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五十六章 交锋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1 11: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生一贺拱手作揖,怀抱武士刀,一言不发。

  他目光炯炯,轻轻瞟一眼沈浪两人,眸底浮现嘲讽之色,也默默退到了大厅的阴影处,一动不动,犹如一根木头。

  “远来即是客,请上座!在下久仰二位大名,古语有云,闻名不如见面,诚不欺我!二位武功高绝,不愧为前代翘楚,果然是风华绝代,一表人才!好好好,当浮一大白!”

  颜录拍手称快,脸上严肃的表情一松,神态悠闲,用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沈浪两人。

  他缓步离座,背负左手,指了指右侧太师椅旁的几杯热酒,微笑道:

  “酒尚温,请!”

  王怜花拱了拱手,脸上浮现邪魅的笑意,淡淡扫一眼垂手侍立的两位老人,坐到了右侧首位,哈哈大笑道:

  “恭敬不如从命!”

  沈浪嘴角泛起懒散微笑,目光灼灼,深深看一眼颜录,也随之坐下,对面就是活泼好动的颜萍姐弟俩,他哑然失笑,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长笑道: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中原武林,地大物博,天纵奇才何其之多,万万没想到,如今竟然出了个威名赫赫的紫衣侯,当真是苍天之幸,神州之幸,亦是我辈武者之幸!”

  说完,他原本懒散、潇洒的微笑逐渐收敛,浑身气势高深莫测,轻轻瞟一眼颜录,嘴角勾起弧度,似讥讽又似惊叹,眸底表情复杂,神色无比玩味。

  “是吗?”

  颜录挑了挑眼皮,脸上似笑非笑,仿佛没听懂沈浪话里带刺,他好整以暇地舒展开身子,眼睛眯成一条缝,悠然道:

  “天下第一名侠沈浪,千面公子王怜花,你们当年可称得上一代武林传奇,威名震耳欲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你们早就隐退,神功大成,不问世事。既然远出海外多年,如今重归中原,目的并不简单吧。”

  王怜花气定神闲,摇了摇折扇,眼神飘忽不定,仿佛在发呆。

  沈浪摇了摇头,发现颜萍姐弟正指着自己窃窃私语,不由莞尔一笑。

  他凝视着颜录,发现对方也在凝视着自己,两人目光相遇,暗中交锋,开始了第一轮试探,互不相让。

  霎时,大厅内的温度瞬间骤降,让虎头虎脑的颜玉不由打了个喷嚏,被小丫头好一顿数落。

  沈浪轻咳一声,收回目光,欠了欠身,眸底闪过一抹神芒,举起酒杯,意味深长道:

  “侯爷是聪明人,我和王兄最厌恶江湖纷争,一生只求闲云野鹤,云游四海。至于此行,我们重返中原,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还需要明言吗?”

  颜录笑了,笑容很古怪,眯着眼睛,几乎一字一顿,微笑道:

  “青、玉、飞、龙!沈大侠,你在等人,对不对?看来,就连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王怜花豁然抬头,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悠然自得的表情,突然一变,两条眉毛紧紧皱在一起,眸底神色变幻不定。

  沈浪闻言,脸色也变了,他饮下杯中热酒,收敛起懒散的洒脱笑容,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反问道:“难道,你就有十成把握?”

  “不!恰恰相反,我跟你们的想法不一样。”

  颜录眼神玩味,倒了一杯酒,举杯在手,目光变得锐利逼人,慢慢看着沈浪和王怜花,盯着两人,脸上浮现奇特的笑容,缓缓道:

  “沈浪啊沈浪,你确实不愧为天下第一名侠,世上没有其他人的心思,会比你还缜密!你们的一切准备,确实非常充分,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忽视。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好好好!好一个紫衣侯!”

  王怜花目光闪动,仰面而笑,忽然阴沉着脸,默不作声地端起了一杯酒,朝颜录举手示意,一饮而尽。

  他扫视一眼颜萍姐弟俩,目光掠过樱红柳绿两位老人,停留在柳生一贺、驼背仆人身上,眸底满是忌惮之色。

  沈浪深吸一口气,朝身边的王兄摇了摇头,发现颜录还在凝视着自己,他微微叹息,目中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叹了口气,没有吭声。

  不知为何,今天出发前,沈浪一直是气定神闲,胸有成竹,但刚走到青城山脚下,心就沉了下去。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等与颜录见面后,心更是沉到了谷底,原本的信心,隐约有了些动摇。

  颜录背负双手,走到上首位置坐下,龙盘虎踞,霸气侧漏。

  他眼皮微抬,目光盯着沈浪和王怜花,神态悠闲,淡淡道:

  “你们的老朋友,在这儿早就等候多时了。怎么,难道不想去见见?”

  沈浪闻言,蓦地笑了,笑得很真诚,他拿起空酒杯,放在指尖慢慢旋转,和王怜花相视一笑。

  两人非常有默契,齐齐起身,朝颜萍姐弟微微点头,露出满脸如沐春风之色,又向上首的颜录拱手施礼,沈浪踏前一步,长笑道:

  “今天多有叨扰,多谢侯爷招待,我等舟车劳顿,疲惫不堪,不若明日再来拜会?”

  “可!”颜录摆了摆手,脸上表情意兴阑珊,缓缓起身,走到了大厅窗台前,瞧也没瞧沈浪两人,神色古井无波,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窗台外,朦朦胧胧的昏黄光线照进来,笼罩在颜录身上,流动着散碎而梦幻的光影。

  他眼神深邃无比,更衬托其诡秘、难以捉摸,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正在俯视着人间疾苦,浑身散发一种莫名的气势。

  “告辞!”

  沈浪深深看了一眼,和王怜花肩并肩,越过身侧侍立的樱红柳绿、柳生一贺,和弯腰驼背的黑衣仆人,他们步伐稳健,等走到大厅门口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淡淡的威严嗓音。

  “记住,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沈浪两人身形一顿,没有回头,瞬间化作模糊黑线,消失在楼阁拐角,隐没无踪。

  “喂,爹爹刚才和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本小姐怎么听不懂?”

  大厅一侧,小丫头颜萍嘟起红唇,用手捧着香腮,小脑瓜一点一啄,打了个哈欠,悄悄扯住三弟胳膊,百无聊赖道。

  “嘘!”

  颜玉轻咳一声,探头探脑,偷偷瞧了爹爹一眼,等目送沈浪两人远去,这才凑过脑袋,表情神神秘秘,低声道:

  “那个,我也不知道。”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