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型工种(快穿) 第712章 第 712 章

小说:技术型工种(快穿) 作者:莫向晚 更新时间:2021-10-24 11:41: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祝容和纪墨都是单身汉,两个单身汉,活得就有些糙,纪墨还讲究每天有条件的时候洗脸洗脚,冬日里都不曾放松对卫生的要求,祝容就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脸都毁了,洗干净还是不干净,也看不太出来,关键是没人敢看。

  这种情况下,两个住在山上的单身汉按理来说是是非最少的,他们除了买卖东西,并不跟山下的其他人家接触,可,就是这样的人家,也有人想要招惹。

  纪墨拐过一条街巷的时候,看到街口摆摊卖小吃的李寡妇的时候,脸上那无人看到的疤痕之下的微表情都要僵一僵的。

  “阿墨,过来,来,正有热乎的汤水,你快来喝上一碗。”

  她热情招呼着,说话间,已经拿大汤勺盛了一碗汤水端到离自己最近的小桌上放下。

  见状,纪墨不好推拒,只能讪笑着过去坐了。

  李寡妇也是个毁了容的,却只毁了半张脸,那是烈火烧过的痕迹,不知道是怎样留下来的,落了疤痕,看上去还怪可怕的,为了遮挡,她都是把半边儿头发放下来一些,或者用宽发带之类的作为遮掩,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却不是很吓人了。

  她的身世有点儿可怜,穷人家,自小就劳作,好容易嫁了丈夫,却也是不中用的,吃酒赌博,几乎把她直接给卖了,还是因为一次被丈夫殴打的之后,火炭砸在脸上,毁了容,这才因为没人要免于更悲惨的遭遇。

  再然后,她又因无子被丈夫嫌弃,也就是她丈夫没钱再娶,这才打打骂骂继续过着,等到后来她丈夫被人追债一脚踩空摔下了河,黑灯瞎火没人发现,第二天才看到浮尸。

  李寡妇就是这样成了寡妇,她是个能干的女人,把丈夫的那套房子直接抵了他的所有债务,自己一人一身轻地离开,从给人洗衣服帮厨做起,到了现在,年过四十,却也有了个安居的小地方,能够支应这样的一个小毯子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因为毁容及多年无子的关系,没人愿意再娶她,跟她组成一个家。

  也不知道怎地,她看上了祝容,明明祝容是个毁容更彻底、看着就不好惹的猎户,按理来说并不是良配,但她就看上了。

  她把纪墨当祝容的亲儿子,还跟纪墨谈过,表示自己是个不能生的,若是真的成了就把纪墨当自己的儿子待。

  “家里总是要有个男人的,不然哪里是个家,我也想着有人能够给我养老送终,不是赖上你爹,实在是他那人踏实,看着就是个好的,我不嫌弃他毁了容,他也别嫌弃我,总还有半边脸难看,不至于寒碜人……”

  李寡妇说得质朴又可怜,是一种很简单的等价观念,也隐隐透着自卑。

  纪墨听了一次,虽觉得卖师父不好,且师父未必看得上这等普普通通的市井妇人,但在听的时候,还是动心了一霎,觉得若有人能够与师父互相扶持着,也是好的。

  可这话,他实在不能应,就推脱了,只说当儿子的不能管爹。

  李寡妇就笑:“哪里指望你来管呢?就是你不讨厌我就好……”

  她鼓起的勇气似乎也就是那一次谈话,之后再没有跟纪墨说过,也没找什么媒人之类的说和,她这样的年龄,在古代已经普遍是当奶奶的了,若是被人知道了这种心思,多半要有说不正经的。

  纪墨怜惜她的经历,又知道她能够对自己说明白这样的话有多么不容易,不管祝容怎么想,他对李寡妇是存着一份善念的,并不拒绝在碰见的时候帮做点儿力所能及的小事。

  李寡妇也每次都热情招呼他,真像是对着儿子一样,念着他吃念着他穿,一并被惦记的自然还有祝容。

  这份情,不好念,不好还,纪墨每次下山也都会送她一份肉或者兽皮之类的,让她自己添置衣裳之类的。

  一碗汤水喝完,纪墨在碗底留了钱,生怕李寡妇不收,一晃眼就跑了。

  周围有认识的人打趣:“你这还真是收了个干儿子啊!”

  她们不知道李寡妇的心意,因她从未表露过,但她也说过想要把纪墨当儿子,以后有个好送终的人。

  这在古代都是必须要惦记的事情,谁也不能说李寡妇做得不对,也就是她的丈夫和娘家都没什么人了,不然,从亲戚家过继也是应有之意。

  偶尔有人玩笑中猜中李寡妇的心意,让她直接嫁给祝容,丈夫儿子都有了,李寡妇只是啐她们,并不多言。

  这一段半隐不隐的事情,纪墨觉得,也就是自己知道得最清楚了,祝容那里,他根本不敢提。

  只看祝容会的东西,就知道他以前的家境不错,不然,那么多乐器,真的以为便宜了?

