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九十一章 烛九阴(二合一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8-31 01:40: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过了几天,一番好说歹说,软磨硬泡之下,吴邪终于被老痒说动,两人购齐装备,准备去秦岭倒斗玩儿。

  而他们途中,将会遇到另外一伙奸诈的盗墓团伙,也就是泰叔、李琵琶、二麻子、凉师爷、王老板等一行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颜录那一头,趁吴邪两人踌躇满志,去sx省秦岭地区倒斗探险的空档,他也马不停蹄,悄悄忙活了自己的事。

  在正式去秦岭前,颜录突发奇想,根据原著的信息记载,又跑去了山东的祁蒙山,在那儿有一座古老道观。

  如果他所料不错,那里可能还藏着一件宝贝,应该还没有被裘德考和解连环霍霍掉,当然,前提是道观还存在。

  最后,耗费了大半个月功夫,颜录四处打听,又使用钞能力开路,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那座位于祁蒙山的古老道观。

  “终于到了!”

  祁蒙山内部,颜录风尘仆仆,望着对面,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不远处,两座相距不到五十米的悬崖之间,底下腾空,上面则坐落着一座古色古香的道观建筑,十分奇特。

  整个道观类似于一个巨大的阶梯,共有七层,墙壁是刷黄漆的泥墙,十分简陋。

  颜录双眸发亮,走到道观前,发现附近人烟稀少,没有几个香客,无人打扰,确实是一处清修的好去处。

  道观最上面四层,是架在两道悬崖中间的木板,没有栏杆,几个神龛上面是土塑的三清像,也有观音和土地,颇有中国特色。

  走入道观,有一名中年道士接待,颜录到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蹊跷,也就随手塞了点香火钱,谎称是偶然进山旅游的驴友,途径此地,所以很感兴趣,特意过来瞅瞅。

  这个地方,在几十年前,位于道观最顶层,原本是有一个巨大的青铜炼丹炉,年代极为久远。

  不过,后来这丹炉难逃厄运,被阿宁所在的海洋探索公司老板,也就是吴邪、吴三省的死对头裘德考,给派人锯成了青铜碎块,这才偷偷运出了国,流失海外。

  接下来半个小时,颜录悠哉悠哉,装作普通游客,在道观里四处瞎逛了逛,中年道士陪了一会儿,也就回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毕竟,道观穷得叮当响,也没有啥值钱玩意,更不怕招贼。

  这观主也是实在人,自从收了颜录的香火钱,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他也故意装糊涂,睁只眼闭只眼,任由颜录折腾,索性由这游客自由活动了,一直没怎么过问,或者加以限制。

  “嗯?”颜录探出神识,一寸寸扫描整个道观,总共七层建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多久功夫,他就发现了端倪。

  在靠近道观底座的岩壁内部,竟然有着一处镂空的隐秘所在,约莫方圆半米大小,内部似乎藏着一样东西。

  颜录喜上心头,借着过夜的由头,月上三更,神不知鬼不觉,直接取出了此物。

  第二天,在观主的热情欢送下,颜录打了声招呼,扬长而去,满载而归。

  颜录此行,其实本来也只是碰碰运气,万万没想到,最后瞎猫碰上死耗子,竟然还真能有所收获!

  为了节省时间,他来返都是乘坐飞机,一路使用钞能力开路,好吃的,好玩的,各种高大上的奢华服务,都来了一个遍,好好享受了一把万恶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生活美滋滋。

