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九十八章 终极(二合一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9-08 03:12: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裂谷入口,一队队幽幽黑影缓缓出现,身穿殷商时期的破旧盔甲,行走时极为整齐,有的手上打旗杆,有的抬号角,还有的骑着高头大马,行进速度似缓实快。

  它们面无表情,手持刀枪剑戟等古兵器,头顶闪烁着两点红光,一张脸奇长,像幽灵一样,身体漂浮在半空,无声无息,如同一道道朦胧虚影,缓缓朝青铜巨门的方向走去。

  “我的老天爷……”王胖子瞪圆眼珠子,浑身哆嗦,用手指向阴兵队伍,似乎看到什么极不可思议之事。

  阿宁、潘子等人,各个面如土色,几乎快瘫软在地,在吴邪的提醒下,众人手忙脚乱,趁大群阴兵经过前,迅速退到了裂谷边缘的岩壁旁,大气也不敢喘。

  颜录背负双手,站在青铜巨门前方,默默盯着缓慢靠近的大群阴兵,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那……不是闷油瓶吗,难道他被阴兵勾了魂魄?!”

  就在此时,吴邪突然惊叫一声,心脏狂跳,顺着王胖子手指的方向,立马发现了队伍中间,同样身穿盔甲的张起灵。

  只见他步伐沉稳,身后架起黑金古刀,右手托着一枚墨黑色玉佩,走路和边上阴兵完全不一样,也不知是如何混进去的。

  “有意思,没想到少了鬼玺的帮助,你还是能用办法混进去,手段不赖嘛……”

  颜录眯起眼睛,神识探出,一下就发现了队伍里的闷油瓶。

  阴兵队伍缓缓前行,朝青铜巨门不断靠近,距离颜录所在的位置,转眼就只剩十多米,并且还在不断缩短。

  不知为何,从这些阴兵身上,能给人一种肃穆善战的感觉,隐约透露出滔天的浓厚杀气。

  下一秒,战马嘶鸣,兵器交击,喊杀声,伴随一股惊涛骇浪般的实质威压,持续朝颜录凶猛冲击,让人犹如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耳边传来响彻云霄的激烈厮杀声,战意汹汹。

  仔细感受了半晌,颜录愣了愣,突然瞳孔收缩,眸底爆射出璀璨精芒,脸上浮现一抹喜悦之色,暗道:

  “这种可怕的气息……这哪里是阴兵,明明是战魂啊!”

  朦胧的蓝色雾气中,一队队幽幽黑影飘来,浑身散发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杀气,如万马奔腾,浩浩荡荡的战意冲天而起,不断在裂谷内肆虐,卷起呼啸狂风,引得附近飞沙走石。

  “这……”裂谷角落,阿宁等人面露恐惧,被这股毁天灭地的可怕杀意冲击,只觉头晕目眩,脑袋浑浑噩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闷油瓶,你还不快回来!”吴邪蜷缩身子,刚想冲出去,就被王胖子一把抱住,只得小声喊道。

  下一秒,他浑身僵硬,心中突然浮现起无穷无尽的滔天恐惧,激灵灵打个哆嗦,赶紧死死捂住嘴,不敢再多言。

  颜录眯缝双眸,面露思索之色,轻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枚上盘蛇钮的青铜印章,轻笑道:

  “鬼玺啊鬼玺,若是没了你,想收服它们,光靠我一个人,估计也吃不消,真是天助我也!”

  当大群阴兵缓慢走来,离青铜巨门不到五十多米时,颜录突然动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手托住鬼玺,化作模糊残影,瞬间冲到了幽幽黑影之中。

  众人抬头看去,尽皆吃了一惊,极为奇怪的是,面对颜录搅局,无数密密麻麻的阴兵沉默着,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姿态,缓慢朝青铜巨门行去。

  “哟呵,”颜录大大咧咧,旁若无人,强行钻入队伍中,一手扯住闷油瓶的胳膊,淡淡道:

  “张小哥,青铜巨门内太危险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留下来吧!这种重任,只能靠我来!”

  “不,我必须进去!”闷油瓶眉头微蹙,把头转了一转,面色沉静,看不出一丝波澜,淡淡看了眼颜录,就想甩开他胳膊,继续尾随阴兵,冲入青铜门内。

  “是吗?那……可由不得你了!”

