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九十五章 量子力学(二合一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9-04 04:56: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艘沉船残骸,几乎和泥融成一体,损毁解体程度非常严重,已经接近碳化。

  颜录明白,这是一艘沉没在古河道的古船,如今沧海桑田,搁浅在土丘之中,当真让人唏嘘不已。

  在露出的半截木船边,还有一条巨大的裂缝,里面是空的,沉积了大量泥沙,似乎装着不少东西,黑漆漆一片,看不大清楚。

  单手掐动法诀,颜录御使飞剑,嗖的一声,悬浮在沉船的巨大裂缝前,用神识扫描了一下,内部的物体瞬间看了个通透。

  在巨大沉船残骸的内部,有大量泥巴和包裹在泥巴里的物体。看形状应该是一些类似陶罐的东西,很明显这是一艘古代开向西域通商的货船,由于不知名原因,在此地不幸沉没了。

  “不错,东西确实都还在!”

  颜录眼神微亮,刚靠近古船的巨大裂缝,耳边就传来一阵怨毒的冷笑,极为突兀,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艘沉船残骸里,同样的声音,出现在黑漆漆的泥土包裹中,此起彼伏,听了脖子都有点直冒凉气。

  他微微一笑,表情镇定自若,听到那种诡异的怨毒冷笑,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反而变得兴奋了起来。

  “给我起!”

  深呼吸一口气,颜录脚踩飞剑,缓缓伸出右手,掌心传来强横无匹的拉扯力道,顺着神识扫描的指示,直接包裹住残骸内部的众多陶罐。

  下一秒,噗嗤声中,一个个抽水马桶大的陶罐破土而出,凌空漂浮,在一只只无形大手的拿捏下,摇摇晃晃,逐一从残骸裂缝处鱼贯而出,缓慢落到了土丘底部的地面,堆砌于一处,整齐排列。

  数刻钟后,土丘前的空地上,就摆满了一排排的陶罐,数量约莫有两三千个,挨挨挤挤,堆成了一座座小山,蔚为壮观。

  “嗯,差不多就是这些了……”颜录舒口气,御使飞剑,从半空落下,仔细打量地面密密麻麻的陶罐,探出神识扫描内部,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些陶罐大多保存比较完好,表面有西域的特有花纹,有些是黑色图案,有些是外域文字,看起来古朴无比。

  罐口都被密封着,封泥是绿绿的,黑黑的,闻起来有股辛辣的味道,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但以重量看,肯定不是液体。

  其中有将近两百多个陶罐子,是呈现破损状态,被单独摆放成了一堆。

  “破!”颜录舌绽春雷,掌心真气涌动,使用巧劲,将所有破陶罐彻底打碎。

  哗啦!

  伴随整齐的破裂声,清晰可见,每一个陶罐里,都装满了黑色的干泥屑,包裹着一个个土球,表面还沾着很多黑毛。

  定睛细看,干瘪的皮肤,空洞的眼洞,皮肉早已腐烂,这些泥球竟然是一个个裹在干泥里的人头!

  还不等颜录有所动作,下一秒,两百多颗人头,开始剧烈晃动,泥土迅速开裂,耳边同时传来一种极为诡异的怨毒冷笑。

  嗖!

  一堆堆包裹人头的泥土开裂处,突然破了,钻出了一只只血红色的小虫子,每一只都有指甲盖大小。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古怪的味道传来,让人闻了喉咙发辣,一声声冷笑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嗡!嗡!

  颜录傲然挺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只见无数颗人头里,飞出五只,六只,七只……然后是一团团红色的虫子从里面喷了出来。

  它们振翘翅膜,齐齐发出怨毒冷笑般的吱吱怪叫,声音愈发响亮,震耳欲聋,让人心惊胆颤。

  透过其中一颗破碎的人头骷髅看,整颗人头的颅腔几乎像蜂巢,全是灰色的卵和虫子,极为恶心。

  嗡!