  飞机上,颜录满脸惬意,靠着躺椅,看了眼舷窗外的蓝天白云,以及底下隐现脉络的山川河流,缓缓扭回头,开始闭目养神。

  心神沉入储物袋,在堆满各种杂物的角落,静静摆放着一方巴掌大小的精致炼丹炉。

  这个丹炉小巧趁手,材质特殊,表面花纹精致,形状十分奇特,好比一只倒翻的莲花,绿锈斑驳,年代久远,明显不是凡物。

  刚得到此物,颜录探出神识,仔细检查,心中就是一喜,发现内部铭刻了大量特殊禁制,竟然是一件荒废许久的法器,也不知是古代的哪位高人炼制。

  也多亏这丹炉摆放隐秘,机缘巧合下,终于幸运保存了下来,还逃过了裘德考这美国佬的毒手,不得不说算是奇迹。

  说来也怪,颜录之所以突发奇想,冒然来到祁蒙山寻宝,其实也是心血来潮,勉强算是一种修士的直觉,还有就是对祁蒙山古墓的猜想。

  不用说,这祁蒙山区域,可是一处修仙访道的好去处,在古代灵气还未枯竭时,不知有多少修炼者停留过。

  而原著里,那尊被裘德考毁掉的巨大青铜炼丹炉,就是祁蒙山一次地震中,从附近山沟沟里塌出来的,伴随而来的还有许多死人骷髅,一起被当地村民抬到了道观,给供奉镇压了起来。

  以颜录猜想,附近深山某处,应该有一位古代修炼者的洞府,那尊巨大青铜炼丹炉,和小巧的莲花丹炉,应该是一套的,机缘巧合下,在地震中,才重新现世。

  如此这般,颜录悠哉悠哉,得到法器丹炉后,一路默默温养,心情大为愉悦。

  他游山玩水,慢慢悠悠,一个多月后,直接来到了sx省的省会城市。

  秦岭深处。

  夹子沟,一线天。

  这里地势壮观,山高林密,古木参天,巨大的山峰如被一把利剑劈开,气势恢宏,陡峭无比。

  “嗯,应该就在附近……”

  颜录抬头看了看天,估摸时机差不多了,他嘴里念念有词,直接掐动法诀,施展秘术,试图沟通吴邪身上的追踪印记,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一处隐秘所在。

  许久之后。

  根据那股模糊的印记定位,颜录紧走慢赶,一路沿着地下暗河往前走,花费了数个时辰后,不断用神识扫描附近,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秘道。

  “咦?”颜录化作残影,指尖施展火苗术,整个人钻出秘道,前面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巨大圆形直井的底部,直径六十多米,底部凹陷成深坑,附近黑影绰绰。

  这里位于山峰的岩层底部,颜录仔细观察,发现边上的直井壁有开凿痕迹,凹凸不平。

  距离他不远处,有着一幅非常壮观的景象。

  在深坑中心,竖着一根直径十米左右的大铜柱子,初看还以为是一堵有弧度的铜墙,直上而去,高不可攀,铜柱之上,还有很多粗细不一、类似枝桠的铜棍,整根铜柱的底部插入坑底深处,非常稳固。

  这么巨大的一根铜柱,颜录极目远眺,即使不计算深埋岩层地下的半截,单纯估算地面之上的半截,最少也有数百米高,不得不说,简直是一个伟大的神迹,太过不可思议!

  “有点意思,这就是所谓的青铜神树?传说中,可物质化人心中的任何愿望?”

  颜录挑了挑眉,在地面发现了不少猴子尸体,似乎是从高处坠落,摔得血肉模糊,偶尔两三只,身上还有枪伤。

  除此以外,地面还有一具血肉模糊的老者尸体,应该是那位叫泰叔的盗墓贼,不幸从高空坠落,已经嗝屁掉了。

  想也不用想,此时吴邪、老痒、凉师爷几人,应该就在青铜树顶端,刚才显然经历过一场生死恶斗!

