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七十一章 苦修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1 11:40: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洪娇娇展颜一笑,黑黑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轻抿红唇,安慰道:

  “安啦安啦,最近一段时间,你先别出坊市。料想附近有执法队巡逻,这伙人胆子再大,也肯定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外界风云变幻,龙蛇混杂,不泛混水摸鱼和胆大包天之辈,不可不防啊!”

  颜录摇了摇头,眯眼端坐,微微沉吟,琢磨了一会,这才吐口浊气,脸色郑重,对红衣少女笑了笑,叮嘱道:

  “娇娇,依我来看,这伙邪修谋定后动,不是泛泛之辈,前几天肯定是在踩点!而且,他们的主要目标,搞不好就是你哩!听哥哥一句劝,你以后也尽量别单独出门,即使要摆摊,也必须跟洪老爷子一起,要不然恐有变数……”

  “知道啦!知道啦!啰啰嗦嗦的,你怎么跟个小老头一样呀!”

  洪娇娇闻言撅起嘴,气哼哼地坐在颜录身侧,纤手揉捏,故意加重力道,轻轻捶了下他肩膀,伸出一根青葱玉指,晃了晃,苦闷道:

  “唉,爷爷他老人家也是这么说的,还说以后再想出门,必须跟他一起哩。今天本小姐好说歹说,他才同意我来串门。不过呀,按爷爷的脾气,肯定会偷偷摸摸跟着我,估计现在还守在洞府外,望着防护阵法,吹胡子瞪眼呢!”

  说到后来,洪娇娇突又扑哧一笑,眼睛弯成月牙状,伸出一双雪白的小手,抱住颜录胳膊,挺胸抬头,露出一副骄傲小孔雀的表情,龇牙一笑道:

  “爷爷就是个老古董,每天跟防贼一样盯着本小姐,生怕我被拐走了呢!”

  “估计是怕被我拐走吧……”

  颜录坐在凉亭下,低声嘀咕了一句,眼见洪娇娇歪着脑袋,用俏皮的眼神盯住自己,他不由仰头打了个哈哈,轻咳一声,摆摆手,尴尬道:

  “没事,洪老爷子就你这么一颗掌上明珠,能不小心宝贝着吗?你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哼,别以为我刚才没听见!”

  洪娇娇凤眸圆瞪,恶狠狠盯了颜录一眼,手扶蛮腰,端起石桌上的一杯香茗,手指关节捏得咔嘣作响。

  她鲸吞牛饮,一口喝干,俏脸升起两坨红晕,随手一拍,装作气鼓鼓地起身,红色衣裙飞舞,迅速朝庭院外跑,一边瞎嚷嚷,一边行色匆匆,头也不回道:

  “喂,本小姐今天有事,就先回去了,记得下次再给我讲故事,不许耍赖!还有,记得千万别再去摆摊了!”

  话音未落,洪娇娇风风火火,已经急急忙忙跑出了庭院,倩影几个闪烁,瞬间远去,远远可见,她俏脸绯红,似嗔似怒,就跟火烧屁股了一般,急不可耐。

  “这妮子,还挺不经逗?”

  颜录砸吧下嘴,莞尔一笑,他随之走出庭院,用真气操控洞府令牌,分开一条通道。

  等洪娇娇走到洞府外围,颜录极目远眺,当远远看到站在入口处的洪老爷子,立马长舒一口气。

  他笑眯眯地挥了挥手,目送爷孙俩肩并肩远去,这才返回了庭院。

  穿过回廊,走上石桥,站在小型荷花池旁。

  清风吹拂,荷香弥漫,让人心旷神怡。

  “距离下次穿梭的时间,竟然又延长了不少!这个规律,好像是因为随着我本尊修为增加而延长,或者是每穿梭一次,间隔时间就会变长?难道,这里面还存在某种特殊联系?”

