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封印空间之中,此刻气氛一片火热。

  虽然圣主江浩和塔拉素不相知。

  但是“热情好客”的圣主,依旧和塔拉很快就打成一片,甚至打的火热。

  众所周知,圣主热情好客,团结恶魔同类。

  所以考虑到塔拉应该好几百年没被打过了。

  江浩思索了一会儿,就给他送上了,他应该喜欢且久违的“大嘴巴子”

  “啊!!!”

  “该死的圣主!!!”

  空间内,塔拉被这热情的一巴掌惊呆了。

  短暂的错愕过后,他才感觉到灵魂被不断灼烧,那种直达灵魂深处的剧烈疼痛。

  “我都五百岁的老恶魔了,你居然还打我?”

  “我诅咒你下地狱!!!”

  看着塔拉喋喋不休的咒骂,还有听到地狱一词,瞬间江浩的脸上就挂满了“笑容”。

  众所周知,圣主一直有一个痛,他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们。

  此刻正被关在无限恶魔地狱之中。

  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敢说到这个?就不怕他圣主大人为此“伤心落泪”吗?

  啪!!!

  红色的灵魂龙炎缠绕在手掌之上,塔拉又吃到了他最喜欢的大嘴巴子。

  “呜呜呜!!!!”

  “啊!!!”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塔拉是全剧之中唯一哭过,并且多次哭过的恶魔。

  塔拉并不坚强,圣主江浩甚至感觉自己的大孝子“恶魔小龙”都比这家伙更像大反派boss。

  虽然不是自己最讨厌的洋葱,但是此刻灵魂的剧烈撕裂感,还有那深入灵魂的疼痛让8阿拉忍不住了。

  眼泪不争气,疯狂的往下掉。

  “该死!!!”

  “我的灵魂!!!”

  ……

  原本的圣主也好,现在的圣主江浩也好,他们的记忆力都很惊人。

  所以他们也有一个小小的缺点,他们非常非常记仇。

  塔拉的痛哭哀嚎不但没让圣主江浩感觉不忍,反而是让恶魔的残忍天性得到了无限满足。

  “塔拉和他的黑影兵团实在是太强大了是吧?”

  江浩说着,手上动作不停。

  啪!!!

  瞬间再给了塔拉一记大嘴巴子。

  “啊!!!!”

  “停停停!!!”

  塔拉开始求饶,因为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快速消亡。

  按照这种速度下去,哪怕自己最后不死,也会陷入沉睡,甚至变得无比弱小。

  “我有很多财富,甚至有很多超凡力量。

  永不毁灭的黑影王国,还有不死不灭的黑影兵团!”

  恶魔之间不存在同情怜悯,甚至连井水不犯河水也做不到。

  两个陌生且实力不对等的恶魔碰到一块,只会产生一场不分胜负,只分生死的厮杀。

  哪怕是远古八大恶魔,他们之间同样有些争执甚至仇恨。

  “我可以献出一切,只求您放过我一马!!!”

  强忍住仇恨的情绪,塔拉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能够破财消灾的。

  啪!!!

  可是下一刻,圣主无情的巴掌再次和塔拉的脸有了亲密接触。

  “鬼影兵团是吧?”

  “黑暗王国是吧?”

  说着,圣主江浩呸了一下。

  “呸!!!”

  “为什么把鬼影面具藏的那么分散,害得我的手下跑到全世界去寻找。”

  “额……”

  “啊!!!”

  塔拉觉得自己好可怜。

  好家伙,原本圣主早就得到了那些面具,难怪可以找到这里。

  而且那些鬼影面具明明是七武士他们给藏起来的啊,关自己什么事?

  “我没有啊,那些鬼影面具是被七武士给藏起来的。”

  “我我我,我可以帮助您找到那些面具,我能够感应到他们的位置。”

  塔拉强颜欢笑,他觉得自己再一次被命运所针对了。

  别人抢了你的东西后,还得到了你家的地址。

  不仅如此,他居然拿了你的东西,还跑到你家疯狂打你。

  而你此刻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他不停地暴打,甚至还要贡献出财宝保命。

  虽然有点儿心疼,不过塔拉觉得自己的命应该是保住了,毕竟有谁不喜欢黑影面具这种超级强……

  “啪!!!”

