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听到圣主江浩的回答,龟田一郎现在是真的怒了。

  看着圣主江浩的眼神就是看着异端一样。

  就如同一个喜欢吃甜豆腐脑的跑到喜欢吃咸豆腐脑的人面前说,

  甜豆腐脑天下第一,咸豆腐脑都是垃圾一样。

  这样的事情,没人可以忍受。

  “哼!邪恶的异端,圣主啊,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肤浅的龙!”

  龟田一郎想不通,怎么可能有人会拒绝人,qi呢。

  这个世界是生病了吗?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很抱歉,圣主,你既拒绝了投降,审美还那么奇葩。

  居然会拒绝世界上最美好的人,qi,去选择喜欢那种肤浅的十八岁女孩。”

  龟田一郎说着,张开双手,耸了耸肩。

  说着,语气变得冰冷,犹如西伯利亚的冷风一样无情。

  道不同,不相为谋。

  对于这种不喜欢人,qi的家伙,我龟田一郎看到就讨厌。

  “那么……”

  轰!

  龟田一郎还没说完,圣主江浩的背后。

  一个身影化虚为实,冰冷的刀锋闪耀着黑光与红光。

  下一刻,身影消失了。

  不,他没有消失,而是速度快到肉眼无法看到。

  那是超越了音速,甚至达到了十倍音速的可怕速度。

  音爆云瞬间产生,

  而那巨大的音爆声,甚至还没有鬼将军的身影快。

  “最高奥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鬼将军脑海里闪烁着这句话,

  别人都以为他只是学习了自己偶像的**爱好,所以只是喜欢人,qi。

  只是一个喜欢给别人戴绿帽的好心人。

  但是没有人会想到,那只是他的伪装而已。

  开玩笑,我堂堂曹大人的迷弟,只是学了这一点?

  虽然人,qi确实很棒。

  但是他真正学到的,可还有别的本事呢。

  众所周知的,那位曹大人可是几乎完美的存在。

  论文,是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诗人。

  凡是没读过那个大人诗歌大作的,那恐怕都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

  论武,他可是一名杰出的军事家,手下精兵强将一大堆,年轻时更是以七星剑刺杀奸臣而出名。

  关于爱情,那位大人更是既爱小家又爱大家。

  不仅只爱自己的一家子妻妾,更是有事没事就帮别人浇花(怕封)。

  爱心可谓是大大滴有。

  然而,作为那位曹大人最忠实的迷弟。

  鬼将军可是知道那位大人凡人所看不到的长处。

  有句俗话说得好,

  “说曹…………就到!”

  这说明了什么?

  很明显啊,那说明了那位大人的速度之快啊。

  通过这句话,鬼将军领悟到了自己的武道奥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一瞬间,甚至不到0.0001秒。

  那闪烁着黑色和红色光芒的太刀,就逼近了圣主江浩的脖子。

  “死啦死啦地!”

  鬼将军仿佛看到了未来,圣主江浩头颅高高飞起的未来。

  可是,

  世事难预料,未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铮!

  太刀在距离圣主江浩脖子0.1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阻挡它的,则是两根巨大的手指。

  就如同夹着烟一样,那把太刀被两根手指死死夹住。

  你快,但是别人比你更快。

  “怎么可能……”

  “不可能……你你你,你怎么可能那么快。”

  鬼将军难以置信的声音响彻云霄。

  那可是自己的奥义啊,十倍音速啊。

  怎么可能有人比他还快?

  对此,

  圣主扭过头,说道,

  “是啊,我为什么可以那么快呢?”

  说着,露出标准的无奈表情,

  “抱歉,有兔符咒就是可以为所欲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