  颜录忽然笑了笑,眼神变得无比锐利,掌心真气涌动,死死抓住对方胳膊,还不等闷油瓶反抗,运用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将其轻巧地甩飞了十多米。

  “你!”闷油瓶脸色变了,踉踉跄跄,一瞬间退后了好几步,这才堪堪站稳脚跟。

  他眯缝双眸,死死盯着颜录,看了半晌,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幽幽叹口气,架住黑金古刀,一步步退到了吴邪等人身边,往后面石壁上一靠,语气顿了顿,冷冷道:

  “如果你失败了,那我还是会进去。”

  众人闻言,纷纷面面相觑,吴邪嘴唇哆嗦,看了看闷油瓶,又抬起头,望着微笑不语的颜录。

  不知为何,他呼吸变得无比急促,心中突然生起一种莫名的恐惧,只觉头皮发麻,脑袋都几乎快炸了。

  颜录掐动法诀,缓缓悬空,朝众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突然托住鬼玺,真气喷涌,厉声喝道:

  “魂归来兮!风雨雷电,疾!诸位将士,还不速速归来!”

  话音未落,他撮指成剑,往成群结队的阴兵方向一指,鬼玺簌簌震颤,立马光晕大亮,散发出五彩的莹莹光辉,流光溢彩,极为绚烂夺目。

  刹那间,一道道黑色丝线射出,包裹住大群气势汹汹的阴兵,无穷无尽的滔天凶气爆发,迅速席卷四面八方。

  轰隆!

  战马嘶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千军万马的奔腾魅影,在整个裂谷内部回荡,等吴邪一行人擦了擦眼睛,再定睛看去,立马大吃一惊。

  悄无声息间,仿佛受到了某种特殊召唤,无数幽幽黑影脚步一顿,突然扭过身,死死盯着颜录,更准确说,是盯着他掌心大放光彩的鬼玺。

  伴随此起彼伏的战马嘶鸣,一股惨烈的冲天战意扑面而来,化作晦涩难明的威压,在半空荡漾出圈圈涟漪,让人心惊肉跳。

  颜录脸色凝重,飞快掐动法诀,将鬼玺往半空拋去,立马拼命催动,激活了内部的所有禁制。

  嗖——

  大片灰蒙蒙的光晕流转,笼罩了所有披坚执锐的冷漠阴兵,眨眼间功夫,周围刮起冷冽刺骨的寒风,可怕战意凝聚,激烈对碰,闪烁数下,瞬间消失无踪。

  闷油瓶脸色一白,瞳孔剧烈收缩,其他人表情则更难看,纷纷不知所措。

  吴邪吞咽口唾沫,狠狠掐了把王胖子的胳膊,望着空空荡荡的裂谷,发现大量黑气逐渐消失,被迅速收入了半空漂浮的鬼玺印章里,不由喃喃自语道:

  “这……么多阴兵,就被轻轻松松收服了?!天啊,我不是还在做梦吧?”

  “幸好没出差错!鬼玺果然玄妙,竟然好似是操控这群战魂的兵符一般……”

  颜录舒口气,看了看光晕流转的鬼玺,发现其气息暴涨,犹如吃了大补之物般,通体耀耀生辉,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下一瞬,他扭过头,扫了眼闷油瓶、吴邪、王胖子等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后身影闪烁,走入了青铜巨门的缝隙,瞬间消失在黑暗深处。

  轰隆!

  几乎在同时,裂谷震动了一下,巨型的青铜大门,立马严丝合缝的关闭,仿佛闭合成了一个整体。

  “咳——”闷油瓶脸色苍白,突然咳嗽了一声,眼神幽幽,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

  “此地不宜久留!青铜巨门开启之日,地狱深处的熊熊烈焰,将焚烧一切擅闯之人。”

  说完,他看了眼青铜门,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不等众人回话,就自顾自开始朝裂谷入口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裂谷四处,淡蓝色雾气逐渐消散,脚下岩石呼呼冒水汽,表面温度变得越来越滚烫,底部赤红一片,隐约有液体流淌。

  “不好!”吴邪瘫倒在地,被烫了下屁股,赶紧蹦起来,心中只觉一阵无力,怒吼道:“下面有岩浆活动,这个火山口可能快喷发了!我们听小哥的,必须赶紧走!”

  “别傻了!快他娘的跑啊!”王胖子大叫一声,立马撒开腿丫子,追着闷油瓶离开的方向,就是一顿狂奔。

  众人闻言,立马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冰水,一开始还有点痴痴呆呆,仍然一脸惊诧地望着青铜巨门,神经都有点错乱。

  下一秒,他们纷纷醒悟,在吴邪的催促中,眼见脚下地面愈发滚烫,在石头缝隙中,隐约有岩浆喷涌,阵阵气浪滚滚,也顾不得其他,赶忙落荒而逃,齐齐朝出口方向跑去。

  轰!