  他抬起头,打量着高耸巍峨的巨大青铜树,一边转圈贴近观看,一边探出神识,仔细扫描。

  这铜树表面刻满了云雷纹,散发出一股极为隐晦神秘的波动,似乎颇有奥秘,邪异无比,让人心中直冒寒气。

  走到附近几只黄毛猴子的尸体前,颜录蹲下身子,仔细打量。

  一只只猴子尸体的头部,戴着一张张表情不同,或痛苦,或忧郁,或狰狞,或阴笑的陶瓷面具,细微表情雕刻得活灵活现,看起来极为瘆人。

  “这就是螭蛊吗?有点意思,这种灵虫喜欢寄生在生物体内,甚至可以操控大脑神经,让人类和猴子化作奴隶,变得狂暴而富有攻击性……”

  颜录伸出右手,将一只猴子头颅的陶瓷面具取下。

  面具翻转过来,可以看到面具后面,嘴巴位置,有一个拳头大小,犹如蜗牛壳一样的螺旋突起,已经被子弹打出个窟窿。

  可以看到里面,几只螃蟹腿一样的爪子伸出来,碾碎陶瓷面具的螺旋凸起,一只奇特的虫子就呈现在眼前,另外一截长长的虫体,从猴子的嘴巴,深入了喉管,直达脑部神经,诡异非常。

  颜录看过原著,自然知道这是商周时期,蛇国古代先民培养的特殊蛊虫,乃是一种邪术。

  它们能在宿主体内繁殖,等宿主死亡,就会陷入休眠状态,重新等待下一个宿主,以同样方式进行寄生操控。

  “这种虫子,历经几千年的休眠状态,都还能存活至今,活动自如。也许,可以将其带到苍玄界,好好精心培育一番,到时可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颜录微蹙眉头,默默思索一番,随后长身而起,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巨大青铜树,眸底神光湛湛,洒然一笑,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兴奋表情。

  说时迟那时快,他掐动法诀,袖口青光闪烁,一柄剑器滴溜溜打转,迎风见长,化作四尺长短,稳稳托在他脚下。

  下一秒,嗖的一声,颜录御剑飞行,朝着青铜神树顶端,风驰电掣,飙射而出,眨眼化作璀璨青光,没入洞窟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却说另一头。

  这一个多月来,吴邪和老痒扮作游客,进入了秦岭的深山老林,经历千辛万苦,先后与另一个盗墓贼团伙,也就是泰叔、二麻子、王老板、凉师爷等人斗智斗勇。

  一开始,吴邪两人通过地下暗河,找到了蛇国遗迹,入黄泉瀑布,又顺道救了盗墓贼团伙的智囊凉师爷。

  接着,他们闯入了一个溶洞里的万人尸坑,被困尸骸迷宫,经历人鼠大战,机缘巧合下,发现了青铜神树,又与被螭蛊操控的猴群爆发惨烈战斗。

  之后,吴邪和老痒两人,来到青铜神树顶端,被王老板、凉师爷持枪胁迫。

  吴邪被逼无奈,只好暂时放下受伤的老痒,独自进入青铜神树探索,充当趟雷的炮灰角色,在青铜树顶发现了一神秘的巨型棺椁。

  王老板随之潜入,和他激烈搏斗,两人坠入椁内,这才发现青铜神树内部空心,深不见底,两人各怀鬼胎,顺着几根青铜锁链一路往下滑,原来在下方六七十米处,绑着一悬空的巨型琥珀。

  青铜神树内部,巨型琥珀之上。

  吴邪脸色狂变,扶住青铜锁链,稳稳踩着巨型琥珀,生怕一不小心,会掉入深不见底的神树底部,摔成烂泥,死得跟泰叔一样惨。

  他表情奇异,脑海闪过一抹灵光,立马想通了什么,死死盯着王老板的胖脸,突然一言不发。

  王老板眉头微皱,说着广东口音很重的塑料普通话,用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警惕地凝视着吴邪,不悦道:

  “后生仔,有没有搞错,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吴邪冷笑一声,轻声道:“王老板,你刚才口袋里的荧光棒,香烟等物,到底是哪里变出来的?嗯,王老板,或者,老痒?你为什么要骗我?”

  王老板愣了愣,隔了许久,才扑哧一笑,肥胖的身体开始收缩,犹如泄了气的皮球,很快瘪了下去。

  他的脸一点一点变化,慢慢变作老痒的面孔,略微有点口吃,叹气道:“老……老吴,我是有苦衷的,绝不是故意想骗你!我……只是想复活一个人,而只有你才能帮到我!”

