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第九十九章 只争朝夕(二合一章)

小说:从盗墓开始逐道万界 作者:茴香豆呀 更新时间:2022-09-09 01:28: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苍玄界。

  远方云雾缭绕,山峦叠翠,连绵起伏,一片原始蛮荒的气象。

  唳!

  一只体长四米多,翼展接近二十米的金瞳人面怪鸟,拍打翅膀,翱翔在蓝天白云间,威风凛凛,神气无比,驮着一名儒衫青年,如同王者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朝天际尽头飞驰而去。

  颜录睁开双眸,在鸟背上盘膝而坐,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罡风,如刀割一般,这才缓缓撑开防护罩,底下的山川河流、湖泊崖壁一闪而过,景色极为壮美。

  人面怪鸟在御使下,于云层中自由翱翔,从颜录的视角来看,大地的脉络、崇山峻岭,轮廓分明,山体各异,还有一座座人类城池,湖泊点缀,星罗棋布,美得无以言表。

  “九天之上,有多少仙人御风乘云,游走于苍穹?而这苍玄界疆域辽阔,何等之广袤无垠!普通凡人纵使穷尽一生,也难以走出一郡、一州、一国之地,只能困居一隅!似我等修仙者,掌握天地伟力,可驱策飞行妖兽,可御剑而行者,少之又少,如今想来,当真是幸甚至哉!”

  颜录盘膝而坐,感受着身下软绵绵的厚厚羽毛,从人面怪鸟背部,俯瞰山川云海,一时心潮澎湃,脑海思绪万千,久久回味无穷,不由生出许多感慨。

  对于前世坐惯了钢铁飞机、热气球的俗人来说,不管是御剑飞行,还是乘坐飞行坐骑,那种新奇体验,每次都让他心情愉悦,浑然忘记了诸多烦恼。

  半个多月前,从盗墓笔记世界,返回苍玄界后,颜录深思熟虑,做了一些充足准备,跟洪娇娇打了个招呼,就直接离开了长元坊市。

  如今妖魔霍乱,坊市内外都不平静,对于身怀昊天铃的颜录来说,原本一直苟着,或许还大有作为。

  不过,修仙四宝,财侣法地,他最急缺的就是法,如今隔一段时间,才能借助神通穿越。

  而且,他每次穿梭的世界,除非是曾经到过的,才能指定穿梭,否则都是完全随机,想去哪个世界一游,根本无法掌控。

  也就是说,如果倒霉的话,可能会出现多次来到末法时代世界的尴尬情况,白白浪费时间,对他的修炼进度,毫无益处,不仅得不到罕见的修仙功法,而且灵气稀薄,对自己也没有太多帮助。

  颜录谋定而后动,思索许久之后,还是准备主动出击,而不是窝囊的空耗时光,混吃等死,坐以待毙。

  当然,他之所以敢出长元坊市,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1.自己达到炼气六层境界,刚从盗墓笔记世界回来,得到了不少宝物,而且有天蚕变、两门秘术等在手,对于自保杀敌,已经有所倚仗,完全不惧任何普通的魔修团伙。

  2.从炼气中期突破到炼气后期,是有着一个较大瓶颈的,对于普通散修而言,如果想晋升到炼气七层,除去消耗时间,吞服丹药外,最重要的是心境的历练,闭门造车,是肯定不行的!

  3.如今正处于大争之世,惨烈浩大的战争,即将吞噬席卷苍玄界的每一寸土地,几乎无人可以幸免于难。

  颜录不想苟且偷生,被动等死,所以决定早日提升实力。

  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找一个大靠山!毕竟,做一个散修实在太不容易了,举步维艰,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他,要争取做个有背景的三好优秀青年修士,让其余人不敢轻易招惹,变相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

  试想,随便来只阿猫阿狗,看自己是个散修,无依无靠,就觉得好欺负,甚至忍不住顺路踩几脚,这样烦不烦啊?!

  4.长元坊市虽然热闹,但终究只是个小地方,不管是修炼资源,还是各种珍贵秘术功法的获取途径,都实在太过匮乏,极大限制了颜录的发展进度!