  无情的铁掌再一次狠狠打在了塔拉的脸上,瞬间,一道裂痕出现在塔拉的恶魔大脸上。

  “七武士是吧?”

  “你居然被区区人类所封印,真的是丢尽了我们恶魔的脸面。”

  “就这样的你,还有资格说自己是最强大的黑暗?”

  江浩一脸的恨铁不成器,绝对不是随便找个理由打塔拉的。

  同为恶魔,他们远古八大恶魔是被什么存在封印的?

  那可是不死神明天将,鼎鼎有名的八仙啊,那可是很有可能来自更高级世界的存在啊。

  被他们封印不算丢人,甚至可以拿出去炫耀。

  “唉,为什么连八仙都无法杀死我呢?想要彻底死亡就那么难?”

  可是这个后辈呢?

  居然被区区人类所封印,就该打!

  江浩刻意忘记了圣主被斗士洛佩封印的事情了。

  啪!!!

  “这一巴掌,我是为了你趁我沉睡偷偷占领我的地盘而打的。”

  “妈的,以前樱花国可是我的地盘啊,你也不长长眼?”

  在被其他七个恶魔合力救出地狱之后,圣主曾经打下了一个大大的地盘。

  其中樱花国也是他的领土

  “听我狡辩……”

  塔拉刚想解释。

  “啪!!!”

  “这一巴掌,我是为了我家姐姐巴莎打的。”

  塔拉很是懵,逼,巴莎是谁?他根本就不认识好吧。

  “叼你老母咯,你其中一支黑影兵团盗版了我家姐姐巴莎的形象。”

  “啪!!!”

  又是一巴掌下去,塔拉都无语了。

  现在的他,整个恶魔大脸上已经出现了四五道裂痕。

  “这一巴掌,是为了被你杀害的千千万万人类而报仇的。”

  “他们是人类啊,人类被恶魔统治杀戮不应该是合理的吗?”

  塔拉觉得自己不是什么锅都背的,这种事情每个恶魔都在做好不好?

  要是我哪天不做了,你打我,我还理解。

  现在你居然因为区区恶魔的日常,且正常的行为来打我?

  “啊!!!”

  “圣主,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呜呜呜!!!”

  “你也太欺负人了!”

  塔拉放声大哭,他受不了这种委屈。

  啪!!!

  哭声被再度袭来的大嘴巴子打断了。

  “作为恶魔,你被区区人类封印,触犯

  了弱小的原罪!!!”

  啪!!!

  大嘴巴子疯狂送上。

  “作为恶魔,我一个长辈教育你,你居然找借口,没大没小的顶嘴。”

  “这一点,你触犯了没有尊老爱幼的原罪!!!”

  塔拉欲哭无泪,

  “我是恶魔啊,杀人……”

  啪!!!

  “作为恶魔,你居然敢哭?我家儿子都没像你这么没出息。”

  “哭泣是恶魔最大的原罪,作为恶魔,你的骄傲呢?你的骨气呢?”

  “该打!!!!”

  “你触犯了恶魔最大的原罪——恶魔流血不流泪!!!”

  一连十一个大嘴巴子送上,此刻的塔拉已经再也没有那副嚣张的面孔了。

  他的恶魔大脸上,此刻已经满满都是裂痕。

  塔拉能够感知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差,甚至脆弱的和人类这种蝼蚁一样。

  只需要圣主的最后一巴掌,他的灵魂就会四分五裂了。

  塔拉是恶魔,而且是一个合格的恶魔。

  作为恶魔,塔拉残忍好斗,狂妄嚣张,几乎拥有所有恶魔的共同天性。

  但是恶魔不等同于没有脑子的逗比

  但是他也是会审时势的,能屈能伸,该嚣张的时候嚣张,该认怂的时候认怂。

  这很现实,就连圣主也是一样,他处于弱势的时候,同样会放低姿态。

  “我!!!”

  “呼……”

  “我认栽了,圣主大人!!!”