  越来越多的虫子从人头里爬出来,迅速汇聚,耳边传来嗡嗡嗡的声音,无数道红光乱窜,飞在半空,入目血红一片,整片沙地上全是红色斑点,四周充斥着翅膜振翘的嗡鸣怪响,无处不在。

  不一会儿功夫,天空中就出现了一大片红色雾气一般的虫群,铺天盖地,好像集团冲锋的马蜂一样,不断呼啸盘旋。

  抬眼一扫,发现半空全是虫子,密密麻麻,成群结队,如同大片红色雾气一样,遮天蔽日,最少有上万只之多!

  它们移动速度非常快,化作肉眼无法捕捉的残影,瞬间锁定了地面站立的颜录,铺天盖地,犹如一枚枚子弹般,呼啸盘旋几圈,直接冲刺着笼罩了下来。

  “好!这么多尸蹩王在手,简直是一笔惊人的财富啊!”

  颜录哈哈大笑,周身撑开一道无形防护罩,任凭一只只血红虫子飞来,雨点般落下,不断狠狠砸在护罩上。

  啪啪啪!

  耳边嗡鸣声不止,无数红色激射而来,发出吱吱怪叫,如同冲锋枪的子弹一样朝他疯狂扫射。

  “哼,晚一点,再来慢慢收拾调教你们!”

  不耐烦的摇了摇头,颜录微眯双眸,还不等大片红色雾气反应过来,直接右手往前一挥,神识瞬间笼罩住所有虫群。

  嗖的一声!

  耳边的翅膜嗡鸣声,立马低不可闻,大片红色雾气被收入了山河戒的内部空间里,瞬间消失无踪,地面只剩大量破碎的空陶罐。

  扭头一看,发现其余整齐排列的大堆完整陶罐,还静静摆放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颜录莞尔一笑,伸手一挥,也将其全部收入了山河戒的空间内部,以待日后使用。

  这些血红色的虫群可不简单,飞行速度快如闪电,剧毒无比,乃是尸蹩群的王者。

  在七星鲁王宫里,数万普通尸蹩群里,也不过出了四五只尸蹩王,可想而知,它们究竟有多么凶戾!

  这种尸蹩王,还是盗墓笔记世界里,西王母用来炼制所谓“长生不老药”尸蹩丹的主要原材料,用途颇广。

  别看它只有指甲盖大小,但常人只要被接触到身体,轻轻挨一下,皮肤就会起大片红疹,犹如被烫伤一样。

  之后,全身皮肉开始迅速融化成血红色,呼吸间功夫,就会脑死亡,化作一具没有理智的血尸!

  以颜录想来,这种尸蹩王潜力很大,虽然目前由于身处末法时代,灵气稀薄,导致攻击力比较低。

  但是,只要带回苍玄界,凭借磅礴浩瀚的灵气,再精心培育一番,只要尸蹩王跟那些普通尸蹩一样,也能从凡虫进化为灵虫,那他的实力,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到时,无数尸蹩王坚如黑铁,肢节如钩,盘旋呼啸,将何等震撼!

  畅想一番,数万只,甚至十多万只尸蹩王一哄而上,再加上自身携带的奇特剧毒,估计即使是炼气后期的修士,突遭袭击,恐怕也会被攻破真气护罩,陨落当场吧?!

  而且,中了奇特剧毒后,他们不是会被活活咬死,啃噬成骨头架子,就是要化作一头血尸!

  “好处已经轻轻松松到手,接下来该去一趟长白山的云顶天宫了!在那儿,好东西可是不少……”

