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三十九章 种因得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05 14: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数墙之隔外。

  颜录闲庭信步,转过回廊,来到了一处灯火通明的大厅。

  厅里喧闹异常,时不时传来激烈搏斗声,劲风四溢,似乎对战陷入了白热化。

  伴随啊的一声惨叫,颜录微蹙眉头,走入了大厅,他发现周遭一片狼藉,桌椅碎裂满地,空气中残留着暴虐的可怕刀气。

  只见上首位置,头戴奇特高冠、身穿华衣的逍遥侯哥舒天,正盘踞在蟠龙交椅之上,他目光冷厉,轻蔑地盯着面前众人,仿佛在欣赏一群小丑。

  萧十一郎、风四娘、沈璧君等几人瘫倒在地,口鼻溢血,脸色惨白,似乎刚刚被打成了重伤,一时面如死灰,动弹不得。

  颜录踱步上前,轻轻瞟一眼众人,不由表情讶然。

  “为什么?当初你为了得到我,为什么要伤害我、霸占我,到底为什么?!现在又抛弃我!难道男人都这么喜新厌旧?都这么绝情吗?!”

  小公子俏脸苍白,咳出两口鲜血,死死抱住哥舒天的右腿,表情狰狞扭曲,无比痛苦,她悲呼出声,犹如杜鹃啼血,令人于心不忍。

  “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

  她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好像还不敢相信事情是真的,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师尊手里,死的如此简单,仅仅是因为自己吃醋,多追问了一句。

  小公子吃吃一笑,娇躯慢慢向地面滑倒,无力地松开了双手,嘴角露出一丝甜笑,表情癫狂,柔声道:

  “师尊,你的心坚如铁石,当初既然使用手段,强迫让我爱上你,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我该谢谢你,原来死竟是件这么容易的事,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辛辛苦苦地活着呢?当初你派人灭我全家时,我就不该奢望着报仇,跟沈璧君一样傻,你说是么?对了,我其实早就有了你的骨肉,刚刚两个月。不过,现在不重要了……”

  小公子喘息着,大声狂笑,口鼻中不断溢出鲜血。

  她痴痴望着哥舒天冷酷的脸庞,话语里有说不出的缠绵爱意,更有浓得化不开的怨恨,俏脸表情说不出的得意,说不出的畅快。

  最终,她头一歪,失去了呼吸,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似乎终于获得了解脱。

  “愚蠢至极!”

  哥舒天笑容邪魅,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也不看脚边小公子的尸体。

  他眼中夹杂残忍的狞笑,冷冷扫过重伤的萧十一郎几人,脸上表情很满意,望着一步步走进来的颜录,微笑道:

  “紫衣侯,你终于来了!你说,我是该直接杀死这几个人,还是继续将他们囚禁起来,关在玩偶山庄里,每日肆意玩弄取乐呢?”

  话音未落,萧十一郎、沈璧君三人,全身已完全僵硬、麻木,浑身剧痛潮水般袭来,他们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窜到脊背,如坠冰窟。

  颜录面无表情,目光凝视着哥舒天,不咸不淡道:

  “逍遥侯,你的武功确实很高,十八层阴地大法,也不愧为奥妙无穷的神功!这些年来,你建立天宗,命令小公子广结党羽,控制诸多武林高手,企图独霸江湖。为了保守秘密,你甚至不惜下手杀害自己的嫡亲妹妹哥舒冰。不过,或许你不知道,她此刻正在为我效劳。你有什么弱点,本座一清二楚,不过,我不屑于利用针对。想击败你,易如反掌。”

  萧十一郎、沈璧君几人,越听越心惊,尽皆无比惊愕地望向哥舒天,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天公子哥舒天,暗地里竟然是如此一个阴险、毒辣、可怕的人,为了独霸江湖,更因为嫉妒心作祟,嫉妒哥舒冰不是侏儒,竟然连自己的嫡亲妹妹,也不放过!

  他根本不是人,是鬼,是比鬼还可怕百倍千倍的妖怪!

