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八十七章 剑阵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7 11:02: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刹那间,周围的空气仿佛凝滞了。

  两人浑身颤抖,肌肉僵硬,如同被人死死掐住脖子,全身上下,连手指头都难以动弹分毫。

  过了许久,伴随一声震天动地的凶戾嘶吼,颜录两人浑身一抖,霎时冷汗涔涔,突然恢复了身体的操控权。

  他们嗬嗬喘着粗气,不由两腿发软,脸色难看到极点,浑身发麻,刺痛难忍,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它……脱困了!”

  深呼吸一口气,颜录眯起眼睛,脸颊肌肉抽搐,咬紧牙关,抵御那股莫名升起的恐惧感,远远观察那道搅动云霄的凶煞之气,一时愣愣无言,心中无比震撼。

  轰!轰!

  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崎岖陡峭得多,碎石崩裂,沉闷的巨响震耳欲聋。

  下一秒,颜录突然反应过来,眼见杜老鬼脸色狂变,还在惊惧地望向远处宫殿方向,他心里发狠,准备趁机先下手为强,直接做掉对方。

  说时迟那时快,杜老鬼双眸微寒,脸上浮现阴毒之色,也几乎在同时反应过来,手心掐动法诀,迅速出手,不过终究还是慢了半拍。

  “死!”颜录低喝一声,身化游龙,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御使青冥剑,空气中响起尖锐啸声,璀璨夺目的剑芒横扫而出,犹如排山倒海,割裂空气,下一秒就笼罩住了杜老鬼。

  “哼,雕虫小技!”

  杜老鬼桀桀怪笑,浑身皮肤赤红,突然趴在地面,如同一头老蟾,口中发出牛吼般的刺耳蛙鸣,响彻云霄,突然将周围弥漫的雾气,一口吞入腹部,双腿向后蹬地,整个人猛然弹射而出,消失在原地。

  轰!

  以两人为中心,四面八方的天地灵气迅速聚集起来,疯狂席卷,气流乱窜,形成了一道狂暴的龙卷风,到处肆虐,将树木连根拔起。

  刹那间,两团模糊残影迅速闪烁,重重撞击于一处,激烈对碰,火球、土刺、冰箭飞速攒射,将附近地面,洞穿得一片狼藉。

  “来的好!”颜录怒目圆瞪,御使青冥剑,满头发丝猎猎狂舞,周身弥漫出粘稠的黑色雾气,陡然催动鬼影神针秘术,整个人气势节节攀升,恍如魔神,又狠狠挥出一剑。

  剑光璀璨,斩灭一切。

  “怎么可能!”

  杜老鬼眦目欲裂,面露惊容,发现颜录修为陡然暴增,似乎施展了什么秘法。

  他心中大急,顾不得留手,立马身化幻影,如同出膛炮弹,口中喷出炽热的紫色光束,沿途空气寸寸崩灭,夹杂两道璀璨流光,风驰电掣,一前一后,誓要将颜录虐杀成渣!

  哗啦啦——

  霎时,周围传来巨大的拉扯力道,无数碎石断木横飞半空,疯狂席卷,化作一道威势惊人的狂暴漩涡,浩浩荡荡,碾压毁灭一切。

  “给我死!”

  颜录迅速闪烁,声音冷酷低沉,他一击不成,立马不退反进,手撮剑指,往对手眉心重重一扎。

  青冥剑化作模糊残影,连续发动致命攻击,伴随法诀掐动,附近空气剧烈波动颤抖起来,噼里啪啦的炸响不绝于耳,劈头盖脸砸落,瞬间朝杜老鬼包围而去,重重压力袭来,狠狠撞击。

  “噗——”

  杜老鬼表情扭曲,浑身肌肤赤红无比,只觉气血翻涌,被璀璨剑芒扫中,护体的符箓轰然炸碎,他整个人骤然飞起,一口血喷出老远,跌落在地,整个人挣扎起身,半晌动弹不得,显然遭受了重创。

  电光火石之间,颜录冷冷一笑,继续催动体内真气,凭借鬼影神针激发的潜能,化作连串幻影,青冥剑电射而出,嗖的一声,洞穿了杜老鬼胸口。

  “你!”杜老鬼浑身剧痛,响起骨骼断裂之声,他哆哆嗦嗦地举起手,正想高呼求饶,突然脖子一疼,眼前发黑,瞬间失去了所有知觉。

  “真是只纸老虎呢,太弱了吧?”