  颜录拍手而笑,随即脚踩飞剑,冲上云霄,化作璀璨流光,风驰电掣,急速穿梭在茫茫的戈壁荒漠之中。

  没多久功夫,漫天黄沙一卷,他的身影瞬间消失无踪。

  ……

  七八天后。

  颜录一路紧赶慢赶,估算着吴邪、王胖子、闷油瓶、陈皮阿四一行人,应该已经到了云顶天宫,他也悠哉游哉,来到了吉省的长白山。

  这里峰峦叠嶂,经年银装素裹,群峰竞秀,山野如洗,云雾缭绕,犹如一处人间仙境。

  长白山是火山体,资源丰富,湖水清冽,鸟禽成群,有大量温泉和小型的火山湖。

  “嗯,三圣雪山应该快到了!”颜录脚踩飞剑,悬浮在半空,偶然一瞥,此时白云在身下飘逸,整个天穹碧蓝如洗,给人一种巍然的心潮澎湃感。

  极目远眺,天地一片苍茫,地面有着厚厚积雪,大片连绵的原始森林,人迹罕至,景色极为秀丽。

  此时风雪渐歇,颜录御剑飞行,经过两边山脊的中间时,风特别大,刮得人脸生疼,衣衫猎猎狂舞。

  在视野尽头,天际一角,出现了一座巍峨耸立的神秘雪山,有着三个相连的山头,名为三圣雪山。

  这里海拔很高,山势绵延,终年积雪,又三面环顾,位于中朝边境线,乃是难得的风水宝地。

  许久之后。

  三圣雪山腹地。

  颜录负手而立,站在峭壁之上,面前有着一个直径3公里左右的火山口,是由巨型的灰色玄武岩形成的盆地,犹如一个巨型石碗。

  盆地中覆盖着大量枯死的树木残骸,在中央位置有着一座黑幽幽的巨大黑色石城,建筑群的规模极为宏伟。

  御使飞剑,不一会儿,颜录凌空而行,化作一道迅疾遁光,落到了大片古朴的建筑群中,脚下是石板铺成两车宽的石道,这是陵墓的神道,笔直通向陵墓正门。

  走过很多倒塌在神道上的死树,两边出现了大量的石头雕刻,穿过六道石门,沿途有一些黑色残垣断壁,尽头有祭坛,六十阶破败石阶之上,便是东夏万奴王的皇陵正门。

  放眼望去,颜录微眯双眸,只见满目都是萧瑟破败,残余一些大型的楼殿耸立,左右有着面目狰狞的黑色雕像,灰尘扑扑。

  他摇了摇头,发现地面有很多杂乱脚印,来到大殿,甚至看到了不少金发碧眼的尸体,鲜血还没有完全凝固。

  这些倒霉蛋儿,隶属于阿宁所在的海洋探索打捞公司,也就是裘德考派来的雇佣兵手下,然而因为不懂倒斗禁忌,不少人都折在了此地。

  很明显,吴邪、王胖子一行人,不久前,已经来过了这儿,现在估计已经进入地宫深处了。

  数刻钟后。

  颜录几个闪烁腾挪,化作模糊黑线,很快来到一间黑色岩石修建的墓室,四周摆放着很多瓦罐,每一只有半人高,粗略估计,有一千多罐。

  轻轻抽动鼻子,隐约之间,他甚至能嗅到一股奇特的味道,似乎是某种酒香。

  古墓藏酒,确实很普遍,颜录挑了挑眉,露出一副好奇表情,凑到酒罐旁边,用神识上下扫描了一遍。

  半个人高的瓦罐里,酒是黑色的,很纯,里面的水分已经没了,只剩下半缸,明显是陈年酒,度数非常高。

  伸出一只手,小心揭开封泥,酒缸里果然是黑色的酒液,罐子底有酒糟子,一股浓郁的奇香扑鼻而来,甚至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让人极为上头。

  下一秒,颜录皱了皱眉,退后了半步,只见黑色犹如泥浆的酒糟里面,有很多暗红色的絮状体,犹如劣质棉被的碎片。

  用神识扫描,就能发现那些红色絮状物,似乎是一具还未完全泡烂的婴儿尸体,肉已经溶解于酒中,但皮和骨头还在。

  其实,这种酒叫做“猴头烧”,里面的尸体,是未足月的猴子,乃是南宋进贡的美酒,由于窖藏千年,已经沾染了一些阴气和灵气。

  如果是魔修得到,不惧损伤肉身精气,敢于吞服此酒,甚至可一定程度上,快速补充损耗的真气,也可辅助凝炼真气的纯度,大有裨益。

  “有点恶心,可惜了!也罢,应该可以卖不少灵石,或者送去坊市的拍卖会进行拍卖,多换取几张增益修为的灵酒秘方……”

