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五十九章 阳谋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1 11: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轰!

  然而,恐怖气流激烈对碰摩擦,发出嘎吱声,任凭石剑如何势不可挡,摧金折锐,也仍然寸进不得。

  咔嚓——

  四面八方,沛然难挡的巨力袭来,石剑响起一阵哀鸣,表面绽开密密麻麻的裂痕,仿佛遭受了无形伟力重创,瞬间倒飞而回。

  噗嗤一声,碎屑纷飞,整把石剑陡然炸裂开,碎石喷溅,朝周遭飞去,犹如无数暗器,劲风四溢,将地面洞穿出无数密密麻麻、千疮百孔的窟窿。

  众多宾客大呼小叫,赶紧施展轻功,用兵器艰难抵挡,纷纷四散而逃,生怕被凌厉石屑击中,遭受池鱼之殃。

  颜录表情淡然,轻描淡写地伸出两根手指,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恐怖拉扯力,遥遥伸向半空。

  使用擒龙控鹤,将石剑里掉落的一物,隔空摄来,轻巧夹住,他神态悠闲自得,动作优雅,犹如行云流水,举手投足,极为灵动矫捷。

  将此物摊开在手心,发现是一枚精致小巧的石钟,惟妙惟肖。

  它约莫指甲盖大小,造型跟寺庙里的大钟一模一样,由此可见,黑袍老人的真气操控能力,究竟是何等精妙绝伦,震铄古今!

  “看来,你今天想给我送终?”

  颜录挑了挑眉毛,表情古怪,眼神深邃如潭水,哈哈大笑道:

  “铁大侠,我们好像无冤无仇吧?如此大礼,本座无福消受,也罢,还给你们算了!”

  话音未落,青光一闪,石钟破开空气,朝沈浪、王怜花的方向,风驰电掣,狂飙而去。

  霎时,整个广场上空,无穷无尽的剑气和煞气、杀气弥漫,宛如乌云盖顶,那股冷彻骨髓的恐怖威压,瞬间让附近众人脸色狂变,纷纷避让,不敢直视。

  噗嗤!

  碎石炸裂,气流狂卷。

  轰!一声闷哼过后,王怜花脸色难看,甩了甩手指,指缝间石屑簌簌抖落,自嘲一笑道:

  “紫衣侯,你的武功果然深不可测,看来沈兄想法是对的,单凭我们俩人,或许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话音未落,两人迈开脚步,动作仿佛很慢,眨眼越过几十米距离,如同瞬间移动,身影之快,简直惊世骇俗。

  下一秒,沈浪嘴角勾起一抹懒散微笑,与王怜花联袂而来,化作模糊残影,站定在黑袍老人旁边,欠了欠身,恭敬道:

  “铁大侠,别来无恙,你还是老当益壮啊!”

  “老夫久未踏足江湖,早就不中用了!”黑袍老人铁中棠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欣长的身躯,旗杆般卓立不群,朝沈浪两人微微颔首示意。

  “紫衣侯,你独霸江湖,肆意操控各门各派的掌门,暗中建立了两个庞大组织,为祸天下,可有此事?”

  铁中棠眼眸深邃,突地挺直身子,冷冷盯着颜录,仰天大笑道。

  在他酣畅淋漓的大笑声中,无穷音浪扩散,席卷四面八方,霎时整个广场都快簌簌颤抖起来,碎石狂卷,抖动不停,犹如即将地龙翻身,让众多武者心惊肉跳,连连后退。

  “不错,确有此事。”

  颜录微微一笑,背负双手,好整以暇地扭身,徐徐环视附近数千目瞪口呆的众多宾客,又扫视一圈不远处眼神躲闪的各大门派掌门人,坦然承认道。

  “嗯?”铁中棠双眸微眯,眼见紫衣侯坦然自若,不由微蹙眉头。

  他步伐稳健,淡淡看一眼颜录,摇了摇头没再说话,配合那雄伟如山的身材,凌厉骇人的气势,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无可匹敌的可怖威压,让附近所有人口干舌燥,头皮发麻。

  沈浪面含微笑,与王怜花越众而出,走到颜录对面,洒然一笑道:

  “紫衣侯,据我调查,你建立的两大隐秘组织,一个叫幽冥魔教,一个为夺命楼,势力盘根错节,伴随你颜家商队,爪牙几乎遍布了中原大地、西域诸国。”

  王怜花闲庭信步,摇了摇折扇,脸上泛起邪魅笑容,死死盯住颜录,接着沈浪话头,他慢条斯理,声音洪亮无比,使用高深武功,声传数里,质问道:

  “不仅如此,这些年来,你秘密操控手下势力,大肆抓捕诸多武林高手,为一己私欲,滥杀无辜,甚至为了研究功法,做了大量人体实验,一桩桩命案,惨不忍睹,骇人听闻,此事不假吧?”

  “你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人数还不少。”

  颜录点了点头,目光凝视着铁中棠、沈浪三人,又扫视广场骚动不已的大群宾客,语气严肃,声音同样无比浩大,欣然承认道。

  话音未落,附近数千武者,一个个目瞪口呆,纷纷窃窃私语,露出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他们一哄而散,远远退到广场角落,躲在对面看戏,似乎生怕殃及池鱼。

  不久功夫,大片广场的空间就被空了出来,众多宾客交头接耳,又好奇看了看几十位大门大派的掌门人,发现他们嘴唇哆嗦,面如土色,一个个浑身发软,脸上浮现出恐惧之色,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恐怖的回忆。

  “你!”王怜花一愣,眼见颜录痛痛快快承认了罪行,没有丝毫辩解的打算,他一时颇有些语塞,差点哑口无言,只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无处使力。

  铁中棠微眯双眸,轻哼一声,眸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冷冷注视着颜录,身躯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巍峨高峰,气势顶天立地。

  “紫衣侯,既然你没什么辩解的地方,那就别怪我们不讲江湖道义了!你的武功,沈某还是佩服的!”

  沈浪叹口气,眼神复杂,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摇了摇头,手心掣起一把长剑,语气淡淡道。

  “好好好,该来的人都已经来齐了!”

  颜录背负双手,霸气侧漏,扫视铁中棠三人一眼,突然仰天狂笑,表情无比得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差点笑出来了。

  附近众多宾客表情古怪,即使是沈浪几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纷纷面露不解。

  一行人暗叹:不会吧,难道紫衣侯心里素质太差,被揭穿罪行后,已经发疯啦?或者,当场被吓傻了?

  “抱歉,沈大侠,你以为是各大掌门通风报信,故意请你们出山,来铲除我这个武林毒瘤吗?不,你想错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吩咐做的。”

  弯腰笑了许久,颜录缓缓摇头,终于止住了笑声,摆了摆手,谦然一笑。

  他目光炯炯,语气微顿,盯着沈浪一行人的眼睛,表情说不出的得意,仰面长笑道:

  “本座费尽心机,发动麾下所有势力网络,这几十年来,就是为了找到你们的下落,然后设计将你们引出来!沈浪,你们都是聪明人,想必之前也发现了一点端倪吧。哼,你以为自己暗地里的些许小把戏,我会不知道吗?!”

  铁中棠闻言,不由眉头微蹙,暗暗叹口气,抬头看去,发现沈浪瞳孔急骤收缩,他与王怜花对视一眼,脸上同时出现惊讶之色,明显颇为诧异。

  “嗯?”沈浪心中一沉,望了望远处缩头缩脑、羞愧低头的各大掌门,发现数千宾客眼神闪躲,齐齐失声,明显都想明哲保身,置身事外,此时没有人敢当出头鸟,更不敢与威名赫赫的紫衣侯为敌!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