  5.颜录出发前,正好打听到了一个劲爆的消息,由此彻底下定了决心。

  十多天前,他退掉了洞府,收拾好所有私人物品,随后施展潜行秘术,在小心警惕之下,悄悄摸摸出了坊市,省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之后,来到原始丛林的偏僻角落,他召唤出金瞳人面怪鸟,当做飞行坐骑,一路朝着西北方行去,日夜兼程,跋山涉水,很快就远离了长元坊市的势力范围,来到了罗霄山脉的支脉腹地附近。

  这一路行来,可谓有惊无险,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御剑飞行的身影,或者是在半空盘旋的妖兽群。

  说来也怪,或许是天赋异禀,也或许是妖兽的敏锐直觉,这头人面怪鸟,竟然还有趋吉避凶的本领。

  它载着颜录一路行来,飞了上万里之遥,很多地方都会提前降下云头,或者远远绕开,沿着丛林表面低空飞行,机敏地躲避一些具有威胁的强大存在。

  唳!

  金瞳人面怪鸟拍打翅膀,横飞半空,突然发出一声嘹亮的兴奋鸟鸣,似乎发现了什么。

  “咦,目的地终于到了!”颜录回过神来,探头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起伏的山峦叠嶂中,隐约出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型城池,无数遁光飞掠,落于其中,或冲天而起,消失在远方一角。

  这是一座面积庞大的宏伟城池,通体由黑色日曜石砌成,乃是附近万里方圆之内,最大的一座散修城池,唤做寒玉城,由于附近有一座寒玉矿场,盛产这种布阵材料,所以由此而得名。

  每天来来往往的修士,最少有数十万之巨,相比长元坊市,这里更为繁华热闹,可谓一处修仙福地。

  而且,这座城池不仅有散修大能驻扎,还有各大宗派、家族开设的店铺,物资丰富,互通有无,是附近修士相互交流,购买交易修仙资源的最佳集散地,名气非常大。

  周围的高大城墙上,铭刻着大量密密麻麻的禁制,以地脉之力,和镶嵌的灵石为能源核心,一经启动,就会激发出强横的防护性阵法,保护城池不受山脉中的妖兽族群威胁。

  在距离城池不远处,颜录驱使人面怪鸟,悄悄落到了隐蔽丛林里,将坐骑收入山河戒内,这才一路潜行,戒备四周环境,来到寒玉城附近。

  城池内部,是严禁御剑飞行的,所有想进城的修士,都必须缴纳一枚下品灵石后,在城门口排队,然后老老实实进城。

  在城门处,来来往往的修士络绎不绝,大部分都是散修,偶尔有一些家族、宗派的修士,老女老少皆有,各个风尘仆仆,一副忙忙碌碌,片刻不得停歇的样子。

  很明显,这是修仙界里处于底层的修士,大多都是炼气境修为,筑基境修士有特殊待遇,根本不需要排队。

  “咦?”颜录老老实实排队,挤在长长队伍里竖起耳朵,偷听着附近人群的交谈声,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我说钱老兄,你难道也是为两年后的收徒大典而来?”

  身后不远处,一名黑脸大汉瓮声瓮气,跟旁边的背剑男子攀谈道。

  钱姓男子点点头,面露惆怅,叹气道:“谁说不是呢,依在下看,这里排队进城的修士里,起码有两三成也是怀了这个打算来的!”

  “唉,不瞒老兄,各大仙门的收徒标准实在太严苛!要求骨龄在三十五周岁以内,还必须达到炼气后期修为,才有资格报名参加考核,谈何容易啊!即使是不少家族或宗门弟子,也很多达不了标啊,这世道,散修太艰难了!”

  黑脸大汉苦笑一声,自嘲道:“在下侥幸突破到炼气七层,今年堪堪三十二岁整,下一次的收徒大典,就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老弟放心,你的制符手段不俗,拥有一技之长,到时成功率应该不低!”

  钱姓男子安慰道,见周围排队的修士都在竖起耳朵偷听,不由语气一顿,得意道:

  “而且,听说这一次考核与众不同,估计跟妖魔霍乱有关,根据小道消息,似乎会放宽一点报名的选拔标准呢,只要能通过最终考核就行!”

  “钱兄,此言当真?!”

