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除了轰……

  再无其他,

  颜色,也只剩下单调的火焰红色。

  伴随着红色的耀眼,

  无尽的高温足以溶解一切,

  巨大的爆炸甚至让空间都为之破裂。

  那场景犹如一轮太阳从天上坠落,犹如太阳张开嘴吞噬整个蓝星。

  这就是灭世之灾。

  犹如大日坠落的可怕灭世场景。

  可怕的震荡开始消停。

  过了很久,其他的颜色也才开始出现。

  此刻,

  以泰坦巨人阿诺斯为中心点的地方,无数漆黑的空间裂缝蔓延。

  各种物质被吞噬流到虚空。

  此外,至少三分之一的死亡战场被巨大的爆炸所波及。

  什么树木山峰,甚至泥土岩层,一切都不复存在。

  深处的地心也露了出来,一切都变得光秃秃……

  此刻的死亡战场,二分之二依旧是绿色的山峰森林。

  而三分之一处变得光秃秃的土黄色。

  就像一个脑袋,

  它上上下左右都是飘柔的秀发,唯有中间突然变成了地中海

  ……

  外界,

  观看投影的所有师生陷入了极大的震惊。

  眼睛死死盯着投影。

  脑海里浮现的全部都是爆炸的画面。

  那无尽的红色,犹如大日坠落的场景。

  那天灾,不,是灭世的景象不停地在他们脑海里回放……

  至于结果?

  没人去在乎,也不需要在乎了。

  因为在那种可怕的力量之下,一切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

  “我……这是看到了什么?”

  “喂喂喂,不会吧,不会吧……不可能吧”

  “是啊,我们应该都在做梦,这只是大一新生啊,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可怕的力量啊?”

  新生们有些痴了,

  而老师们同样如此。

  哪怕是作为大一教师团队最强的年级主任,同样一脸的震撼。

  额头处已经满是汗珠。

  作为学生生死擂台的死亡战场。

  它相比普通世界,规则压制更加可怕。

  甚至高达了三十倍之多。

  但是至少一击,至少三分之一的空间就已然被毁灭。

  这道攻击要是放在外界……

  这种攻击,恐怕可以席卷大半个大陆吧……

  而刚才那道攻击,什么火焰啊,爆炸啊。

  都已经无法形容了。

  年级主任想尽了所有词汇,半晌嘴唇才张开,

  “坠日之灾……”

  ……

  这场除却大一师生这些召唤师们,他们还召唤出自己的召唤兽。

  目的是为了增加自己召唤兽的眼界,还有增加一点战斗意识。

  可是此刻,所有的召唤兽都低下了头。

  不管是虚灾的巨龙,还是魔灾的远古巨兽,又或者是天灾境的怪物们。

  甚至就连大一新生唯二的两只半步星灾召唤兽。

  他们之前的所有高傲,此刻已经被这道攻击所击碎。

  他们源自自己实力,潜力,或者血脉所产生的一切高傲,一切自豪。

  通通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因为,相比召唤师,他们更加清楚圣主,不,是那位尊贵无比的圣主陛下的可怕。

  他们的脑海里不约而同的回荡着一个相同的问题。

  这样的攻击自己能挡住吗?

  随即,

  所想到的答案也是一样。

  不能!

  最后,

  他们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好好好,诅咒自己去死干嘛?

  而此刻,他们的召唤师也开始询问自己的召唤兽了。

  “你觉得……”

  “我不敢觉得……”

  “你说……”

  “我不敢说,甚至想跪下……”

  “那个圣主……”

  “闭嘴,你提到那位大人得用尊称,而且提到那位大人,请你务必跪着。”

  ……

  新生的第一人,不,曾经的第一人。

  原本整天一副高傲面孔的叶天云,

  此刻,

  他的脸上满满都是苦笑,

  想起以前自己的那些话,那些行为。

  现在一想,只觉得幼稚。

  扭头一看,朝着自己的召唤**又止。

  作为召唤师,他总会将自己的召唤兽和其他召唤兽作为对比。

  “你也不用说,也不用问……”

  他的召唤兽是半步星灾境的龙族,一条东方的六爪异种真蛟。

  是顶级星灾境,太古八爪真龙的后代。

  此刻的六爪异种真蛟一脸的落败,哪里还有真龙后裔的骄横。

  “答案你其实自己也知道……”

  “说句好听的就是不敌,说句难听的就是死,最实在的话……”

  “那就是送人头……”

  六爪异种真蛟白了自己的召唤师一眼。

  接着又一脸郑重的和他说道,

  “绝对不能得罪那位大人,哪怕祂把你五肢打断也务必请你保持微笑。”

  叶天云一脸苦笑,这还是自己的召唤兽吗?

  怎么感觉你好像投敌叛变了?

  “那么,不要求胜利,你觉得你能和那位过几招?”

  叶天云换了一个问题,

  他觉得都是打不过,但是至少也有区别吧。

  自己的六爪异种真蛟,至少应该可能或者,能过个几招吧?

  “嗯……一招吧!”

  六爪异种蛟龙沉思了0.01秒,给出了答案。

  “额,过一招也算不错了!”

  叶天云苦笑,他原本还以为可以过个十招八招呢。

  “也不对,应该说是我被一招秒杀……”

  六爪异种真蛟摇了摇头,说出了更加接近事实的答案。

  “额……”

  这一刻,叶天云真正熄灭了和陈潇潇比较的想法。

  “不过……”

  “要是,要是在别的战场,我应该可以和那位大人打个大半天……”

  六爪异种真蛟突然娇羞的低下了头,说出了小孩子听不懂的话。

  “咦,对啊,大海是你的主场,要是你在大海上,至少可以保持半天不落败。”

  叶天云脑补后,脸上勉强有了笑容,

  他家六爪异种真蛟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也是很强的嘛。

  可惜,六爪异种真蛟亲自打破了他的白日梦。

  “不是……”

  “我说的战场啊……”

  “那个,嗯哼,其实我在龙族……也是一条大美龙哦……”

  “那位圣主大人一看就是个需要很多暖床丫头的……”

  “所以,我说的战场是床……”

  ……

  另一边,陈潇潇的两个姐妹叶熏儿还有幼薇则是眉开眼笑。

  她们由衷的为自己的姐妹感到开心。

  自己的姐妹历经各种磨难,终于是修成正果了。

  甚至她们两个都有亿点点羡慕了。

  那个圣主除了实力强大之外,还异常的霸道护妻呢。

  刚才她俩看到圣主温柔的抱着陈潇潇,让她安心睡觉的时候。

  她们真的是整个人都酸了。

  作为女生的天赋,她们唯独在这方面非常敏感。

  爱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宠溺一个人的表现更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