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八十九章 禁婆(二合一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29 03:2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好好!好一门血脉传承之术,好精妙的法诀,好高深的立意!好一门旷世奇术!简直是天助我也!”

  颜录目不转睛,仔细钻研玉简里的内容,双眸越来越亮,脸上表情愈发惊奇,突然仰头哈哈大笑,笑得极为酣畅淋漓,仿佛解决了一件燃眉之急。

  广袤苍玄界,修仙的历史何止百万年,无数惊才绝艳之辈,层出不穷,创造出了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神通法术,移山填海、摘星拿月、法天象地,只若等闲,其中有一门极为奇特的秘术,名为血脉传承大法!

  这种秘术精妙绝伦,乃是由上古大能钻研而出,最后能获取的收益极大,风险也是大到吓人。

  核心宗旨,就是以大神通、大毅力、大无畏之手段,取妖兽、异兽之血脉,使用特有的咒印,将其封印融入修士体内,经年累月下不断稳固消化,最终化作能稳定传承给下一代的特殊血脉。

  修炼了这种秘术的修士,被称作为血脉修士,有的甚至可稳定传承妖兽、异兽的血脉,使修炼速度加快,甚至修士后代资质被优化,变得天赋异禀,可有一定几率,觉醒继承血脉异兽的天赋神通,不可谓不强横。

  当然,有利也有弊,血脉修士,一代接一代传承,除了可以继承异兽神通、修炼天赋,也可能会继承一些对应的弱点,比如怕水、怕火、怕雷电,或者畏惧某种妖兽天敌,或变成极阴极阳之体,折损寿命……

  而且,伴随一代代繁衍生息,血脉传承的修士后裔们,血脉浓度会越来越稀薄,最后泯然众人,除了继承血脉的弊端、弱点外,将得不到丝毫益处。

  古往今来,不泛惊天动地的大能修士,为了与天同寿,长生逍遥,为了傲啸苍穹,纵横四海。

  他们前赴后继,不遗余力,勇猛精进,以自身或者敌人为试验对象,进行大量九死一生的秘术试验,无数疯狂大胆的血腥试验,很多修士尝试后,最终失败,也有的侥幸成功,最后幸存了下来。

  为了长生久视,些许牺牲又算什么?

  颜录长身而起,默默端详玉简内容,半晌无言。

  这门秘术,虽然暂时派不上用场,但以后肯定会有大用!

  沉默许久之后,他翻手收好功法,开始盘算起下一步打算。

  次日,天光大亮。

  长元坊市热闹非凡,坐落于峰峦之巅,云雾缭绕,飞檐椽角,奇花异草,一道道遁光落下,悬泉飞瀑,修士来往不绝,颇有一番意境。

  街道两旁,遍布鳞次栉比的坊市商铺,南来北往的散修汇聚成群,在各个店铺里挑挑拣拣,扣扣索索半天,才忍痛花费灵石,购买了一二心爱之物,出门时满脸喜悦,犹如捡了个天大便宜。

  一处阁楼内,突然走出了一名面如冠玉的青年,他缓缓转过身子,望了眼附近行色匆匆的修士,不由暗皱眉头。

  “坊市里,最近一些时日,似乎多了不少炼气高阶的陌生强者。而且,往日里被暗地窥视的不适感,这几个月,也没了踪迹,奇怪……”

  颜录背负双手,沿着人流如织的街道,信步直走,很快返回了洞府。

  书房静室之内,地面放着一个黄锻的蒲团,颜录盘膝而坐,从怀里取出一个巴掌大小,丝毫不起眼的黑色小袋子,开始反复端详起来。

  此物名为灵兽袋,乃是用一种异兽山貘的胃馕,再经过铭刻特殊法阵,而炼制成的宝物,价值是普通储物袋的数倍。

  一般而言,灵兽袋内部的空间,十倍于普通储物袋,但由于原材料是异兽胃馕,充斥着一种淡淡的墨绿色腐蚀性雾气,会缓慢侵蚀法器、灵药、灵材、矿石的灵性,十分霸道。

  凡俗物品放入其内,则一时三刻后,很可能会被腐蚀得千疮百孔,因此,灵兽袋空间虽大,但只适合用来圈养妖兽等活物,不能当做普通储物袋使用。

  将新购买的灵兽袋收好,颜录微蹙眉头,默默思索长元坊市的细微变化。

  转念一想,前两天洪娇娇在串门时,从她爷爷不经意间透露的信息来看,似乎过段时间,局势将恶化,可能会发生某种变故,这让颜录隐隐不安,感觉极为烦躁。

  说来可笑,颜录性格谨慎,其实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上次古修洞府之行,不管是大发神威的庞大骸骨,还是洞府空间里毁天灭地的恐怖禁制,都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在那股强大的力量面前,他只觉一阵深深的无力,挫败感如潮水般涌来。

  颜录清楚明白,在伟力归于自身的修仙世界,面对远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就只能不断刻苦修炼,持续变强,变得越来越强!

