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五十四章 霸绝人间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1 11: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出庭院,来到一处后山僻静的角落,附近竹林摇曳,极为幽静。

  明月冰盘高挂半空,撒下银霜般的皎洁月光,将附近照的亮堂堂一片。

  耳边虫鸣阵阵,一片万籁俱寂。

  颜录闲庭信步,拐过楼阁,走到一处低矮山坡前,远远就看到一个人,正懒洋洋躺在草地上,双手抱头。

  他的脚翘得老高,鞋底上有两个大洞,仰面朝天,凝视着皎洁皓月,嘴里轻哼着那首极为悲凉的曲调,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意境,婉转悦耳,扣人心弦。

  颜录默不作声,走到此人七八米外,远远站定,仔细打量两眼,不由莞尔一笑。

  此人是一名中年男子,眉毛很浓,鼻子很直,约莫四五十岁左右,满脸胡渣,看起来极为不修边幅,他穿着洗得发白的蓝布衣裳,腰间随随便便系根布带,腰带松松垮垮的插着一把刀,浑身有一股野性魅力。

  这把刀毫不起眼,拥有古雅而陈旧的刀鞘,连柄长不过两尺,隐约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煞气,震人心神。

  颜录信步直走,来到男子身边,一屁股坐下,也手捧后脑勺,躺在草地上,欣赏着天空皓月,轻声笑道:

  “萧十一郎,没想到这二十多年来,你的功力已经深厚到如此地步,果然没让本座失望!而且,只用了短短十天功夫,这把割鹿刀在你手里,就已心意相合,达到了人刀合一之境,你确实是一名刀道方面的旷世奇才!好好好!也不枉费本座的一番苦心!”

  “鄙人在您面前,不过就是班门弄斧罢了,”男人叹口气,用手揉了揉脸颊,分开两根手指,指缝间露出一双发亮的眼睛,眸底充满了复杂神色,迟疑道:

  “侯爷,这把割鹿刀如此珍贵,还是请你收回去吧。我,欠你的人情,这一辈子也还不清。”

  “不,从今以后,你不会再欠我什么人情,本座很了解你。”

  颜录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仰天长笑道:

  “听说前几年,你和风四娘、沈璧君她们,已经各自生了个大胖小子,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千金小姐?怎么样,当父亲的感觉不赖吧。”

  “多谢侯爷,”萧十一郎身子一缩,整个人突然纵身而起,盘坐在地,取下腰间割鹿刀,怔了半晌,似乎想到什么美好回忆,发亮的眼睛里泛起笑意,轻笑道:

  “君儿和盈儿这两个小家伙,非常调皮捣蛋,在前几年满月酒时,收到侯爷派人送的礼物后,他们打小都非常喜欢,这段时间整天缠着我,叫着嚷着要一起来见紫衣侯伯伯呢。”

  “喜欢就好!”

  颜录点了点头,脸上笑意突然逐渐收敛,变得冷峻且严肃,淡淡开口,意有所指道:

  “你刚才哼唱的那首小调很不错,本座很喜欢。看来,你心里是打定主意了?”

  “这……”

  萧十一郎闻言,浑身一震,勉强笑了笑,深深叹口气,抱拳告罪道:

  “侯爷待我恩重如山,在下无以为报,本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唯独侯爷要我做的这件事,请恕我万万办不到!还请……侯爷,再换一个条件吧,我必定全力以赴!哪怕拼上性命!”

  一个鲤鱼打挺,颜录翻身坐起,整个人化作一道轻烟,蓦地出现在五米之外,负手而立,望着天空,发现乌云蔽月,声音转冷道:

  “我说了,你已经不再欠我人情了。这最后一个条件,对于你来说,并不难办到。本座是何为人,你一清二楚,所以为了你的家人和孩子着想,请放下你自以为是的坚持。毕竟,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拿起你的割鹿刀,轻轻送入他胸膛。非常简单,不是吗?”

  “可是……”

  萧十一郎叹口气,目中隐现挣扎,脸上表情很痛苦,揪住自己的头发,眼神复杂地望着颜录,嘴巴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想到了妻儿,还是攥紧了刀鞘,咬紧牙关,涩声道:

  “侯爷,我来青城山的路上,看到了一个人。”

  颜录纵身飞跃,斜依在离地三米的松木高枝上,伸了一个懒腰,语气慵懒道:“哦,一个什么样的人?”

  沉默了半晌,萧十一郎瘫坐在地,眼神涣散,仿佛在仔细回忆,表情复杂,喃喃道:

  “那是一个精神矍铄、气质很独特的老人。他面色黝黑,身材欣长,穿着黑袍,斜背一柄乌鞘长剑,还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寒星般的光采。我站在他面前,就犹如在仰望一座巍峨高山,只能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侯爷,您……”

  说到这里,萧十一郎语气一顿,眼神闪烁不定,欲言又止,轻轻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他纠结许久,剩下的半句话,还是硬生生咽了下去,脸上满是惆怅之色。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颜录微微一笑,惬意地靠在松枝上,扭头扫了眼帐然若失的萧十一郎,淡淡道:

  “澎湃如潮,霸绝人间!他的武功之高,地位之尊,声名之盛,数百年来,已是当世无双,无人能出其左右。以你的武功,虽然已入当今绝世高手行列,但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萧十一郎闻言,立马耸然动容,两条眉毛紧紧皱成一团,语气迟疑,希冀道:“侯爷,那您能否收回成命……”

  颜录摇了摇头,翻身坐起,在松枝上轻轻摇晃,打了个呵欠,意兴阑珊道:

  “本侯决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你是聪明人,别忘了欠我的人情,只要做到那件事,到时无论成败,从此以后,你我一笔勾销。”

  缓缓点了点头,萧十一郎咬紧牙关,双目赤红,心在嘶喊,深深看一眼颜录,目中露出痛苦之色,语气坚定,冷冷道:“好!”

  话音未落,不等颜录答话,萧十一郎浑身颤抖,攥紧腰间的割鹿刀,立马扭身,猛地纵身飞跃,没入楼阁之后,如天马行空,矫若游龙,只能看到一条蓝影飘过,根本无法分辨形态。

  “真是傻的可爱呢。”

  沉默许久,颜录凌空飞起,轻轻落地,负手而立,突然仰天长笑一声,望着远去的模糊残影,不由无奈摇了摇头,忍俊不禁。

  ……

  次日,天光大亮。

  山脚下,路上来来往往的马车很多,非常热闹,全是一些背刀带剑的江湖人士,一个个气息彪悍,一看就不好惹,明显都是想湊热闹,跑过来参加武林盛会。

  道路尽头,八马并驰,来势极快,拉着一辆极为豪华气派的庞大马车,伴随健马长嘶,很快稳稳停在路边。

  从马车里,走出了一名十一、二岁的锦衣童子,之后下来一个年纪略长、眉目如画的粉裙女孩,瞪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地左顾右盼。

  下一秒,颜萍伸出纤纤玉手,环抱住三弟脖子,眨巴着翠绿色美眸,惊喜道:“哇,柳生叔叔,这里就是青城山吗,好热闹耶!”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