  颜录微微沉吟,随即大手一挥,打开山河戒的庞大空间通道,眨眼间功夫,整个墓室的上千个酒缸,就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吹了个口哨,他心情还不错,拍了拍手,直接朝墓室后的墓道走去。

  这是一条很宽敞的甬道,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黑色的石头墓门,雕龙刻凤,被炸药炸开了一个硕大窟窿,地面有大量杂乱的脚印。

  穿过最后一道封石,在甬道中间,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另外一条垂直交叉的甬道从此处穿过。

  另外一条甬道一片丹红,绘有大量鲜艳的壁画长卷,应该就是通向椁殿的直道,也就是整座地下玄宫的中轴线!

  “奇怪,这里确实有点不简单……”

  颜录微蹙眉头,似乎发现了什么,侧耳聆听一阵,突然双眸睁开,眸底闪过一抹精光。

  行不过二百多米,在墓道尽头,有着一道巨大玉门。

  突然,不远处的墓道里,传来一阵对话声,颜录扭头看去,听声辩位,发现似乎是刚才经过的一段墓道,那里蓦地出现了几道人影。

  奇怪,刚才经过时,明明没有发现其他人存在啊?

  只听王胖子的声音,骇然道:“怎么回事?这……有人模仿我们的行为……?这是一处陷阱?”

  吴邪紧锁眉头,涩声道:

  “不对,那个十字路口已经消失,是我们自己又走了回来!这是刚才我们出发的地方!他娘的,难道这里也是类似海底墓的机关?可以让人不知不觉绕回来?”

  潘子道:“小三爷,墓道是笔直的,我们走的时候,明明没有转弯啊,这墓道不长,又没有岔口,如今又回到了原点,感觉不像是奇门遁甲,这简直是匪夷所思,怎么更像是鬼打墙啊!”

  旁边一名从当地山村请来的向导,朝鲜族退伍兵顺子,突然插了一句嘴,口音很重,脸色凝重道:

  “各位老板,我们已经来回走了好几遍了,每次都回到同一个原点。而且,不知你们有没有发现,就在刚刚,我们脚下的地面,突然多出了一个人的脚印!可是,我们明明只有四个人,刚才又一直没有遇到其他人,现在怎么会蓦地多出一双脚印?!”

  几个人闻言,不由面面相觑,王胖子怪叫一声,脸色铁青,破口大骂道:

  “他娘的,胖爷我记得很清楚,刚才地面上,确实只有我们四个人的脚印!现在又多了第五个脚印,而且看深浅和完整程度,就是刚刚留下的!妈了个巴子,不可能呀,如果有人经过,我们怎么会不知道?除非,它是鬼!”

  “这……不可能……”不远处,墓道黑暗处,颜录脸色凝重,眯眼瞧着对面的吴邪几人,心里猛地一沉。

  因为,王胖子等人说的第五个脚印,就是属于颜录的!

  而且,他刚才走过墓道时,神识一直四处观察,也确实没有遇到吴邪一行人啊!

  一时之间,颜录叹口气,心头波澜起伏,赶紧施展神识,扫描四周,仔细查看端倪。

  不一会儿,他眼睛大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暗笑道:“原来如此,看来不是那只尸胎做怪,而是这里另有奥秘!哼,自投罗网,那可怪不得我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黑暗深处,潘子开口道:

  “小三爷,不管是鬼打墙,还是机关,都要解决了才行,现在咋办?要不要再走一次?”

  之前走了好几遍,王胖子累得几乎虚脱,然而那个十字路口,以及原来的墓道还是没有出现,当下往地上一坐,气喘吁吁,就想直接罢工。

  顺子开腔道:“各位老板,我们是不是被那些壁画给催眠暗示了?或者,这里有什么致幻气体?”