  只有高高站在山巅,才能俯视一切,将一切威胁踩在脚底。

  修仙一途,长生之道,只有身负惊天动地的修为,才能傲视苍穹,逍遥天地间,不惧任何存在!

  “力量,我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颜录双目赤红,回忆庞大骸骨发怒的可怕场景,还有那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势,不由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嵌进肉里,心里打定了主意。

  许久之后,他幽幽叹息一声,眸底闪过一抹寒芒,默默盘膝而坐,沉入心神。

  意识海深处,伴随昊天铃悬浮半空,大放光彩,周围空间迅速波动,泛起肉眼可见的圈圈涟漪。

  下一秒,嗖的一声,颜录化作白光,瞬间消失在原地。

  静室内,立马变得空空荡荡。

  ……

  星罗棋布的礁滩,广阔无垠的深蓝色海洋,一望无际,景色单调,让人抓狂。

  这里位于南疆的西沙群岛,海天一色。

  红彤彤的太阳高悬,海面波澜起伏,被狂风划出一道道雪白波涛。

  下一秒,海天相接之处,突然出现了一条白线,一艘渔船乘风破浪而来,速度极快。

  周围海风呼啸盘旋,传来巨大风压之力,渔船极速穿梭,破开海浪,荡漾出层层涟漪。

  船头之上,一名青衫人影负手而立,他面如冠玉,衣袂飘飘,猎猎海风之中,波涛起伏隐现,身后的渔船空无一人,在一股雄浑奇异的力量中,激射而出,速度飞快,宛如海鸟滑翔。

  没多久功夫,这条水线从海天交界之处蔓延开,向海洋中心的大片礁石群迅速靠近。

  “终于找到了!嘿,总算不枉费我施展的追踪法术,幸好没有失效!”

  颜录昂首挺立,表情淡淡,望着一艘靠在礁石旁的现代化捕鱼船,默默感应追踪印记的具体位置,露出预料之中的表情,莞尔一笑。

  上一次,离开盗墓笔记世界前,为了方便下次的降临,颜录其实做了诸多准备。

  比如,他于神不知鬼不觉中,悄悄施展一种秘术,在吴邪、王胖子几人身上打下了一个追踪印记,半年之内,保持一定距离,就能迅速精准定位,十分奇特。

  十多天前,颜录真身穿越,借助昊天铃的神通之助,返回了盗墓笔记世界,准备搜寻一些渴望已久的重宝,快速增强实力。

  这一次,他修为暴增,又购买了许多道具宝物,此次探索,相信跟随吴邪一行人,肯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偿所愿。

  并且,以如今之力,想将其带回苍玄界,应该不成问题,不用再畏首畏尾。

  刚返回这个世界,颜录悠哉悠哉,一副汉服爱好者打扮,就来到了附近的大城市,发现距离上次离开,才过去了一个多月。

  他默默推算,估摸吴邪、王胖子、吴三省、阿宁一行人,还有闷油瓶假扮的教授张秃子,应该早就来到了西沙群岛,开始了西沙的明末海底沉船墓探索之旅。

  这个奇特的海底墓穴,由一艘庞大海船构成,特意凿沉后,镶嵌入了海底礁石群里。

  乃是大名鼎鼎的明代风水大师汪藏海,苦心孤诣,才建造出来的古墓,隐藏着不少秘密。

  一开始,颜录马不停蹄,先返回七星鲁王宫,等发现地宫里的九头蛇柏、尸蹩群、两具战国古尸,都完好无损,还在被大量阴气默默温养后,他立马放下心来。

  之后几天,颜录使用钞能力,外加一些摄神的小手段,找到了盗墓笔记里,吴邪、吴三省的死对头,也就是裘德考开设的海洋探索公司,获知了一系列情报。

  然后,他神不知鬼不觉,来到了西沙群岛,在海底墓的大概方位,一路施展追踪秘术,花费了数天时间,这才精确锁定了位置,找到了吴邪几人的踪迹。

  要知道,汪藏海可不是一般人,和战国时期的铁面生一样,他在风水上的造诣,还有奇门遁甲之术的钻研,可谓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仅主持修建了明皇宫、云顶天宫的改造,妥妥奇人一枚。

  即使在死后几百年,通过墓穴里的布置,也将原著里的吴三省、闷油瓶、吴邪、裘德考等所有人,几乎甩得团团转,差点将他们团灭,其心思之缜密、手段之高强,可见一斑。

  “咦,看来我来晚一步了……”

