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生记 第三百零二章宫变2

小说:降生记 作者:东荒尚桃 更新时间:2021-12-08 21:25: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哥哥,你交的任务办妥了。”异后前脚刚走,娣罗公主一个飞跳,就从窗台跳了进来。

  少司命交给娣罗公主的任务是说服鹰族残余,拥护三王子公子羽继位。

  鹰族残余历经万年的苟且偷生,也想快些光复鹰族辉煌,加之公子羽是鹰鹤混血,就答应与少司命的合作条件。

  少司命有点不太相信的问:“办妥了?这么快?”

  “当然,我是谁?”娣罗公主举起母指炫耀道。

  少司命笑了笑没说话,他也知这个妹妹办事,从不让自己担心。

  啊,卡住了!

  这时黑牛从窗台蹿进,由于这个身体巨大被卡住了。

  “哎,你这头牛真是太笨了,明知自己胖不会敲门么,也学人跳窗?”娣罗公主嫌弃的走过去,将黑牛拦出。

  面对娣罗公主的嫌弃,黑牛嗫嚅的说了句,“我我我这是壮不是胖”。

  黑牛扑了扑身上的灰尘,作揖道:“禀告太子殿下,我们的人集结好,随时听候太子殿下。”

  “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话落,少司命双目微沉,闪速的掀起铺盖在桌面那块黑布。

  呀!

  娣罗公主和黑牛惊呆了,黑布下掩盖着是一盘棋,一盘下得只剩两颗棋子的棋盘。

  娣罗公主望着棋盘,深沉的问了句,“哥哥,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少司命目光沉痛,深吸一气,反问:“娣罗,你会站在哥哥这边吗?”

  娣罗公主没深想就回道,“当然。”

  “好!帮哥哥把这个人干掉,他会妨碍哥哥的计划。”话时,少司命给娣罗公主一个法器,是一把飞轮。

  少司命虽没告诉娣罗公主要干掉这个人是谁,但娣罗公主从少司命的眼神暗示,知道这个人就是司马傲。

  当娣罗公主得知亲哥哥,要自己杀掉自己的心上人那一瞬,脊背一阵发冷,发觉哥哥那深情的双目变得阴冷起来。

  “哥哥,我我我下不了手!”娣罗公主声音微颤的乞求少司命放过司马傲,并不愿接这把飞轮。

  少司命话语坚定的说:“你若下不了手,就等着替哥哥收尸。”

  很明显少司命言语中,带着几分阴冷的胁迫。

  望着‘陌生’的哥哥,让娣罗公主从未有过这般痛苦的决择。

  ……………………………………………………………………………………

  即使东方玉儿、司马傲、羽王三人,火速的赶回北寒宫,但事态发展的速度,往往要比她们想的还要快。

  当三人赶回到北寒宫,抬头仰望天空时,三人都被震到了。

  北寒宫的上空,黑压压、白压压一片,公子鹤的黑鹤卫队与公子潋白鹤卫队,个个展出巨翼,摆起阵列,两军对峙着。

  北寒宫差点就要变天了,如果不是自己快上那么几秒,估计两个逆子就要交战起来。

  羽王心感悲痛,自己还没死呢,两个不孝子就耐不住性子,要夺取王位了?

  ‘嘭’一声,羽王打开巨翼,身躯变大数百倍,一跃起飞,来到在两队对峙的中心线止住。

  “两个逆子,你们的父王还未死呢,就么耐不住性子了,要夺你父王的王位了?”

  父王!

  父王!

  羽王的出现震住了,公子鹤的黑鹤卫队和公子潋的白鹤卫队。

  “父王,你回来得太好了,是大哥派使人杀了我的宫客。”

  见羽王发怒,公子潋灵醒目的上前哭诉,公子鹤怎么欺人太甚。

  宫客?

  羽王只知这儿子府上养着许多门客,不知儿子口中说的宫客是哪位。

  公子潋府广招的才能之人,主要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实力,但公子潋有个僻好,只喜欢皮肤细腻光滑又带着几分妖娆的雄鹤,不喜欢雌鹤。

  在三千门客中,有个叫宫客的男子,深得公子潋喜欢。

  宫客是只十分妖娆的雄鹤,仅有着俊秀的五官,还有着肤如凝脂的肌肤,和磁性的嗓子。

  出身虽贫寒的宫客不仅有副好皮囊,还十分有才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这样还有张能言巧辩的厉嘴,因而俩人经常打扮得红红绿绿双栖双飞,可以说公子潋把这位宫客视为瑰宝。所以直白的说,这个位宫客不仅是公子潋的门客,还是公子潋的男宠。

  瑰宝被杀,公子潋彻底恼火了,要与公子鹤决一死战。

  公子潋的话未落,公子鹤抢道:“是你的男伎先杀了我的乳娘,我才杀你的男伎。我只是以牙还牙,是要让你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可确碰的。”

  公子鹤的口中说的乳娘,并非是真的喂乳的娘。

  公子鹤是只生性放荡的黑鹤,生母生下公子鹤就跟别的鹤走了,因而公子鹤是由一位宫女抚养大。

  公子鹤为了感激这位宫女,就赐封她为‘乳娘’。

  可,公子鹤赐封宫女为‘乳娘’后,就后悔了,因为他发觉自己喜欢上这位宫女。

  其实这位由位宫女,也没比公子鹤大多少,长相十分温婉娴熟,让俩人都心生情愫。

  为了激起公子鹤与公子潋的矛盾,少司命就从公子鹤的乳娘和公子潋的瑰宝宫客下手。

  少司命幻化成宫客的样子,把公子鹤的乳娘杀了。在杀乳娘时,少司命故意留乳娘一口气,让乳娘亲口指证是公子潋派宫客来杀自己。

  心爱的乳娘被杀,得知是自己弟弟一个男伎所杀,公子鹤杀气腾腾的冲进公子潋的寝宫,二话不说就将宫客劈开两半。

  可怜的宫客到死也不知,公子鹤为什么要杀自己。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瑰宝惨死在面前,公子潋彻底激怒了。

  不想再忍了!

  公子潋立集纠他白鹤卫队,要与公子鹤决一死战。

  公子鹤这边奉赔到底,也立集结他的黑鹤护卫队,就这样双方的护卫队,迅速的在天空排起阵势来,如果不是羽王赶回来得快,一场宫变就要拉响了!

  一个儿子为了个宫女,一个儿子为了个男宠,不念兄弟情兵戎相见起来。

  自己造了什么孽,三个儿子都没用羽王很是痛心,但当看向东方玉儿时,眼中涌现出希望的泪光,庆幸自己能有个好女儿。

  因而羽王也有了要禅位于,东方玉儿的念头。

  “什么你的人,我的人?何时分你的人,我的人了?整个北寒,整个羽界都属本王的,甚至包括这片天空,本王的命令你们快撤散。”

  羽王当着众护卫的面对公子鹤、公子潋众一顿震耳发聩、义愤填鹰的痛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