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七十八章 骨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2 15:08: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地方!”颜录抬头,立马双眸大亮,闪过一抹激动兴奋之色。

  刚想冲上前,下一秒,他眉头一皱,突然视线凝滞,注意到了地面的些许痕迹,发现不久前,似乎已经有人光顾过,不由心中一沉。

  巨型石门是洞开的,有着一条两人宽的门缝,颜录用神识仔细扫描,确认门后无人埋伏,没有任何危险后,他这才长舒一口气。

  化作连串模糊残影,身形一闪而逝,蓦地窜入门内,绕开了一堆堆尘土,漫步而行。

  抬头望去,整个丹房内的场景,所有陈列设施,瞬间一览无余,纤毫毕现,映入眼帘。

  这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大殿,长宽最少三十多丈,内里云床石桌等物,一应俱全,似乎原先是给守门弟子布置的。

  丹房两侧,摆放着一排排石制的药柜,上面有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玉盒,不过大多数都被强行破开,推翻在地,似乎是被泄愤一般,通通打成了稀巴烂,碎屑喷溅,到处都是。

  “这里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颜录微眯双眸,心里一惊,扫视整个大殿之内,没有发现任何修士的踪影,看地面厚厚灰尘上的杂乱脚印,估计对方在搜索一圈后,就匆匆离开此地,跑到其他区域继续探索去了。

  大殿之内,中心处摆放着一座巨型的炼丹炉,不过表面裂痕密布,锈迹斑斑,早已经破损。

  上前几步,用手指扣了扣丹炉,甚至可以将生锈的金属捏碎,看来在岁月沧桑变幻下,这件法器无人温养,已经彻底损毁了。

  两侧,有着一排排的药柜,上面大多数空空如也,有的则摆放着一个个玉盒、玉瓶、石盒等各式各样的器皿,似乎之前都是用来盛放丹药的。

  可惜,此时大部分玉瓶、玉盒被扫落在地,甚至被人踩成碎片,露出了里面一颗颗黑乎乎的泥垢,散发出浓郁的恶臭。

  很明显,经过漫长岁月的流逝,这些丹药即使保存措施再好,内部蕴含的药力还是消散了,变成了一坨坨污秽的药渣,毫无价值。

  “可惜啊!实在可惜!”

  颜录叹息一声,此地经过其他人的搜刮,明显是不可能留下任何有用之物,看来自己是白来一趟了。

  心里这么想着,但他还是上前数步,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走到了一排排药柜身前,上面还残留着百来个玉瓶石盒,没有被人翻动过。

  接下来几分钟,颜录背负双手,一边小心戒备,一边四处翻找扒动,希冀找到些许有用之物。

  用神识四处扫描一阵,仔细查看每个玉瓶石盒内部之物,过了许久,他不由深深叹口气,大失所望。

  最后,颜录实在不甘心,伸手打开几个玉瓶石盒,只见内部一颗颗的丹药,表面黯淡无光,灵性全失,很快随风飘散,或化为灰烬,触之则散,即使偶尔保存完整的,也是黑乎乎的,犹如泥丸子,跟地面散落的玉盒一般无二。

  “呵,估摸老鼠进了这儿,也得掉几滴眼泪咯……”

  摇头苦笑一声,颜录目光灼灼,开始不断环视打量四周,争取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视线游移,很快定格在破损开裂的丹炉之上。

  略微沉默了半瞬,他眼睛大亮,跃跃欲试,掌心突然催动真气,轻轻往前一推,重重击中硕大的炼丹炉。

  噗嗤一声闷响,无声无息间,炼丹炉如同遭受毁灭性攻击,原本就腐烂成渣的炉体,轰然崩塌,化作满地锈迹斑斑的残破铁渣,四处喷溅,滚落满地,一片狼藉。

  “咦?”颜录蹲下身子,四处扒拉,将大量残破铁片推到旁边,用神识不断扫描搜寻,突然眼前大亮,眸底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他闪电般飞扑过去,捡起一块拳头大的金属碎块,运用巧劲,将其捏成粉末。

  指缝间,铁屑簌簌抖落,很快露出了一枚古朴的玉简,毫不起眼,散发着一股晦涩的波动。

  “有意思,区区一枚玉简,表面还篆刻了大量禁制,当真有趣!”