  “哼!你竟然还想逆天而行,趁早死了这条心吧,那是不可能办到的!!就算能复活,最后制造出来的鬼玩意,还算是原来那个人吗?!”

  吴邪脸色铁青,被老友欺骗的感觉,让他出奇的愤怒,当下冷笑一声,就想反唇相讥。

  “老……老吴,你没猜错,这棵青铜神树,确实可以将潜意识物质化,几乎想什么就有什么!心想事成,很美妙吧?但是,潜意识是不可控的,这种力量很恐怖!如果你尝试用思维去控制,但又无法摒除杂念,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老痒浑身颤抖,似乎想到了什么悲伤的往事,凭空从手里变出一支香烟,没用打火机,烟就自动着了,他猛吸一口烟,哆哆嗦嗦道:

  “我出狱前,我妈因为心脏病复发,就过世了。她倒在缝纫机上,等我回家后,把她扶起来!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吴邪呼吸一滞,浑身涌现寒意,没有吭声,沉默以对。

  老痒摸了摸额头,痛哭流涕,闭上眼睛,开始痛苦呻吟起来:“由于家里无人,我妈死了一段时间了。她的脸,已经粘在缝纫机上,一拉就全部撕下来了……,我的天……”

  后半句话,他缓了许久,表情痛苦,哀嚎道:“可是,我将我妈收殓下葬后,过几天,发现我妈突然又复活了,烧的菜和以前一样好吃!而且有一次小区断电,只有我家里特殊!家里所有电器,没电照样开,连插头也不用插!”

  吴邪表情惊恐,心里越听越冒凉气,迟疑道:“那……”

  老痒点点头,叹气道:“没错,我妈是我自己的潜意识制造出来的。但是,潜意识不受控制!有一天,我起来的时候,突然看见我妈背对我做缝纫,我吓坏了,蹑手蹑脚过去,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的天,我妈她的脸,竟……竟然又……”

  话未说完,老痒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的动作,表情悲伤痛苦,已经泣不成声。

  ……

  与此同时,青铜神树外部。

  这个空间,是一个连通的巨型天然溶洞,颜录脚踩飞剑,落到了青铜树顶,开始左右打量。

  此处应该十分贴近地表,从边上的绝壁垂下很多榕树的树木根系,根须非常粗大,像触手一样,缠绕住扶栏,将栈道包裹得严严实实。

  “就是这儿了,看来吴邪和老痒,已经进入神树内部了……”

  颜录眯缝双眸,看了看地面杂乱的脚印,以及青铜神树顶上的空地,还有被大量根须缠绕的一口巨大棺椁,不由暗暗一笑。

  远远看去,这一大团一大团榕树根系,就如同一只鬼手,牢牢抓住了铜树顶端。

  就在此时,颜录眉头微蹙,突然发现脚下的青铜树,猛地震动了一下,蓦然开始地动山摇,连站都站不稳,传来一阵奇异的嘶嘶声,让人毛骨悚然。

  “不好!”他脸色一变,立马御使飞剑,从青铜神树顶端掠出,悬浮在二十米外的高空,取出摄魂幡、鬼玺等法器,严阵以待。

  整棵青铜神树内部发生剧变,瞬间摇晃起来,高频率嗡嗡颤抖,震动得很厉害。

  青铜树之上,无数粗壮根须包裹中,巨大棺椁的石盖被一股巨力顶飞。

  哗啦啦!

  这一下力量极其霸道,将铁条一样的无数根须撞得粉碎,横飞半空,翻滚着激射而出,犹如出膛炮弹,打在十多米外的栈道,扫塌了一大片。

  漫天木屑中,一只黑色触手甩过,将几座青铜雕像拍的化作软泥。

  混乱中,吴邪、老痒慌忙逃窜,连滚带爬,从祭台里冲出来,一边逃,一边恐惧的回头张望。

  老痒脸都绿了,一边逃,一边大骂:“白痴,都怪你乱想!这怪物该不会真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吧?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吴邪气喘如牛,一边使出吃奶的劲,拼命大步狂奔,嚷嚷道:“老子对天发誓,我也是第一次见这鬼玩意!真不是我潜意识制造出来的!”