  ……

  附近排队的众多修士们,纷纷窃窃私语,互相讨论着,极为热烈。

  人群中,颜录微蹙眉头,默默思索着方才听到的消息,心里波澜起伏。

  此次来寒玉城一行,除了想找到更大更方便的交易渠道,缓解缺乏道法的尴尬境地外,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来碰碰运气,参加两年后的收徒大典。

  到时,各大宗派广开山门,以颜录的资质,只要两年内由炼气六层,突破到炼气后期,应该还是有很大机会的,想通过后续报名的选拔标准,一点也不难。

  不过,想通过各大仙门设置的入宗考核,顺利加入宗派,摆脱散修的身份,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要知道,一般修仙门派招收弟子,大多数都是直接从凡俗国度,或者势力范围内部的凡人城池、村落之中,挑选那些身具灵根的凡人稚童。

  只要资质不是太差,保证身家清白的前提下,这些凡人稚童,通常不会经过太难的考核,都会直接收入门墙。

  然后,经过十年悉心培养,这样从小培养的弟子,对门派忠诚度更高,有归属感,可以增强宗门凝聚力,不至于被根深蒂固的长老家族势力,给垄断所有资源,能为学院和师徒派系输血,互相制衡,可谓好处多多。

  而另外一种招收弟子的方式,则是每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各大仙门联合举办召集大批散修,招收那些有一技之长、或者灵根优质的散修,优中选优,择优录取。

  不过,从散修中招收弟子,有不少弊端,一是来路不明,大多带艺入门,二是资质参次不齐,三是大多年龄偏大,后续培养的性价比较低,远不如从小培养的弟子忠诚度高,等等问题。

  因此,每次从散修中招收弟子时,选拔标准都会极为严苛,先排除掉年龄偏大、资质太差、修为过低、来路不明的大部分修士,然后再进行难度很大的入宗考核。

  基本上,报名某一个仙门考核的散修,数量往往会达到成千上万之众,但最终能成功通过考核,加入门派的,最多不过一两百人,淘汰率达到了惊人的九成以上,颇为严苛。

  最终顺利加入修仙门派的散修中不是灵根资质优异,就是修为高、年龄小,潜力大,或者本身擅长某种修仙百艺,拥有进阶筑基境,甚至之上境界的潜力,可以大大缩短培养的时间和周期成本,迅速扩张宗派实力。

  “还有两年时间准备,希望到时能顺利加入宗派,好好褥一把羊毛!最重要的是,有了靠山背景后,无论是售卖获取修仙资源,还是兑换道法秘术的速度,都会大大加快,不需要太过畏首畏尾,连摆个地摊都担惊受怕……”

  颜录默默思索,跟随人流,缴纳入城费用后,沿着青石板大街,发现四周商铺林立,修士络绎不绝,人山人海,果然极为繁华热闹。

  他没有过多停留,临时租住了一个低阶洞府,吃了点饭菜,就打开防护法阵,走到密室之内,心神沉入了山河戒。

  这是一处庞大空间。

  深蓝色的海洋中,矗立着一处面积广袤的岛屿,从天空俯视,只见山脉连绵起伏,湖泊河流点缀,星罗棋布。

  颜录悬浮在半空,整个身体呈现透明状,乃是灵魂的意识体,可以略微操控整个山河戒内部的空间之力,做出一些外界办不到的事。

  与之前相比,岛屿上的土地,原本是荒芜一片,死气沉沉,只剩光秃秃的黑褐色岩石,基本没有任何植物和生命存在的迹象,而且灵气稀薄,根本不适合修炼。

  不过在离开盗墓笔记世界前,颜录特意跑遍世界各地,在海洋、湖泊、河流、山峦之中,收集了大量种类繁多的植物、动物,包括花鸟虫鱼,飞禽走兽,无数种咸水鱼、淡水鱼等,狠狠褥了一大把羊毛。

  借助山河戒内部空间的神奇之处,颜录使用操控权限,将岛屿、礁石群、海洋,划分成了寒带、温带、亚热带、热带等区域,分别投放了各种动植物,大量飞禽鸟兽奔走,构建了一个个完善的小型生态圈,好不热闹。

  由于空间特殊性,内部的灵气稀薄程度,是直接与外界挂钩的,此时整个山河戒内,灵气浓郁,与寒玉城之内一般无二,远远碾压盗墓笔记世界。

  半圆弧形岛屿边缘,一处沙滩旁。

  “有意思,禁婆到了苍玄界,果然是如鱼得水,进步神速啊!”