  颜录眉开眼笑,催动雄浑真气,用神识小心扫描,一点一滴消磨着玉简内部残留的禁制。

  也幸好,由于漫长岁月的侵蚀,再加上玉简刻录的只是防护性阵法,威力大减,根本经受不了长时间的真气冲刷。

  一路行来,颜录四处搜索,没放过任何一处角落,他发现此地满目疮痍,似乎曾爆发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攻防战,处处残垣断壁,破败不堪。

  那些残存的连绵石殿,即使有保存完好的,破开外部幻灭的禁制,在里面游走一圈,也往往一无所获,似乎大战过后,被人有计划的搬空了,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根据他猜测,唯一可能留有宝物的地方,肯定是严防死守的重地,比如藏经阁,药圃、密库等地,往往禁制强横,保存完好,还在持续运转,难以破坏。

  换而言之,这些地方就算被提前搬空了,只要留下点残羹冷炙,也够散修们发一笔横财咯!

  难以想象,洞窟边沿地带,以及某些核心区域,那些数万年前布置的防护性法阵,海量繁复精妙的禁制纹路,即使在漫长岁月磨灭下,竟然还在发挥效果,颜录曾尝试过,发现绝不是单个炼气境散修,就可以磨灭破坏,并且硬闯的。

  一路过来,颜录之前走走停停,其实发现了不少禁制保留完整的要地,但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炼气境渣渣,估计就是换了筑基修士过来,也很难破开禁制,强闯入内。

  也是由此,他暗暗思索,一点也不怕别人捷足先登,心里甚至打起小九九,生起了阴暗的心思,准备让那些邪修和散修们,去充当苦力和先锋军。

  到那时嘛,嘿,等某些要地的禁制被磨灭后,他再猴子偷桃,凭借幽冥血遁大法,去混水摸鱼,当那鹤蚌相争的渔翁,岂不是美哉?

  需知,修仙之道,苟字为先,必须谋定后动呀!

  既要行勇猛精进之事,但也要持如履薄冰之心,一张一弛,方可攀登大道,长生久视!

  一边打定主意,他一边催动真气,没多久功夫,在颜录持之以恒,小心磨灭繁复禁制的努力下,玉简里记载的内容,很快映入眼帘。

  “咦,《天元丹经.卷一》、《陈氏炼丹杂记》,里面竟然记载了如此多玄妙的炼丹手法,和独特窍门?不得了,竟然还有如此多的珍贵丹方!”

  略微瞥一眼,颜录立马大喜,但还不等展颜一笑,当他沉下心神,开始仔细阅读后,又不由眉头紧锁,眸底闪过一抹失望,满含遗憾。

  玉简之内,记载了两卷炼丹类的古籍,《天元丹经》记载了众多珍贵灵药的产地习性药性等介绍,以及各种炼丹手法,附录了少量的珍贵丹方,包罗万象,可以算是一本灵药辩识大全。

  而《陈氏炼丹杂记》的著作者,似乎是一名筑基境的八品炼丹师,记录了自己平日炼丹的各种心得体会,以及如何提高成丹率的窍门,和大量炼丹经验。

  玉简内容,包括不少炼气期,和筑基境的丹方,讲解的知识点由浅入深,让他看的津津有味,获益匪浅。

  然后,非常可惜的是,玉简里记载的内容,除去炼丹手法、灵药辩识大有作用,其他的古丹方,对于颜录来说,基本就是一堆废品。

  因为,丹方里提及的材料,里面需要筹集好多种极为罕见的珍稀灵药,如今根本不可能搜集到手,更加难以去开炉炼丹,最多也就能过过眼瘾。

  当然,大部分古丹方对于当今修仙界,是完全不合时宜的,现在流行于世的所有古丹方,都是早就被淘汰改良过的。

  唯一庆幸之处,就是里面还有少数的十多种炼气期、筑基境的常用丹方,所需的不少灵药至今还很常见,收集起来不难,应该可堪一用,倒是给了他一个小小惊喜。

  “总算有了点收获,不至于空欢喜一场……”