  颜录负手而立,盯着微风中轻颤的晶莹莲瓣,神识沉入脑海深处,目视着意识海上空光晕流转的昊天铃,仔细体悟半晌,等接受到一股模糊信息,不由眉头微蹙。

  沉吟半响,他突然摇了摇头,洒然一笑,御使小巧精致的青冥剑,让其在指尖滴溜溜打转,玩得不亦乐乎。

  “也罢,多想无益!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赶紧闭关修炼,消化所得,早日突破到炼气五层巅峰!”

  一念至此,颜录长长舒口气,心情重新变得愉悦,眸底闪过思索之色,暗道:

  “当今邪魔作乱,又有修士混水摸鱼,到处乱糟糟一片,现在估计不管坊市内外,都不是百分百的安全!只有自身变强,才能拥有足够的底气,蔑视一切!”

  颜录伸了个懒腰,心里打定了主意,面含微笑,缓缓转过身子,草草吃了些糕点充饥,迫不及待地冲入了密室石门,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颜录几乎足不出户,整天窝在洞府里,也没再出去摆过摊。

  他刻录修炼,浑然忘我,完全沉浸痴迷于搬运气血、淬炼真气的枯燥过程,偶尔抽空钻研法术,或者试验一些新奇想法,取出储物袋里些许的灵矿材料,炼制剑器,或者推演阵法基础,每日乐此不疲。

  闲暇之余,颜录探出神识,包裹住拇指大小的青冥剑,按照既定的进度,持续铭刻禁制纹路,不断温养淬炼,让其威力愈来愈强,隐而不发,如潜龙蛰伏,不断蓄势。

  剑光闪烁间,很快就练习得操控自如,心意相通。

  除去枯燥无味,又让人上瘾的修炼时光外,每过一两个月,洪娇娇那小妮子,就会跑到颜录洞府。

  她巧笑嫣然,目光狡黠,跟个小妖精一样,喜欢软磨硬泡,整天缠着他讲故事。

  而且,这丫头胆子贼大,时不时会带几具腐尸过来,好奇逗弄那一池凶恶尸鳖,一边投喂,一边嗑瓜子,眨巴美眸,听着颜录天南海北的胡侃,什么牛魔王,水月洞天,葫芦娃,听得妮子檀口微张,俏脸涨红,神往不已。

  每次听完故事,洪娇娇都拍手称快,喜笑颜开,磨蹭许久都不肯走,最少要游玩大半天,才会心满意足的回去,当真把洪老爷子气得够呛,直呼女大不中留。

  也是这个缘故,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横竖看颜录不顺眼,那痛心疾首的模样,就跟看到自家的白菜要被猪拱一样,又气又无奈。

  老头虽然极不乐意,但实在扭不过孙女,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再阻拦两人串门。

  如此这般,颜录坚守本心,每日沉浸于修行,犹如一名苦行僧,两耳不闻窗外事,他化作修炼狂魔,每日吞服丹药,默默盘膝打坐,吸收丹田内部的药力,不断淬炼打磨肉身。

  靠着从古龙世界里,带回的几百颗丹药,以及投影之身传回的修炼经验、境界感悟等相助,颜录轻车熟路,缓慢运转阴符经功法,不断夯实基础,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浑身气息越来越凝实,深沉且内敛。

  他每天花费大半时间修行,吞吐吸纳天地灵气,功力愈发深厚,几乎可说是事半功倍,一日千里,犹如坐了火箭一般,让人好不畅快。

  ……

  山中不计年,修行无岁月。

  时间匆匆,弹指一挥间,如白驹过隙。

  白云苍狗,云卷云舒,眨眼就过去了两年。

  这一日,僻静洞府的石室之内。

  居中的蒲团之上,坐着一名唇红齿白、面如冠玉的少年,他身材欣长,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浑身气势深不可测。

  “百窍气根生,纳灵守三元……”

  颜录默默盘膝而坐,微闭双眸,收心定念,神冥合一,踏入空灵之境,一呼一吸,发出风雷虎豹之音,骨节噼里啪啦作响,浑身气势节节攀升,瞬间暴涨到巅峰。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