  两人屁滚尿流,犹如被恶鬼追杀,匆匆抓住连接青铜树顶枝桠,和对面几十米外石壁的一根尼龙绳,猴子一样灵活,迅速滑了过去。

  等吴邪手忙脚乱,爬到了对面洞壁的窟窿里,老痒也随之喘口气,一边迅速朝对面爬去,一边回头张望。

  下一瞬,等他瞥到半空御剑飞行的颜录,不由哇的怪叫一声,差点吓晕过去,嘶吼道:

  “妈了个巴子,他……他到底是谁?老吴,你个王八蛋,这又是你潜意识制造出的怪物吗?!你他娘想害死我们?!”

  吴邪脸色发苦,刚想大叫冤枉,等扭头看清那名半空悬浮,白衣飘飘的颜录,不由愣了愣,随即大喜过望,喊道:

  “颜剑仙,你真是救星啊,麻烦您发发神通,把那头怪物给收了吧!”

  “天真无邪同志,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本座,就是来降妖除魔的!也罢,今天算你们运气好……”

  颜录挑了挑眉,踩着飞剑,悬浮在半空,看了看吴邪两人,装作一副诧异之色,笑眯眯道。

  随后,他御剑而行,也不管吴邪、老痒的震惊之色,化作流光,来到了青铜神树正上方,低头眯眼细瞧。

  轰隆!

  伴随那条狰狞触手缩回去,青铜神树空心的内部,黑暗深处,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了三人眼前。

  浓厚的黑暗中,那只巨大眼睛里亮起一道紫色的诡异瞳孔,像猫一样化作窄线。

  伴随巨眼迅速上升,不断逼近,穿破重重黑暗,整棵青铜神树都震的厉害,咔咔咔,恐怖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般传来,让人肝胆俱裂,惊骇欲绝!

  轰隆隆——

  砰!

  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烟尘滚滚,一头小山般的庞然大物,突然从青铜神树内部窜出,犹如一条蛟龙,化作黑色旋风。

  轰隆,它陡然落地,炸开漫天火星,巨大如汽车的蛇头,蠕动的坚硬鳞片,空气中无处不在的诡异摩擦声,竟然是一条独眼巨蟒,浑身散发出滔天凶气,搅动四面八方,碾压得附近根须寸寸崩裂!

  “嘶——”它嘶嘶吐着舌信,张开血盆大口,用毫无感情的暴虐目光,虎视眈眈地抬头,死死盯着颜录。

  独眼巨蟒张开嘴,暗紫色的眼睛四下闪动,眸底流露出残忍的凶光,它盘成一团的庞大身躯蠢蠢欲动,刺鼻的腥风,以及恶臭扑面而来,蕴含剧毒,熏得人头晕目眩,似乎随时将弹射而出,将他撕咬成碎片。

  “很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颜录目光炯炯,御剑而行,悬浮在不远处,脸上表情欣喜若狂,目光贪婪,死死盯着独目巨蟒。

  他一边默默催动摄魂幡,一边瞅了瞅对面洞窟里,屁滚尿流、慌忙逃窜的吴邪两人,暗道:

  “吴邪啊吴邪,你可真不愧是盗墓笔记的天命之子!这可是一头上古异兽烛龙的幼年体,你竟然还能逃得一命,当真开挂到了逆天的地步啊!”

  “嗯,它体内蕴含着大凶之兽烛九阴的一丝精纯血脉,如果能得到,那我的后续计划就……”

  念头刚起,一股奇特尖啸声炸起,勾魂夺魄,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强风乱窜,杀机迅速袭来,眼看就要将半空的颜录撕碎!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