  潘子浑身一颤,声音发抖道:

  “小三爷,既然我们无论如何走,都会返回原地。刚才也排除了不是幻觉,不是奇门遁甲,不是机关巧术!那……如果我们两个人用绳子连着,一个闭着眼睛在前面走,一个在后面看着,你说,那个闭着眼睛的人,会不会忽然转身?”

  吴邪不寒而栗,失声道:“别说了!这个试验方法会让人崩溃的!他娘的,鬼知道等走到一半时,绳子另一头拉着的人,突然转身后,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人!这里实在太邪门了,绝不能用常理推断!”

  潘子大骂:“奶奶个熊,这里邪门的很!我们最多可以撑两天!”

  顺子面容愁苦,道:“几位老板,我们随身携带的食物和水,坚持不了多久,如果再想不出离开的办法,可能就会如同玉门里,上一批误闯的探险队员一样,会被活活困死饿死了!”

  众人闻言,立马愁眉不展,心里突然想起那数具被困死的干尸,它们临死前,脸上那凝固的绝望之色,简直让吴邪等人不寒而栗,浑身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多想。

  最后,还是王胖子想了个办法,在地面写了四种可能性,分别是1机关,2错觉,3空间折叠,4有鬼,然后几人开始逐一试验,逐一排除。

  他拍了拍大肚皮,嚷嚷道:“我说天真无邪同志,机关和错觉嘛,要验证是不是这两种可能性,很好办!看胖爷我的!”

  潘子几人脸色惊奇,只见王胖子拿起步枪,得意洋洋道:“这条墓道大概1000米到2000米长,56式步枪杀伤射程400米,但极限射程,子弹可打3000米开外,到底是不是错觉和机关,在干扰我们,直接放一枪验证就行!嘿,子弹可没有意识,不会被欺骗的!”

  吴邪脸色大变,阻止了王胖子,惊叫道:“等等,如果说,这里真邪门到极点!如果你开枪出去,几乎是瞬间,子弹如果也回到原地,你将会瞬间中弹!”

  “这……”王胖子脸色变了变,赶紧把枪挪了挪位置,这样子弹如果射回来,就会落在枪口偏下的地方。

  “有点意思……”不远处,颜录缓步走来,看着躲在门口的吴邪四人,只听一声巨响在墓道里炸起。

  连串回音后,几乎是瞬间,一颗子弹风驰电掣,来到了颜录面前,眼看就要洞穿胸口,但是不等他出手,那颗子弹突然消失,连神识也捕捉不到。

  与此同时,吴邪、王胖子几人目瞪口呆,只见墓门剧烈一抖,炸起了一连串灰尘。

  子弹,竟然也返回了原地!

  刹那间,整个墓道安静了下来,死一般沉寂。

  “他娘的,到底是空间折叠?还是真的有鬼?!”吴邪几人脸色惨白,牙关打颤,差点吓晕了过去。

  “这……量子力学也解释不了吧?!”王胖子身子僵直,哭丧着脸,保持开枪的姿势,眼珠子转动,右手抬起,突然朝颜录走来的身影狂指,失声道:

  “快看,那里轮廓模模糊糊的,怎么像有人在走过来!他娘的,刚才不会就是那第五双脚印在做怪吧?!”

  众人脑子一片空白,还震惊于子弹会出现在原地的事情里,他们闻言,立马脸色剧变,死死端起枪,严阵以待。

  踏踏踏——

  “天真无邪同志,上次秦岭一别,可是许久未见啊!”

  墓道的黑暗深处,颜录面含微笑,慢慢露出了身影,走到脸色苍白的王胖子一行人面前,言笑晏晏,一副满含深意之色,调侃道:

  “怎么,你们需要本剑仙帮助吗?”

  “是你!”吴邪退后半步,目光闪烁,与王胖子几人肩并肩,眸底掠过一抹惊疑不定之色。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