  颜录摇了摇头,表情不屑,一剑斩下敌人头颅,一边探出神识,扫描四周,发现没有其余危险后,他才开始蹲下身子,清扫战场,搜刮扒拉尸体,收集起了战利品。

  这一战,看似轻松写意,不费吹灰之力,其实主要是杜老鬼大意轻敌,再加上他之前对战独目巨蝎,消耗了大量真气,出其不意下,这才被催动潜能秘术的颜录,给轻易击杀了!

  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牛皮哄哄,一副高手气派,不想今日阴沟里翻船,确实死的很冤!

  若是公平一战,颜录虽然可以战而胜之,但想杀死杜老鬼,恐怕要费一番力气。

  将杜老鬼的储物袋收好,颜录微微一笑,掐诀施展火球术,直接毁尸灭迹,将无头尸体焚烧成灰烬,又收拾好首尾,随后扫视四周,发现没有人跟踪偷窥,立马施展身法,远遁而去。

  许久之后,一边赶路,颜录四处游走,远远避开大片宫殿群,那具庞大骸骨正大发神威,到处肆虐,脚一跺,山崩地裂,让人根本不敢靠近。

  途中,他探出神识,查看了一下杜老鬼的储物袋,发现里面有两百多块灵石,成堆的玉简,两颗凝元果,一些杂七杂八的灵药矿石之类,还有两三件破损的下品法器,身家不多不少,马马虎虎,也不算白忙活一场。

  这处古修洞府面积广袤,他四处搜索,在每一处坍塌的殿宇内,几乎都搜查过,除了那些禁制强横的核心区域进不去,其他地方都是空空如也,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一边飞掠,沿途的破败建筑内,偶尔还能看到几名修士窜出,空着一双手,满脸晦气,骂骂咧咧地驾驭遁光,冲天而起,继续跑其他地方搜刮去了。

  “真是伤脑筋啊……”

  颜录暗暗皱眉,远远避开两名邪修,刚准备走入一座路边荒废的古殿,远方呼啸轰鸣,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瞬间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轰隆!

  整个大地震动起来,绽开无数道密密麻麻的裂痕,伴随天崩地裂的巨响,旁边几座殿宇瞬间坍塌,仿佛蕴含了什么异变,空气中传来可怕的压迫感,让人汗毛倒竖。

  “怎么回事?”

  颜录脸色狂变,身子晃动站立不稳,只觉整个古修洞府隆隆作响,似乎即将倾覆,彻底坍塌成废墟。

  不远处,天空中飞出十余道遁光,众多散修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纷纷望向四周。

  环视左右,也顾不得继续搜索,颜录凝神戒备,突然就发现了异常,不由悚然而惊。

  整个庞大空间里,脚下地面,突然绽放出无数道密密麻麻的奇特纹路,繁复神秘,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晕,越来越亮,仿佛是某种阵法被彻底激活,正在产生剧变。

  嗖嗖嗖——

  连绵起伏的古老宫殿,地面的花草树木,一块块风化成砂的碎石,整个庞大空间里,所有物体表面都散发光芒,犹如有生命一般,微微律动,传来有节奏的呼吸跳动。

  空气中,有如实质的冲击波横扫八方,让颜录脸色涨红,闷哼一声,只能连退数步,这才借助法器之威,堪堪抵挡。

  半空中,霹雳炸响,剩余的十来名修士左支右绌,鬼哭狼嚎,立马驾驭遁光,匆匆落到地面,神色惊疑不定。

  刹那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片片乌云飘荡而来,聚集在连绵起伏的宫殿群上方,附近光线肉眼可见的昏暗了下来。

  “吼——”

  那具牛头人身的庞大骸骨,眼见如此异变,不由勃然大怒。

  它头顶狰狞的巨大犄角,闪烁着璀璨的漆黑色光晕,猩红的巨眼,射出火炬般的血光,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昂首望天,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恐怖咆哮。

  嗡!无形冲击波荡漾,直震得对面宫殿摇摇欲坠,碎石喷溅,眨眼被可怕音浪掀飞,直接吹到半空,被整个夷为平地。

  咻咻咻——

  周围区域里,一草一木,漫天乌云,电光闪烁,突然亮起了亿万道拇指粗细的光晕,凛冽刺骨。

  刹那间,颜录呼吸凝滞,顿时发觉整个庞大空间里,周遭的所有空气,都仿佛化作了一柄柄利剑,眼前天地变得前所未有的陌生,压抑且晦涩,让人心中发寒。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