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千米之长的空间裂缝不断咔嚓的作响。

  伴随着圣主江浩降临的是镇压全场的恐怖气息。

  一瞬间,全体恶魔都感受到了肉身和灵魂层面极强的双重压迫感。

  恐怖!

  大恐怖!!!

  一瞬间,恶魔们感受到了远远比封印他们的不死神明,八仙们更加恐怖和强大的压迫感。

  他们此刻感觉自己就如同仰望星空的卑微爬虫一样渺小和无力。

  怎么可能?

  圣主这家伙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强大?

  除去对圣主实力早有预计的咒蓝,还有一脸怀念的水之恶魔巴莎之外。

  其余恶魔,尤其是地魁,他们通通不敢相信自己现在所看到的。

  他们原本以为圣主所谓的救他们出去,应该只是用潘库宝盒打开封印他们的地狱之门而已。

  这也是他们唯一已知可以救出他们的办法。

  毕竟他们看来,这个世界上除却神秘的,和不死神明们有着密切联系的岁月史书之外

  是不可能有任何外力可以打破这个恶魔地狱的。

  可是现在,颠覆他们认知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囚笼,它……居然被撕裂了?

  他们都直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圣主江浩,还有他那撕裂空间的龙爪……

  已经囚禁他们长达数千年之久的世界最强囚笼就这样被轻易的打破了?

  要知道,和会随着时间变得脆弱的普通封印不一样,八仙所创造出来封他们印八大恶魔的恶魔地狱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越来越坚固。

  可是就这样,这么强大坚固的囚笼居然被圣主那厮轻而易举的撕裂了。

  要知道,这个囚笼最开始,也是它最为脆弱的那个时候。

  当初也是集齐他们八大恶魔的力量也才勉强破开了一条极其微小,甚至存在时间不到一秒的裂缝而已。

  一时间,整个战场变得寂静无声。

  短暂过后,恶魔们总算是消化了这个事实。

  “圣主老大!”

  “圣主!”

  “圣主!”

  “……”

  看到突然降临的圣主,咒蓝波刚他们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惊喜和震惊。

  惊喜于自己总算获得自由了,震惊则是因为圣主那可怕的实力。

  尤其是啸风和西木更是面面相觑,这还是他们所认识的圣主吗?

  不过水之恶魔巴莎表情则是有些微妙,脸上写满了怀念和熟悉。

  因为她知道,她最初认识的那个圣主似乎,好像回来了。

  那是她从来没有向其他恶魔讲述的,只有她一个人知晓的事情。

  她最初认识的圣主和后面完全不一样。

  后面那个叛徒圣主是彻头彻尾的恶魔,而她所爱上的那个圣主,更像是人类,或者……神祇。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我久违了的兄弟姐妹们,嗯,还有我永远的挚爱!”

  恶身圣主对着咒蓝他们咧开嘴笑了笑,接着看着一脸奇怪表情的巴莎,不得已又特别安抚了一下。

  接着中指放在嘴上,另外一只手指了指地魁,说道,

  “嘘!!!”

  “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间,你们看啊,我的地魁兄弟似乎对我有些不满呢!”

  “咕噜……”

  “哈哈哈,我,我没有什么不满啊!”

  听到圣主的点名,还在楞着的魁瞬间回过神,嘴角马上强行露出礼貌且友好的微笑。

  “不不不,我的地魁兄弟啊,你笑的很难看啊,麻烦你还是恢复一下刚才桀骜不驯的样子。”

  恶身圣主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爪子,瞬间就将面前的空间撕碎成一个巨大的破洞。

  咔吱!

  随着圣主整个身子进入恶魔地狱,整个恶魔地狱都响起不堪重负的哀嚎!

  咔嚓!

  甚至他的脚下,脚丫子轻轻一动,附近范围的空间直接坍塌破碎。

  “其实…我觉得这是误会啊,我的圣主……老大!”

  虽然很想对着圣主怒喷一波,但是感受到几乎让他窒息的压迫感,地魁还是服软了。

  他虽然又憨又莽,但是他不是傻。

  而且那种让他灵魂都感到窒息的压迫感不可能是假的,地魁再自大也明白,圣主的实力已经和他们有了天壤之别的差距。

  “误会?”

  恶身圣主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喂喂喂,不会吧,地魁,你刚才的狂妄,刚才嚣张,刚才的不可一世呢?”

  “你现在和我说是误会?”

  恶魔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家伙,尤其是地魁这种暴脾气的恶魔。

  要知道,几千年前面对实力远胜他们的不死神明们,也没有一个恶魔有过投降的想法。

  此刻听到圣主的嘲讽和戏谑,地魁脸上的笑容也变淡了,直接双眼对视着圣主,说道,

  “我刚才答应咒蓝了,

  我说要臣服与你,圣主老大!”