  颜录心情愉悦,吹了个口哨,翻手将玉简收好。

  他眯起眼睛,一边探出神识,扫描四面八方,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也没有隐藏的危险后,这才走出丹房,从石门缝隙一闪而过,迅速来到了大殿之外。

  极目远眺,远处一座座石殿巍峨耸立,绵延起伏,一眼望不到头,难以想象,这个古修洞府的具体面积,到底该有何等宏伟壮观!

  颜录抬头扫视,眯眼细看,突然发现了中央位置,有一座最高的阁楼,最少有七八十米高,几乎快戳破洞窟的顶端,鹤立鸡群,极为显眼。

  他心里一喜,赶忙施展潜行隐匿的秘术,悄悄摸摸化作黑线,迅速朝那个方向奔去。

  颜录施展身法,沿途小心躲藏,偶尔遇到一两个鬼鬼祟祟的邪修,他也没有停留,无声无息间掠过,没有惊动任何人。

  行不过三刻钟,颜录神情大振,脚步微缓,发现附近的石殿尽显破败,被漫长岁月侵蚀,外表篆刻的禁制符文,早已摇摇欲坠,破损不堪,似乎随时将湮灭于无形。

  嗖嗖嗖——

  下一秒,天空中飞过数道遁光,来势极快,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看上去嚣张跋扈无比。

  他脸色微变,赶紧躲到一处阴暗角落,暗暗抬头,发现竟然也是朝那座高耸阁楼而去的,不由眉头微蹙,暗道一声不妙。

  又过了一会儿,颜录敛声屏气,暗暗操控青冥剑,小心提防四周,不久就来到了高耸阁楼的附近。

  放眼望去,他瞳孔急骤收缩,脸色狂变,突然露出一副骇然之色,眸底无比凝重。

  眼前这座阁楼,似乎是用某种特殊的炼器材料铸造,整体呈现黑褐色,沉寂且肃穆,散发着一股不寒而栗的凉气,让人头皮发麻。

  在阁楼入口处,正有十来人分列左右,互相对峙,剑拔弩张。

  定睛细看,原来是杜老鬼、魏老夫人、绿袍男子等一行人,对面则是严妙妙、孙可,双方互相怒瞪,似乎随时会打起来,但又因某种顾忌,一直没敢动手。

  两群人之外,不远处还站着一名面容冰冷的黑衣青年,他背负长剑,与一名粗布麻衣的粗犷壮汉遥遥站定,眸底精芒闪烁,明显修为精深,不容小觑。

  “那是……”

  颜录双目怒瞪,死死盯着高耸阁楼之后,之前远远观察,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如今走到近处,才突然发现了蹊跷。

  在黑色阁楼的背面,竟然趴伏着一具高大无比的骨架,半坐在地,气息久远而苍凉,身躯粗略估算,最少有六十多米高,两只爪子环抱阁楼腰部,似乎是想将其连根拔起。

  它有着两只大犄角,狰狞扭曲,透过骨架结构判断,可明显看出是牛头人身,脑袋无力的耷拉在阁楼一侧。

  一双黑洞洞的眼眶低垂而下,荒凉死寂,散发出炽热的诡异红光,目光灼灼,正死死盯着底下的众修士。

  这具古老骨架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此枯坐了多少岁月,透着腐朽之意,浑身气势磅礴,如渊如海,散发出一股狂暴且酷烈的可怖威压,卷起飞沙走石,让人惊骇。

  “它……是活的!”

  颜录眯起眼睛,躲在阴暗处,猛然抬头,死死盯着那具庞大无比的骨架,心里波澜起伏,只觉一股滔天威压扑面而来,让人头皮发炸,几乎快喘不过气。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