  自己几人,若是真落到他手里,那活着还不如死的好!

  萧十一郎脸色震惊,若非亲耳听到颜录揭穿哥舒天的真面目,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天底下,竟然会有一个如此可怕的人,不仅武功高到令人绝望,而且心肠比蛇蝎还歹毒、还要更阴暗!

  “哼!”一开始,听到颜录的夸赞,逍遥侯还面露得意之色,等听到妹妹哥舒冰的名字时,他表情逐渐僵硬,眸底神色狰狞且怨毒,最后叹了口气,目光闪烁,悠然笑道:

  “紫衣侯,看来你知道得不少,一个人知道得太多,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嘿!”颜录催动真气,没有接话,默默使用一种武功擒龙控鹤与法术御物术相结合的秘术,手心传出巨大的拉扯力,将重伤的萧十一郎三人,迅速推到了大厅角落。

  他浅浅一笑,手心摄来上首木桌上的一杯美酒,轻轻嗅了嗅,将酒杯放在指尖慢慢旋转,冷冷道:

  “哥舒天,你太过自负,也太过自傲。区区井底之蛙,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竟然自以为天下无敌,高手寂寞,简直可笑。这一杯美酒,被小公子下了化功散,你既然无福消受,不敢吞服,我就敬你一杯!”

  话音未落,颜录一饮而尽,将酒杯捏成粉末,又轻轻一吐,将美酒化作一道凌厉冰箭,飙射而出,风驰电掣,迅疾异常。

  “紫衣侯,今天就让你瞧瞧我十八层阴地大法的厉害!”

  哥舒天笑了,笑得很奇特,身子一动不动,等恐怖冰箭即将临身,将自己射个对穿时,整个人突然一扭,化作一大滩流动的漆黑色液体。

  他迅速化作残影,周身大滩粘稠液体缠住冰箭,狠狠往前一甩。

  咻!

  冰箭发出急促音爆,立马倒飞而回,以更快更疾的速度,一掠而过,狠狠插入颜录胸膛。

  当啷炸响!

  那支冰箭末端剧烈颤抖,飞快刺破颜录的无形气墙,插入白色儒衫内,去势不减,其恐怖威势,勾魂夺魄,摧金折锐,引得远处的萧十一郎几人,脸色狂变,惊骇欲绝。

  “不错,你这门功法确实奇特邪异,值得我专门研究一下!”

  颜录长长吸了口气,冰箭噗嗤一声,高速旋转着飞出,撞上墙壁,粉碎,跌落。

  他表情淡然,一身白色儒衫毫发无伤,显然与逍遥侯互相试探的第一招,难分伯仲。

  轰隆一声!

  大滩流动的漆黑色粘稠液体落地,陡然重新化作哥舒天的模样,他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

  “嘿,天下第一剑客?紫衣侯,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记得必须全力以赴哦,努力挣扎,努力取悦我吧!要不然,就凭刚才的三脚猫功夫,本公子怕一不小心,就会将你弄死。哎呀呀,以后如果少一个强劲对手,我会很难过的!”

  萧十一郎三人闻言,脸上露出绝望之色,喃喃自语道:

  “不可能!绝无可能!以侯爷的武功,他怎能如此轻松接下,而且毫发无损,还口出狂言?!”

  “是吗?要杀你,又何需用剑?”颜录背负双手,望着重新化作大滩粘稠液体,朝自己迅速扑来,速度鬼魅、飘渺不定的哥舒天,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叹口气道:

  “井底之蛙,就是井底之蛙!也罢,本座今天就不跟你玩了!”

  话音未落,颜录目光微寒,伸出了一只右手,身影瞬间模糊,化作一条迅疾无比的黑线。

  刹那间,大厅内出现了数十道人影,摆出不同姿势,每个都跟真人一样,惟妙惟肖,这是身体由于穿梭速度太快,而在半空留下的残影。

  由此可见,此时颜录的身法究竟快到了何种程度,就算是当今的天下第一轻功高手,也不及他之万一!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