  塔拉很是费劲的说道,现在的他,哪怕是说话太快都害怕灵魂会陷入沉睡。

  这是他从所未有的虚弱,也是自从他诞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哪怕是五百年前的七武士,他们也只是将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分开封印。

  这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那个时候,塔拉虽然是被封印了。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类没有消灭他的办法。

  再强大的封印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破解,泯灭。

  作为不死不灭的恶魔,他终有一天会卷土重来的。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塔拉第一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末路。

  眼前这个恶魔实在太可怕了,他明明那么强大,却伪装出无比弱小的模样。

  而且这家伙居然喜欢虐杀同类,该死,并且还真的拥有这种能力。

  “我臣服于您,尊敬的主人。”

  “祈求您能够原谅我的错误,我愿意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塔拉整个恶魔大脸死死的贴在地上,这是他所能想到最卑微的臣服方式了。

  “放过你?”

  江浩思考着,接着对着塔拉说,

  “也不是不行啊!”

  “那您需要我怎么做?”

  塔拉小心翼翼的询问,显得很是卑微。

  “那你学学狗叫吧!”

  众所周知,江浩胸襟宽广,素有容人之能。

  不会因为区区塔拉刚才骂他什么杂血啊,混种啊,就怀恨在心的!!!!

  绝对不会!!!!

  他只是刚好得了一种听到塔拉学狗叫才会开心的病而已。

  嗯嗯,绝对不是别的原因。

  “可……”

  塔拉想说可恶,他堂堂黑影兵团的首领,黑暗王国的国王。

  你居然让我学狗叫?塔拉感觉非常屈辱。

  一瞬间,他甚至有着和圣主同归于尽的疯狂想法。

  不过冲动是魔鬼,塔拉一瞬间就放弃了那个想法。

  虽然感觉到屈辱,而且以后可能会一直屈辱下去。

  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他塔拉能屈能伸。

  整张大脸匍匐在地上的塔拉虽然咬牙切齿,但是内心却突然放松了下来。

  有要求就好,他就怕圣主江浩没要求,一心想要弄死他。

  毕竟对他现在来说,能活着就很好了,他不奢求什么体面的结局。

  “当然可以呀,主人!!!”

  “汪!!!”(小声!)

  “嗯?听不到哦!”

  “汪汪汪!!!”(大声!!!)

  “哎!不错嘛!”

  江浩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他真的稍微开心了一点点。

  啪!!!

  下一刻,一记大嘴巴子呼在塔拉脸上。

  砰!!!!

  无数的裂痕瞬间将塔拉的整个面庞撕毁。

  “你……”

  “我,我不是叫了吗?”

  灵魂力量所剩无几,即将陷入沉睡,塔拉满脸悲愤,他不解的问道,

  “额……”

  “我说我有强迫症你不会不相信吧?”

  江浩摆了摆手,表明自己非常无辜。

  “我……”

  弥留之际,塔拉很是无语,谁家强迫症会喜欢没事给别人一嘴巴子啊?

  “真的,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

  江浩咧着嘴笑道,显得很是真诚

  “真的真的,你只是稍微有点不走运而已。”

  “我刚才足足给了你十一个大嘴巴子嘛?”

  江浩给出了理由,

  “但是,众所周知的!”

  “圣主的幸运数字是十二!!!”

  江浩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呀,也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呀,就是想凑个数。”

  “毕竟谁只能你中看不中用,随便给了几巴掌,就差不多要死了呢?”

  十二代表着十二符咒,当然,要是塔拉这还撑的下去。

  众所周知的,幸运数字是可以叠加的。

  圣主还有七个恶魔兄弟姐妹,还有一个恶魔儿子呢。

  想必再给塔拉几个大嘴巴子,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没事啦,你看看你现在不也没死吗?”

  “这种小小的伤势,想必再过个一两千年应该就会完全恢复吧?”

  江浩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他觉得造成这一切的他,有义务安慰一下塔拉。

  虽然他们两个恶魔相处的并不是很愉快,但是终究也是同类嘛。

  “你也要往好的方面想,经历了这次的磨难,你以后可能会自动进化,变得更强也说不定啊。”

  “对对对,这对你来说可能还是一件好事,是你变强的契机呢。”

  “你,你,你厚颜无……”

  瞬间,塔拉的恶魔大脸全部龟裂,变成一片片的碎片,虽然没死。

  但是损失了全部灵魂力量的他,此刻重伤,并且也陷入了长时间的沉睡。

  对此,圣主江浩再三表示他非常无辜。

  并且再次强调。

  “我,圣主江浩!!!”

  “一点儿也不记仇,也不小心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