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刻钟,半个时辰,两个时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眨眼间,月上中天,很快又被乌云遮盖。

  许久之后,黑衣少女掐动法诀,嘴里念念有词,浑身香汗淋漓,显然消耗颇大,但仍然顾不得擦汗。

  她咬紧牙关,在两位护法的守卫下,不断催动真气,控制磁煞噬魂幡,迅速吸纳战场内蕴含的海量煞气、阴气、死气、凶气,又将一道道凶恶的阴魂摄来,持续温养法器的威能,让其缓慢变强。

  “就是现在!”

  很久以后,颜青青娇喝一声,俏脸欣喜,突然掐动一道玄妙法诀,掌心黑幡光华大亮,开始簌簌颤抖,迅速卷起一道恐怖气流。

  周围百米范围内,大量的黑色气体,无数阴魂,立马被鲸吞一空,彻底吸收消化完毕。

  “幸好没有出差错,今天的收获还不错!可惜,要是这里的尸体和煞气,能再多一点就好了!”

  擦了擦满头香汗,颜青青俏脸一喜,她低头看去,发现掌心的两杆魔幡,在吸收大量阴魂、凶煞之气、阴气后,表面阵纹亮了数分,散发出淡淡的迷人光晕。

  与之前相比,黑幡气息凝实,如同吃了大补之物般,明显今天的祭炼效果不错。

  “烈长老,展叔叔,辛苦你们了!”

  黑衣少女展颜一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等两位护法缓缓收功,她这才努努嘴,嘻嘻笑道:

  “这几个月时间,我们到处乱转,奔波于各个惨烈战场,缺少的阴魂和煞气差不多已凑齐,接下来还需要辛苦你们二位,咱们还必须找一处活火山,用来进行最重要的步骤,烙印繁复的禁制!”

  “能为家族效劳,是我们的荣幸!”

  烈长老和展护法闻言,立马拍了拍胸脯,神情庄重,赶紧施展身法,在前头屁颠颠地带路,看上去比谁都更积极,乐此不疲。

  说来也是,也由不得他们不殷勤,试想,一行人辛辛苦苦奔波半年,拼死拼活,为的还不是那一点家族贡献点?

  此次接取的祭炼任务,奖励十分丰厚,眼看不久就能完成,只要返回家族驻地,即可换取一大笔贡献点,到时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由不得他们不上心,此时归心似箭,简直可说是百爪挠心,都恨不得飞过去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颜青青一行人,紧赶慢赶,找到一处活火山后,祭炼任务进行到了最重要的关节。

  在烈长老、展护法的保护下,颜青青俏脸紧绷,将两杆黑幡浸泡在岩浆中,不断催动真气,用神识探入磁煞噬魂幡内部。

  她甩了甩马尾辫,念念有词,俏脸生寒,持续掐动手印。

  许久,黑衣少女娇斥一声,长长吐出浊气,她一边使用秘法,温养法器胚胎,一边篆刻新的禁制符文,一步步加强法器的威力,使之水滴石穿,积沙成塔,从量变最后产生质变,从而增加黑幡底蕴,爆发出更庞大的威力。

  ……

  万里之外。

  崇山峻岭间,某个山峰顶端,一个黑黝黝的庞大凹陷坑内,暗红色的岩浆在滚滚黑烟裹挟中,疯狂喷涌。

  轰隆隆的炸响声中,流淌的岩浆不断向四周层层压去,一条条黑烟从坑底飘起。

  颜录负手而立,眼神锋利,他站在一圈圈环状岩石错层的坑穴边缘,望着大片滚烫岩浆,满意一笑。

  抬头看去,只见在大堆火山岩层层包围中,赤红中略带黑色的流动液体旋转不休,中心位置插着两柄古朴长剑,一青,一紫,露出半截剑身,表面散发出淡淡光晕,仿佛携带着某种莫名的道蕴,让人目眩神迷。

  仔细端详许久,他眼神微亮,不由抚掌大笑道:

  “好好好!紫霜青冥二剑,经过我百年的苦心锤炼,不断刻录阵纹、禁制,时时温养,终于即将要彻底成型了!”

  颜录探出一抹神识,仔细查看两柄长剑内部的纹理,发现刚才刻录的禁制、阵纹,互相纠缠链接,产生出某种奇妙变化,已经开始发挥作用,缓慢孕养法器胚胎,不由长长舒口气。

  这两柄紫青双剑,乃是两枚古朴玉简内,记载的两三种完整炼器法门之一,原名为子母九幽天煞剑,与磁煞噬魂幡一样,同样性价比极低,属于非常鸡肋的类型。

  不过,对于颜录而言,这种费时费力的成长型法宝,简直就是天赐至宝!

  自从投影转世后,搜集了一部分寒铁、陨铁等普通炼器材料,颜录在二十岁时,就迫不及待找到一处火山岩浆口,炼制了两柄法器胚胎。

  这一百年来,他时常跑过来,不断添加各种材料,在剑身表面持续篆刻阵纹,不断使用神识,烙印更多密密麻麻的繁复禁制,让两柄剑的威能变得愈来愈强。

  从玉简内容记载可知,子母九幽天煞剑,根据炼制材料的细微差别,材料的珍惜程度与否,炼制时间的长短,刻录禁制、阵纹等的精妙多寡程度,最后炼制的成型品,威力将大相径庭。

  用这同一种炼制法门,根据每个人投入的精力资源差别,得到的法宝威力也参次不齐,差距巨大。

  当剑器开始孕育时,每百年品质将蜕变一次,可不断升阶,缺点就是消耗太大,耗费的时间最少需要上千年,最后得不偿失,极为鸡肋。

  七十年前,颜录掐动法诀,每天孕养紫青双剑的法器胚胎,不断篆刻阵纹。

  日积月累之下,他使用一味真火,成功将割鹿刀重新熔化,又取出三分之一的地磁玄母,熔铸入两柄剑之内,使其威力和底蕴暴增!

  时至今日,在颜录精心孕养培育下,紫青双剑的法器胚胎,吸收了大量精粹,胚胎即将彻底成型,进行第一次蜕变。

  “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接下来,该进行最后一步计划了!”

  颜录仰天大笑,满意地点了点头,深深看一眼岩浆中的两柄长剑,整个人模糊半瞬,立马消失无踪。

  ……

  数年后。

  青城山巅。

  自从七十多年前,紫衣侯独战九大绝顶高手,战而胜之,从而一战封神,成为新的武林神话后,青城山就愈发名声大噪,吸引了天下众多武者,无数好事者纷至沓来。

  这段时间,原本热闹的青城山,突然彻底沸腾了起来。

  因为一代武林神话紫衣侯,一百二十六岁寿宴,将在青城山的宫殿内举行。

  消息传出,短短几天功夫,从天南海北,海内外各处,无数江湖武者,海量慕名而来的百姓商贾,蜂拥而至,将面积巨大的两个青石广场,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放眼望去,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无数背刀挂剑的男女武者,大量贩夫走卒,商贾富户,风闻而动,纷纷想一睹武林神话紫衣侯的绝世风采!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