡次算计于本座,以后也别回去了,就当我的暖床丫鬟吧。”

  “你……你休想!”水天姬咬紧红唇,表情泫然欲泣,羞怒道。

  颜录表情古怪,沉默许久,突然哈哈大笑,冷冷道:

  “哼,这可由不得你!区区一名霍乱江湖的女魔头,武功马马虎虎,就是太过愚蠢。也罢,未免继续出去惹是生非,到处害人,你后半辈子还是哪也别想去,老老实实跟在我身边,将功折罪吧。”

  “你!”

  水天姬凤眸怒瞪,娇躯气得直打哆嗦,刚想破口大骂,突然怒气攻心,眼前一黑,终于直接晕了过去。

  “这妮子,竟然这么不经逗,怎么还有脸自称女魔头呢……”

  颜录微微一愣,顺势抱紧水天姬的柔软身子,向窗外纵身飞跃,闪烁数下,身法鬼魅如同幽灵,瞬息出现在百米外的巷尾,隐没无踪。

  ……

  一间装饰奢华的暖阁内,正中坐着个面貌极俊美,衣着华贵,肤色如玉的男子。

  旁边有四个丫鬟服侍,一人手捧形式奇古的高冠,一人打扇,还有两人捶腿捏肩。

  走到近前,才能发现这个人身材很矮,矮得出奇,竟然是个侏儒,但配合一身的帝王贵气,却会让人很容易忽略其身高,坐着的时候,看来仿佛还比别人高些。

  左右仆役,没有人敢多看他第二眼,因为一个喜欢戴高帽子,打扮如此怪异的人,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正常,一定很怕别人注意到他的矮,你若多看两眼,他会觉得你将他看成怪物,从而恼羞成怒。

  这个人看来还年轻,但仔细瞧,才发觉眼角有了鱼尾纹,保养极为得法。

  暖阁屏风后,有个身穿纱衣的美女,正在小解,秀眉微蹙,弱不禁风,仿佛刚经雨露,雨打风吹,甜蜜中带着三分娇羞。

  似乎察觉到什么,哥舒天缓步离座,摒退了旁人,面带王者威严,沉声道:“出来吧。”

  嗖的一声,木窗洞开,射进来一道青衫人影,速度极快。

  “徒儿罪该万死!”

  青衫人半跪在地,浑身染血,剧烈咳嗽两声,娇躯摇摇欲坠,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势。

  “师尊,割鹿刀已被一伙不明势力暗中抢走,他们武功奇高,身法鬼魅,徒儿麾下的精锐,刚一接触,就已全军覆没。即使是人上人和厉青锋他们,也完全不是这伙人的对手。”

  小公子轻抿红唇,羞愧地低下头,脸上的人皮面具破碎大半,能看到半张娇媚俏脸,露出一双灵动的秋水剪瞳,令人心生怜爱。

  她跪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重重磕头道:

  “徒儿有负重托,还请师尊降罪!”

  “是谁将你打伤的?”

  哥舒天背负双手,说话时声音柔和,动作和姿势优美无比,一举一动隐然配合节拍,淡淡开口道。

  小公子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犹豫了半晌,咬牙道:

  “是……紫衣侯将我打伤的!还有萧十一郎,如果没有他们掺和,徒儿的计划早就成功了!”

  “紫衣侯……紫衣侯,竟然是他!”

  哥舒天面无表情,突又笑了笑,笑得很奇特,身影一动不动,目光阴冷,好似听到了一个很刺耳的名字。

  过了很久,他扭过头,凝视着小公子,缓缓道:

  “也许我知道那伙不明势力是谁了,世上没有几个人敢在我天宗面前撒野!去把萧十一郎引过来,这么好的玩具,可不能轻易弄坏。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他发疯的样子了。”

  说完,哥舒天仰面而笑,表情说不出的冷酷,隐约带着三分暴戾和疯狂。

  “徒儿遵命!”

  小公子娇躯一颤,赶紧躬身拜倒,显然对师尊极为畏惧。

  她眸底闪过孺慕之色,顾不得体内伤势,蹑手蹑脚退出暖阁,又轻轻合拢好雕花木门。

  哥舒天走到桌边,饮尽了杯中酒,笑容收敛,忽然沉下脸,喃喃自语道:

  “紫衣侯,本座的十八层阴地大法已入化境,早就今非昔比,这次看你怎么跟我斗!”

  ……

  “主人,最近江湖上发生了很多大事呢!”

  铃儿巧笑嫣然,站在青玉案后,伸出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帮颜录捏着肩膀,打趣道。

  “哦?”颜录放下狼毫笔,吹了吹纸条上未干的墨迹,装入密封的小圆筒,打开墙壁上的机关,塞到了特殊的传送装置内,淡笑道:

  “你这丫头,竟然来吊我胃口,不妨说来听听。”

  他神态悠闲,身后瓶里插着几枝茶花,房间环境非常清幽,朴素且雅致。

  “奴婢可不敢,”铃儿笑嘻嘻的,耳坠上的金铃叮当作响,她眼珠一转,附在颜录耳畔,口中笑声不停,甜甜道:

  “最近江湖流传,自从大半月前,割鹿刀被一伙不明势力劫走后,听说数日前,天下第一大盗萧十一郎,又和武林第一美女沈璧君搅和到一起,目前感情急剧升温,如胶似漆,惹出了许多风浪哩。”

  说完,铃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面上的笑意几乎控制不住,差点笑弯了纤腰。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