  颜录眯缝双眸,站在黑色礁石上,望着海面上沉沉浮浮的美艳女尸,一大团一大团墨黑色头发层层疯长,贪婪呼吸着磅礴浩瀚的天地灵气,浑身散发出淡淡光晕,似乎修炼正酣。

  天空中,大群人面怪鸟一掠而过,爪子上抓着几头鲨鱼,直接朝远处的悬崖绝壁飞去。

  不远处的岩山顶端,一条庞大的黑色烛龙盘绕身躯,鳞片发出刺耳摩擦声,一红一紫的巨眼交替睁开,不断吞吐灵气,吸纳日月精华,浑身气息节节攀升,迅速暴涨。

  颜录傲然挺立,借助山河戒的奇异能力,使用天眼神通,就能清晰观察到四五十里外的峰峦间,有着一个小型峡谷,位于背阴处,里面摆满了各种棺木,鬼气森森,阴风呼啸。

  远远可见一株奇特的参天古树,无数鬼手藤四处缠绕游走,抓来一头头梅花鹿、狼等野兽,倒吊在树梢顶端,不断吸纳养分,缓慢变强,正是九头蛇柏。

  在蛇柏旁边,一具具腐尸躺在棺材里,无数尸蹩爬来爬去,浑身坚硬如铁,将旁边的花岗岩巨石,都啃食出一个个千疮百孔的窟窿,浑身煞气弥漫,凶戾程度可见一斑。

  嗡——

  不远处,一大片血红色雾气飘来飘去,大量尸蹩王肢节如钩,疯狂追逐着数头牦牛,将其生吞活剥,眨眼啃噬成了骨头架子,时不时发出怨毒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嗯,这枚破界珠,倒是价值不少灵石,不过太过罕见,估计除了家族和宗派,普通修士根本没有渠道获得,还是暂时自个留着为好……”

  颜录舒口气,翻手将流光溢彩的石球收好,又托住鬼玺,查看里面蛰伏的一大群殷商时期的战魂,不由微微点了点头,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使用秘法,给这些凶戾恶鬼打造一套特殊盔甲,让其如虎添翼,充分发挥战斗力。

  许久之后,他摇了摇头,飞身而起,来到了那株数百米高,下半截深埋地底的恢宏青铜古树前,默默闭目养神,不断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以后,就靠你了!”

  颜录睁开双眼,眸底闪过精光,掌心捧起小巧精致的青铜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满意一笑。

  他已经打定主意,这两年时间,必须突破到炼气后期,在收徒大典之前,进行一次时空穿梭后,再次提升自己的底蕴。

  只要顺利加入宗派,相信以自己手段,颜录借助昊天铃的神通,肯定可以早日快速进阶,在长生之路上,迈出最坚实的一步!

  “接下来,布道诸天,穿梭万界!那一个个陌生而熟悉的世界,无数宝物、大量神功秘术,还等待着我去探索!况且,青铜神树需要海量的气运和信仰之力,我必须好好计划,去各大位面里,搅它个天翻地覆!什么主角,什么天道,什么狗屁强者,在我不容置疑的意志面前,通通都得靠边站!”

  颜录微微蹙眉,脸上表情无比冷酷,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凶气,一颗道心坚如磐石,暗想: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的寻道之旅!苍玄界,目前要暂时以苟为主,稳中求进,先找个靠山,再猥琐发育。而昊天铃的穿梭世界里,则必须大胆开拓,为青铜神树攫取气运、信仰之力,布置后手,哪怕将世界桶个对穿,只要能利益最大化,为达目的,也决不罢休!”

  一念至此,他心中畅快,徐徐环视山河戒的庞大空间,发现到处都是生机勃勃,一切井然有序,立马欣喜的笑了笑。

  试想,等他多穿梭几个世界,再归来之日,这苍玄界广袤无垠的大好山河,何处去不得?

  若敢不服,颜录作为开挂之人,将打爆一切来犯之敌,绝不心慈手软!

  掐指一算,距离颜录称宗道祖,作威作福的快活日子,已不远矣!

  而这,就是属于他的小小野望。

  弹指,灭一切敌!

  颜录的目标,就是逍遥快活一生,杀伐果断,纵横世间,长生久视,高卧九重天,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无人,敢违逆我的意志!

  而这漫漫强者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至于成功与否的前提条件,必须稳扎稳打,勇猛精进。

  接下来,且看他一展手段!

  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只能仰望的存在,终究会被我踩在脚下!

  一万年太久!

  我,只争朝夕!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