  颜录负手而立,站在船头,发现礁石旁的渔船内部,空无一人,又发现海天相接处,似乎隐约有刮风暴,海啸来临的迹象,略微思索一会,立马明白了剧情的大概进度。

  此时此刻,经过一个多月的探索,若他没有猜错,西沙群岛的明代沉船墓剧情,应该快接近尾声了。

  对此,颜录没有任何失望,他对盗墓没有什么兴趣,墓穴里隐藏的种种宝物,才是自己此行的目的,只要能得手,过程并不重要。

  默默等待许久,颜录运转阴符经功法,呼吸着稀薄的天地灵气,开始闭目养神。

  约莫数刻钟后。

  海平线上的火烧云倒影在海水里,分外妖娆。

  附近景色宁静苍茫,一片空灵悠远。

  突然,紧挨大片礁石群的空旷海面上,冒出了大量气泡,伴随一声轰隆闷响,周围海水波澜起伏,开始剧烈荡漾起来,犹如瞬间沸腾了一般,

  哗啦一声,三道人影突然破水而出,正是吴邪、王胖子两人,他们拖着昏迷不醒的阿宁,立马手脚并用,慌忙朝渔船游去。

  “他娘的,胖爷我今天也是命大,竟然没被那鬼东西害死,真是晦气!”

  王胖子一边划水,脸色发黑,嘴里嘀嘀咕咕,忿忿不平道。

  吴邪突然大叫:“有情况,船上没人!”

  王胖子瞪了瞪眼,将软绵绵的女人放在甲板上,摇头说不对:“我说天真无邪同志,你眼睛不好使啊,那里不是有个人吗,不过,是另外一艘船。”

  吴邪闻言,赶紧扭头看去,立马发现了另一艘船上的颜录,不由惊叫道:“你!你怎么也来了!而且,怎么间隔短短一月不见,你好像变老了一些!”

  颜录摇了摇头,微笑不语,默默盯着海面,凝神屏气。

  下一秒,海面哗啦一声,又一道人影破水而出,他灵活如海鱼,三下五除二,窜上了渔船,与吴邪两人并肩而立。

  几乎在一瞬间,他眸底闪过异色,也注意到了颜录的存在,面色微变,先打量了阿宁一眼,发现没有大碍,这才做了个手势,声音沙哑道:

  “小心点,水里的东西要出来了!”

  王胖子闻言,脸都差点绿了,大骂道:“到底有完没完,他娘的,真是阴魂不散,要不是没雷管,胖爷我直接弄死它得了!”

  吴邪撇撇嘴,刚想拌嘴,突然浑身一颤,用手狂指着对面,大吼道:

  “糟啦,真跟过来了!”

  “来的好!”

  颜录微眯双眸,正当闷油瓶几人退后两步,脸色大变时,他则背负双手,一动不动,默默盯着暗流涌动的海面,目不转睛。

  下一秒,在吴邪等人的惊骇目光中,浩瀚无垠的宽阔海面上,突然咕噜噜冒出大量气泡。

  波涛汹涌的水面下,一大团黑色墨汁一样的东西,逐渐渗透了出来,仔细一看,这黑漆漆一大团一大团的东西,竟然全是头发!

  那墨黑色的海量头发,缓慢蠕动,仿佛还有意识,往后缩了几下,不断翻滚,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就在颜录眯眼看时,那大团头发猛然一缩,又猛地一放,众人定睛细看,从头发最深处,吐出了一个死人。

  那人穿着潜水服,鼻子嘴巴,甚至眼珠子里都有头发长出来,极为骇人。

  “他娘的,胖爷我碰见你,真是倒八辈子血霉了!”

  王胖子哇哇大叫,急的直跳脚,一阵手忙脚乱,就想冲进船舱抄家伙。

  “先等一下,”闷油瓶摇摇头,拦住了王胖子,对吴邪使个眼色。

  他一双淡然得一点波澜也没有的眼睛,正定定看着颜录,撇了撇嘴,潜台词不言而喻。

  “那个,颜大爷,您既然是道士,又贵为守墓人,能不能发发神通,把这鬼玩意收服了!”

  被闷油瓶一阻,王胖子立马气急,大口喘息,只觉喉咙发紧,只好硬着头皮,朝颜录尴尬笑道。

  他一张胖脸上肥肉直抖,笑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抱歉,我不是道士,也不是守墓人。苍茫天地间,红尘寻仙客。溯光阴之逆旅,孕大道之灵机,今日偶然路过,仅此而已。”

  颜录眼神淡淡,洒然而笑,眸底老气横秋,摆出一副看戏的戏谑表情,差点将王胖子给噎得够呛。

  吴邪身子一抖,连忙缩在闷油瓶身后,手指哆哆嗦嗦,低吼道:“不好!它出来了!”

  海水里,一名肌肤胜雪,面色惨白的美貌女尸,突然浮出了水面。

  她身披长发,不着片缕,妖娆且妩媚,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两只妖眼竟然没有眼白,黑色眼珠占据了整个眼眶,乍一看像是被剜去双目的狰狞腐尸,浑身散发出诡异的气息。

  仅仅一眼,就让人心惊肉跳,犹如坠入冰窟,手脚发凉。

  “禁婆!来的好!”

  颜录微眯双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欣喜,立马掐动法诀,电射而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