  “我现在想做个而有信的恶魔,你说我还有机会吗?”

  恶身圣主摇了摇头,他可是准备暴揍地魁一顿发泄发泄呢,怎么可能轻易原谅他呢?

  “呵呵!”

  “那就战吧!”

  地魁突然发出冷笑,接着整个身子猛然膨胀了一大圈,头顶绿色牛角更是散发出璀璨的绿光。

  “你以为我是一个恶魔?你以为我现在好欺负啊?”

  地魁指了指后面,又指着身前的一大圈恶魔大军,语气突然变的自信。

  “你再强,也只有一个,就算加上咒蓝他们,也不过区区六个恶魔而已。”

  “而我,你看看我的恶魔大军们,整整五万多个啊。”..

  “拜托,圣主,你以为我会和你单打独斗,和你玩单挑吗?”

  “你要动我,那也要先问问我这五万恶魔大军同不同意吧!”

  “哦,你想说什么呢?”

  恶身圣主脸上戏谑的笑容依旧灿烂,看的地魁脸色越发难看。

  “你还不懂吗?这一波团战优势在我,就算你实力远胜于我,但是你想想六个对五万多个,你们怎么打?”

  地魁像是在说服圣主,又像在说服自己。

  可惜,面对他的说法,圣主摇了摇头。

  接着手一伸,一根手指对准了地魁。

  地魁不明白圣主的意思,只是谨慎的操控着四尊山脉恶魔巨人挡在自己面前。

  “可是他们现在……”

  恶身圣主说着,同时猝不及防之间。

  从恶身圣主的手指上,一道红色光芒直射岩石恶魔大军。

  接着,不到0.001秒。

  无穷无尽的光和热笼罩了整片空间,那是无尽的红色光芒,它如同太阳般照耀着世间的一切。

  “没了!!!”

  反应过来的地魁顿时睁大了眼睛,他这才看到他周围此刻已经化作一片火海。

  而他的岩石恶魔大军们,此刻……

  滋啦!!!

  正犹如冰雪融化,又犹如黄油下热锅般瞬间就融化了,变成了一团团岩浆。

  “不……”

  地魁怒吼着,操控剩下的恶魔大军对着圣主所在的方向冲锋。

  而很快,他才想起自己还有王牌呢。

  “给我上,山脉恶魔巨人!”

  可是还没等他的王牌有所动作,他的身后,那片火海之中,更加深邃的红色诞生了。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接着又是一声声怒吼。

  火海之中,四条千米之长的火焰神龙被孕育出来。

  接着,他们用着和体型完全不符的极快速度出现在残存的岩石恶魔之中。

  它们没有用嘴撕咬,也没有用爪子攻击,只是用它们那火焰所凝聚的身躯掠过。

  它们行进路径上的岩石恶魔瞬间就化作一团团岩浆。

  就算是那四尊巨大的山脉恶魔巨人也是一样,片刻之间就被火焰神龙所毁灭。

  “那么,我的地魁兄弟啊,你现在还有什么底牌呢?”

  全歼了敌军之后,四条火焰神龙围绕恶身圣主周围飞行。

  并且眼瞳中散发着智慧的光芒,接着一脸讨好的往圣主脸上,手上凑过去。

  看着被火焰神龙所环绕的圣主,除却咒蓝和巴莎外,其他恶魔们眼瞳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崇拜和向往。

  这是他们所陌生的,展现出全新强大,犹如神明姿态的圣主。

  “圣主,不,是圣主大人,祂,祂完全不一样了!”

  曾经自诩和圣主最为熟悉的西木张大嘴巴,嘴里更是不由得嘀咕着。

  “是啊!圣主老大,祂现在就好像,就好像不死神明一样啊!”

  哪怕是大吃货波刚此刻,她手中的动作也是彻底停下,想了半会儿,才用她脑海里所知道最强大的存在,不死神明来形容圣主。

  “不,远远比不死神明们还要强大!”

  啸风摇了摇头,辩驳了波刚的说法。

  ……

  另一边,知道圣主些许底细,一直表现的非常淡定咒蓝此刻也不再淡定了。

  他直接张大了嘴巴,露出极为惊讶的表情,因为他从圣主的火焰中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居然,居然和洪荒那轮太阳星有着相同的气息。”

  最后,表现的最为奇怪的是水之恶魔巴莎。

  此刻,她不知怎的,突然解除掉自己变化出的狰狞恐怖恶魔外表。

  直接将自己和人类相似,鲛人公主的真正形态表现出来。

  眼睛中突然流淌出泪水,死死盯着犹如火焰神祇的圣主,嘴里小声念叨着奇怪的话语,

  “是你,就是你,果然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我真正的挚爱!”

  “也是真正的圣主……”

  “江浩!”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