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颜录暗暗吃惊,准备悄悄后退,伺机寻找出路时,那名绝色女子一动,似有所觉,突然扭过身。

  “你就是这一代的弟子?怎么修为如此之低?”

  她朱唇轻启,声音清冷,如叮咚泉水,清脆悦耳,让人心旷神怡,语气淡淡道:

  “是师兄派你来的?”

  “咳,”颜录心中微动,发现完全看不透对方的修为,沉吟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拱手道:

  “前辈好,在下只是误闯此地,绝非有意打扰,不知可否指一条明路?”

  “嗯?”女子微蹙蛾眉,闻言沉默了许久,她表情古怪,盯着半空滴溜溜打转的青冥剑,半晌不语。

  正当颜录额头冒汗,不知该如何反应时,女子裙角飞扬,如烟花般飘渺,眨眼来到颜录面前,距离不过两三尺,几乎触手可及。

  “宗门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吗?一个小小炼气中期修为的弟子,竟也有资格来进行试炼,接受传承了……”

  她嗤笑一声,灿然星眸闪烁,一袭蓝裙曵地,淡淡扫了颜录一眼,表情有些怅然,自语般低叹,语气幽幽道:

  “也罢,既然你煞费苦心,祭炼了一柄剑器,又有缘来到此地,那么,就给你一个机会吧。”

  “呃,”颜录愕然,明白对方可能误会了什么,刚想开口解释几句,下一瞬手臂发麻,陡然发现半空中的青冥剑剧烈颤抖,不断游动。

  嗡!清越剑鸣响起,无形之中,掌心传来一股反方向的巨大力道,青冥剑滴溜溜打转,似乎即将要激射而出,落入女子掌心,从而脱离自己的掌控。

  “定!”颜录吃了一惊,赶紧催动真气,不断用神识御使剑器,清越的长吟炸响,伴随咔嚓几声,青冥剑化作流光,挣脱了一股无形牢笼的束缚,瞬间落入他掌心。

  “不错,与剑器心意相通,磨合程度马马虎虎……”

  蓝裙女子点了点头,双眸带着漠然,默默感受了一阵,沉吟片刻,昂首想了想,喟然长叹道:

  “去吧,等过了三关试炼的考核,再来见我。”

  说罢,她袍袖一挥,一股强横的无形伟力传出,浩浩荡荡,无可匹敌。

  嘎吱,伴随酸牙生涩的门轴转动声,巨大的浮雕石门缓缓开启,慢慢露出了一条两人宽的缝隙。

  刹那间,还不等颜录有所动作,完全反应过来,从石门缝隙之内,就爆发出一团璀璨夺目的炫目金光,差点能将人的眼睛闪瞎。

  “吼!”几乎在同时,从门缝后传来一股暴虐的嘶吼,一股难言的威压传来,嗡鸣作响,无形的巨大音浪犹如化作实质,在空气中荡漾出圈圈涟漪,灰尘不断往四周层层推移,霎时飞沙走石。

  “这是什么鬼东西?”

  颜录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发现蓝裙女子已经消失无踪,巨大音浪冲击而来,在整个铜殿内震荡,让他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几乎难受得想吐血。

  下一秒,颜录大口喘息,拼命催动体内真气,试图尽量稳住身形,从门缝里传来一股惨烈暴虐的凶恶气息,惊天动地,让人肝胆欲裂,呼吸都差点完全凝滞了。

  金光璀璨,烟尘滚滚。

  毫无征兆的,咔嚓一声炸响,火星四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推动巨型石门,刺耳的抓挠声不绝于耳,似乎有生物在门后剧烈刮挠,企图顶开石门,一举脱困。

  哗啦啦——

  伴随一阵铁链的拖动声,一只足有十米长,青灰色的狰狞铁爪探出。

  它奋力挣扎,不断掰扯着石门缝隙,尖锐指甲四处划动,将地面挠得碎石喷溅,眨眼划拉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入目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这就是所谓的传承试炼?别说三关,我一关都过不了啊!”

  颜录哭笑不得,只好施展身法,几个腾挪跳跃,远远躲在大殿角落,以免被青灰色巨爪误伤,若是不小心抓住,以他炼气境的渣渣修为,估计会直接被捏成肉泥吧?

  青灰色爪子剧烈挣扎,哗啦啦的抓挠声,震耳欲聋,嘈杂无比,过了许久之后,这只爪子似乎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终于不甘心的缩了回去。

  刹那间,璀璨夺目的金光缓缓消散,透过两人宽的门缝,只能看到一片黑沉沉的雾气,深不见底,完全看不清具体情况。

  “我是来找宝贝的,不是来送死的……”

  擦了擦额头冷汗,颜录掐动法诀,御使青冥剑悬浮半空,继续护卫在周身。

  他刚想动作,下一秒,从巨型石门内部,突然传来一股无可匹敌的恐怖吸扯力,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将颜录吸摄到半空,卷入到石门之内。

  砰!

  轰隆隆!

  耳边传来一声生涩沉凝的巨响,整扇石门缓缓关闭,严丝合缝,仿佛只是墙壁上雕刻的装饰品,从来没有打开过。

  ……

  “这是哪里?”

  颜录无处落脚,被恐怖的巨大拉扯力,给卷进巨门之内,还来不及惊叫,身子化作一颗出膛炮弹,瞬间穿越层层黑雾,朝下方的深渊不断落去。

  拼命手舞足蹈,他终于回过神,赶紧催动体内真气,借助短暂御空的能力,堪堪止住了下坠的势头,立马汗流浃背,赶忙朝四周扫视。

  “昂——”

  隐隐约约间,耳边音浪席卷,传来一阵十分压抑的龙吟声,横扫八方,震人心魄。

  颜录瞳孔剧烈收缩,浑身一震,昂首望天,只见高天之上,金芒璀璨,骨龙回翔,怒吼连连,正与一道模糊残影缠斗不休,剑气浩荡,斩破苍穹,威势惊天动地,让人汗毛倒竖,手脚发凉。

  “此人究竟是谁?”

  他深呼吸几口气,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头顶隐约可见一道巨型石门,镶嵌在悬崖峭壁之上,古老而苍凉,散发出腐朽之气。

  狂风席卷,浩瀚威压临身,让人心脏一缩,如坠冰窟。

  “不好!”下一秒,颜录脸色一白,突然发现真气消耗量大增,当即明白以炼气中期修为,御空而行,实在太过勉强。

  他双眸微眯,掐动法诀,拇指粗细的青冥剑立马簌簌颤抖,发出一声清越剑鸣,迎风见长,瞬间化作四尺长短,半空几个回旋,落于颜录脚下,衣衫猎猎狂舞,御风而行。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