  不先有个乐器,又从哪里学来?便是祖传的技艺,那些乐器也是一笔不小的家财,如今虽都散了,但曾经风光过,哪里能够直接接受现在的落魄,祝容就是单身一辈子,恐怕也不能接受李寡妇那样的人。

  有的时候,价值观就是这么不可调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寡妇找自己恳切谈过的缘故,纪墨见她,总觉得莫名有几分亏欠,活似欠了别人情意的是自己一样。

  倒是祝容,没事儿人一样,态度自然很多。

  走一圈儿回去的时候,纪墨手上才开始拎东西,那一罐肉酱放在最后提走,提着就直接往回走。

  这些东西,零零碎碎,看着大包小包的,可其实并不值多少钱,这一路也还算太平,没什么人过来抢劫。

  纪墨顺顺当当上了山,山上的木屋已经重新修葺过几次,纪墨亲自出手,虽限于劳动力不足,耗费了更多的时间,却比以前好多了,屋中该有的家具也差不多都齐了。

  祝容没在屋中,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每日进山,一走就是一天不见人影的,也不知道中午饭是不是直接在外面吃的新鲜烧烤。

  纪墨把东西放了就出来摘网上的小鸟,实在太小的就直接放了生,相信它们日后不会再一头栽在这边儿的网上,稍微大些的就可以留着当个加餐了,看看雌雄,说不得还能留一个下蛋的。

  处理干净那张网了,他才开始归拢买回来的东西,该放柜子的放柜子,该收拾的收拾,肉酱放在灶台上就可以了,煮面条的时候拌上一勺子,连菜都不必有的。

  收拾好这些,又开始练习,在木屋这里,就能练习笛子,但也不是完全不能练习战乐,祝容还说战乐多是鼓乐,这个“多”就很灵性了,纪墨觉得不考虑声音传播多远的情况下,也可以尝试用别的乐器演奏,但效果如何,就要反复尝试了。

  呼吸法是不变的,但呼吸和使力之间,总还是有些参差的。

  练习差不多了,就是做饭,这个纪墨已经很熟练了,但每一次做,多少还是会觉得麻烦,生火什么的,动作快并不意味着步骤少,一步步重复下来,每天都有,也挺磨炼人的。

  晚饭做好之后,祝容还不见回来,纪墨看着天色昏暗,就有些操心,山中白天跟黑夜完全是两回事儿。

  祝容是从来不在山中过夜的,不安全。

  哪怕是那山谷之中的小木屋,恐怕也安全不到哪里去。

  每日去那里的时候,纪墨都能看到一些野兽出现的痕迹,粪便或者爪印什么的,看着就有些危险。

  山中是有大型猛兽的。

  “怎么还不回来?”

  纪墨有些担心,正想着要不要举个火把去山中寻一寻,就见到了外头走来的祝容。

  “师父,你可算回来了。”

  纪墨松了一口气,迎上去,就要接一接,再一看祝容手上没拿东西,也不是很意外,山中也不是天天都有收获的。

  “没了,都丢出去保命了。”

  祝容摆摆手,两手空空地走进来,纪墨嗅到了一丝血腥气,目光开始仔细打量祝容身上,看到他手臂上的袖子都直接破了,似乎隐隐还有血色,忙凑过去看了看。

  “没事儿,小伤口。”

  祝容不是很在意,他身上的伤,哪个不比这个严重了。

  纪墨却不肯放松,好歹做过医师,对处理伤情之类的有经验,忙先帮忙处理了,屋内就有伤药,弄好了之后才问,原来是有个不知道哪里跑过来的野兽,在这边儿占了领地。

  祝容一时不防备,发现的时候差点儿倒大霉,好在舍了那些猎物,顺利逃回了。

  “太危险了。”

  纪墨听得心有余悸,饭后,斟酌了一下,再次跟祝容说起是否住山下的事情,他不知道祝容还有多少财物,也没惦记那些,他只说:“先租一个房子,之后再考虑生计的事情,不行也去摆个小摊子,我也会几样拿手的小吃,赚个每日花用就好了……”

  说到这些世俗的事情上,又不得不感慨一句艰难,若是每日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如何养家糊口上,能够练习多少技艺,真的是未知之数。

  寒门子弟难出头,也多因此吧。

  “……也好。”祝容终于妥协,这一次逃命也让他认识到了自己体能的下降,老了,就要服老。onclick="hui"