  裂谷之中,黑烟弥漫,一股股暗红的岩浆喷涌,蕴含着惊人热量,层层叠叠,暗流汹涌,不断朝四周蔓延,吞噬一切。

  ……

  与此同时,青铜巨门之内。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到处都是漆黑粘稠的黑暗,吞噬所有光线,连神识都无法穿透。

  颜录敛声屏气,缓步前进,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一片无穷无尽的深沉黑暗中,突然冒出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璀璨星空之中,旋转不休的星系悬臂,互相纠缠碰撞的星团,一大片悬浮的陨石带,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映入眼帘的一切,都让人目眩神迷。

  在浩瀚无垠的广袤星空中,繁星点点,粘稠深沉的黑暗是主色调,犹如一大片荒漠,黑中又透出一股无尽的深邃,一直延伸向远方。

  “原来,这就是世间一切万事万物的所谓终极吗?”

  颜录哈哈狂笑,目光灼灼,死死盯着对面星空中的一扇小型青铜门,也就约莫巴掌大小。

  它通体遍布斑驳铜锈,耀耀生辉,流光溢彩,一看就不是凡物,散发出一股苍凉腐朽的古老气息。

  刚探出神识扫描附近,用手碰触小型青铜门,颜录浑身一震,一股模糊讯息传来,脑海昏昏沉沉,突然就明白了这扇小型青铜门的作用。

  “所谓的终极,就是一扇门吗?通往想去的地方,有点意思……”

  颜录微微沉吟,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小型青铜门化作流光,没入他体内,瞬间消失无踪。

  下一秒,附近空间扭曲变形,瞬间如同一面镜子,寸寸破碎,轰然崩塌,化作满地碎片。

  眨眼功夫,颜录眼前一花,周围景物模糊半瞬,就重新出现在了之前的裂谷里。

  刹那间,一股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脚下岩浆流淌,黑烟弥漫,俨然化作了熔岩地狱。

  “咦?”御使飞剑,悬浮在半空,颜录左右扫视,发现对面的崖壁之上,原本那扇无比宏伟的巨大青铜门,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一个硕大无比的巨型窟窿,深不见底。

  他莞尔一笑,掐动法诀,整个人脚踩飞剑,化作一抹璀璨夺目的青光,瞬间掠出裂谷,遁光激射而出,迅速隐没在天际一角。

  ……

  长白山深处。

  茫茫雪山之中,一片万籁俱寂,风雪渐歇。

  吴邪、闷油瓶、王胖子等一行人,跋涉在雪地中央,恋恋不舍地看了看身后云顶天宫的方向,毅然决然动身,一路迤逦前行。

  就在此时,王胖子脸色大变,突然一蹦三尺高,指着天空,惊叫道:

  “你们快看!”

  阿宁凤眸圆瞪,俏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之色,和众多雇佣兵手下,齐齐抬头望去,眸底闪过一抹惊愕。

  “是他!”闷油瓶眉头微蹙,和吴邪对视一眼,立马极目远眺,望向远方。

  碧蓝如洗的澄澈天空之上,一抹璀璨遁光掠过,风驰电掣,飞速朝远方激射而去。

  隐隐约约之中,伴随呼啸风雪,一首清越动听的大道歌诀传来,响彻云霄,让人回味无穷:

  “眼前万事去如水,天地何处一沙鸥。

  吾将蜕形返玉阙,於中万象生云雷。

  任从沧海变桑田,我道壶中未一年。

  神仙法度真自然,朗吟归去蓬莱天。”

  不知不觉间,吴邪、闷油瓶、潘子、阿宁等人,驻足在风雪里,耳听那悠悠道歌远去,脸上露出复杂难明之色,沉浸在莫名道韵之中,一时竟然听得有些痴了。

  九天之上,那洒脱不羁的道诀幽幽回荡,动人心弦。

  “天真无邪同志,闷油瓶,王胖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遁光一闪,酣畅淋漓的长笑声不绝于耳,说不出的逍遥自在,仿佛一名游戏人间的谪仙。

  模模糊糊间,那道御剑飞行的出尘身影,迅速化作小小黑点,飘忽远去,伴随余音袅袅,破开云层,立马消失无踪。

  吴邪一行人中间,闷油瓶表情复杂,默默抬头,嘴唇动了动,做了个口型,似乎在说:“再见。”

  ……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